Quantcast

知識人與知識份子

2009-01-10 04:44 作者:黃河清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美國"縱覽中國"的發刊詞中有這麼段話:"本刊將竭其所能,承前啟後,盡到中國知識分子的言論責任。其基本目標,是建構海內外獨立的中國知識人的一個思想平臺,......"。

請注意"知識份子"和"知識人"的轉換使用!

我終於看到有人注意區別及此了。

以"知識人"代"知識份子"的原創者,我查了許久未查到。據余英時先生不完全肯定的說法,是一位語言學家陳原先生。

余英時先生是第一位明確倡導用"知識人"代"知識份子"的。他說:"‘知識人'這個名詞是我現在提倡的,第一次是 2002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士與中國文化》第二版,我在序裡提出這個問題。以後我就儘可能用‘知識人',而不用‘知識份子'。原來我也用‘知識份子',那是隨俗,因為語言應該隨俗。但我現在覺得這是一個問題,過去‘分子'用得太可怕了,分子是右派份子、壞分子,什麼都在裡頭。‘知識份子'已經用了幾十年,從前是一個中性的詞,後來就變質了。所以我不想再用。我記得可能是看了已經去世的語言學家陳原談‘分子'的文章,受到他的影響。"(注)

記憶中,我很早從網上讀到余先生這一倡導的文字,深以為然。恕我冒昧將自己的理解或許正是余先生意思的發揮和具體化簡述,以明用"知識人"代"知識份子"的必要、重要和準確、正當。

中共黨文化的觀念和辭典裡,"分子"一詞褒義的用法似乎只有"積極份子"( 包含"先進份子"之意):土改積極份子、思想改造積極份子、勞動積極份子、學習積極份子、學毛著積極份子、計畫生育積極份子、響應XX號召積極份子......除此之外,"分子"一詞基本上是貶義的、最壞的、十惡不赦萬劫不復之意的:地主分子、富農分子、反革命分子、胡風分子、右傾機會主義分子、修正主義分子,右派份子、壞分子、四類分子、五一六分子、暴亂分子、破壞分子、搗亂分子、落後分子、反黨分子......知識份子。

中共黨文化觀念和辭典裡,沒有貧下中農分子、工人分子、共青團員分子、共產黨員分子、領導分子......。"貧下中農" 、"共青團員"一般不用後綴詞,"工人"則與階級、老大哥相連。最有意思的是"共產黨員"作為集體性的宏觀性的史詩性的表達時,使用"共產黨人"。中共上世紀的五六十年代,就有一份雜誌叫《共產黨人》,不叫"共產黨分子",發到每個黨支部、黨小組、黨員。

六十年來,毛澤東、鄧小平和中共全體如何嘲弄凌辱打擊鎮壓屠殺知識份子的種種切切不說了,單從名稱本身所包含的傳遞的表達的意義,這麼個侮辱性的符號我們為什麼還要戴在頭上,甘之如飴呢?所以,余英時先生的倡導實在是一件大好事,大大的好事。筆者似乎是海內外第一個響應踐履余先生的倡導的,大約四、五年前就開始在自己的文章中用"知識人"代"知識份子"了。兩本拙小書《中國沒有明天》、《話說林昭》全用"知識人"取代"知識份子"。為做一個堂堂正正的有尊嚴的讀書人,我不敢妄自菲薄。我感謝余英時先生的提倡,我高興地看到"縱覽中國"主編陳奎德先生明確地顯眼地有意地以" 知識人"轉換取代"知識份子"。我似乎還看到過海內外有一二位同仁也曾用過"知識人"。我期待著會有更多的人用"知識人"取代"知識份子"。

再說幾句題外話。前不久,加拿大筆會舉辦一個國際性的會議,邀請了三位華人作家參加。兩位華人作家用英文寫作,其作品多是暴露中國文化醜陋的一面和中國知識人的苦難故事為賣點;另一位用中文寫作,其內容和其在會上用英語作的發言多是針砭時弊、讜論人權、號呼民主憲政自由的。會後,會議主持人對這位用中文寫作用英語發言的華人說:"他們是作家。你是知識人。"

------------------------------------

註:《往事微痕》第十四期(2009、1、5出刊)轉載《時代週報》專訪文:"在這個時代,做一個有尊嚴的知識人"。


2009、1、5於地中海畔
--《縱覽中國》首發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