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國經濟的三大脆弱性

2008-12-28 09:05 作者:胡少江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年北京的冬季格外的冷,一反多年來每年在年終的經濟工作會議上高調重申控制投資和經濟過熱的做法,中國政府在這個年底第一次為中國經濟的急劇減速而擔心。

近一年來,中國股市的下跌速度不僅快於世界所有工業國家,而且也快於幾乎所有的新興經濟體;中國的房市的蕭條則剛剛開始,現在不僅高中檔的商品房成交額大幅度下降,甚至連最近幾年由政府出資建造的廉價房也出現了大量空置;企業倒閉的數量和失業的人口都出現了大量的增加,那些主要的農民工輸出省份已經感受到了數以百萬計農民工回流的巨大壓力;中國經濟增長長期所依賴的出口從上個月起也出現了十幾年來的第一次負增長;不少盈利的行業、甚至那些由國有企業所壟斷的高額利潤行業也出現了行業性虧損。

記得在今年的七月底和八月初,我為亞洲自由電臺寫了標題為《中國經濟正在滑向危機》的三篇連續經濟評論,有不少經濟學者認為我是"杞人憂天",甚至還有朋友來信與我商榷中國是否正在進入危機。在他們看來,在當時的世界經濟危機中,中國經濟正是"風景這邊獨好 ",何來危機之有?然而時間剛剛過去五個月,我想今天仍然持有這種超樂觀態度的學者和政策制定者們一定不多了。

當前中國的危機至少讓研究中國經濟的學者在三個問題上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一是對中國經濟增長的脆弱性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中國經濟可以在一年之內急劇下降三個百分點或者更多,除了戰爭和嚴重全國性的災害,這種經濟速度下滑的絕對速度是世界其他國家都十分少見的。這種增長的脆弱性來源於中國經濟增長品質的低下。具體說,它是來源於中國經濟增長對超低的非自然的經濟成本的嚴重依賴。維持這種超低的成本,尤其是維持超低的勞動成本和環境成本的不可持續性,可以使得中國經濟增長的神話在任何時候迅速的破滅。

二是對中國社會對經濟下降承受力的脆弱性有了進一步的認識。一旦中國經濟下跌,中國社會、尤其是生活在社會底層的那些社會群體就會迅速地出現激烈的躁動。這種社會的脆弱性主要來自於中國在經濟發展中所長期形成並不斷加劇的分配不公和政治腐敗,因此經濟增長和人們對經濟增長後改善生活的期待成了執政黨唯一的合法性來源。一旦經濟增長出現了問題,人們的信心頓失,從而對社會不公和腐敗現象的忍耐度劇烈下降。這就像人們在銀行出現問題時對銀行進行存款擠兌一樣,中國老百姓在任何時候都可能出現對現有執政黨合法性的"政治期待擠兌"。這種擠兌一旦出現,其發展將勢如破竹。它不僅將吞噬三十年經濟增長的物質成果,而且也將導致中國社會的全面斷裂。

三是對中國經濟對國際經濟危機的免疫力的脆弱性的認識有了進一步的認識。前不久,不僅那些自大的中國經濟民族主義者們,甚至西方的一些善於通過巴結中國政府討飯吃的西方學者們都在拋售"中國經濟獨立論 "。他們鼓吹,中國經濟發展之快、之好,已經達到了這樣一個程度,那就是中國完全可以依賴自己的市場和經濟實力來實現可持續增長。這一神話已經在當前的危機面前完全破滅。雖然中國當前面臨的經濟危機有著自己的深層次的原因,但是西方的經濟危機無疑使得中國經濟危機雪上加霜。不僅對當前經濟危機的強度有明顯的影響,而且對於中國解決危機也帶來巨大的約束。這一點,只要從中國政府最近在增加出口方面所做出的種種努力就不難看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