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葆璋:救救奧運囚徒

——在法國隆斯-索尼埃市討論會上的講話

2008-04-08 13:18 作者:吳葆璋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4月4日晚在法國Lons le Saunier 的「北京2008 - 人權在哪兒」研討會由基督教反酷刑組織、國際大赦和法輪大法協會在當地分部、為人權行動協會、法輪功受迫害真相聯合調查團法國分部與法國-西藏協會合辦。 以下是資深媒體人、前法國廣播電臺中文部主任兼總編吳葆璋的發言。

女士們,先生們,

今 年國際間的大事之一應是預計於夏天在北京舉行的奧林匹克運動會。倒計時已經開始許久,情形到底如何呢?在距離預定開幕日期還有120天時候,為官方捧場的 媒體大書特書那鳥巢性的運動場和被稱之為「水立方」的游泳賽館。中國當局還把寶押在外國人「貪吃」的習性之上,說是外國人絕不會錯過這麼一個美食的機會。 此外還有由歐米加特製的計時器,鋪墊跑道的從未用過的新材料等等,不一列舉。您每天都會看到相關的報導,各式各樣的希希罕兒和奇觀異景,以及一套套娛樂余 興節目,其色彩之放蕩與立意之詭譎鬥艷爭奇。

然 而,觀察家們所關注的大都是北京奧運與此前的奧運有何區別。毋庸置疑,區別就在於今番奧運那人文的一面。您們可能沒有忽略一個形象,也就是今後將永載奧運 史冊的奧運囚徒的形象。是的,奧運還沒有開場,中共當局已經製造了一大批奧運囚徒。其中為首的便是那位用七個漢字喊出:「不要奧運要人權」的人。

這 位於去年7月被捕的中國人,名叫楊春林。他原是一名下崗工人。1989年在天安門事件中大徹大悟,從而驅使他關心起事涉他的同鄉,東北遼寧省農民的一樁燙 手的案子。十幾年來,這些農民在地方當局操控的不動產交易中,失去了他們賴以為生的土地。他們多年上訪無果,處於絕望之中。楊春林為幫助他們試一試最後的 運氣,走遍那裡的村莊,徵集到一萬多失地農民的簽名並把它發表在網際網路上。正是在這封呼籲書上首次出現了上述的七個漢字。對於楊春林來說,不顧農民死活而 去辦奧運實在是傷天害理。

楊 的舉措被當局指控為「煽動顛覆」。今年年初,他手腳戴銬並被蒙頭蓋面出庭受審。他重申:「不要奧運要人權」。3月24日,也就是奧運火炬在希臘點燃之日, 楊春林被宣判五年徒刑。他拒絕在判決書上簽字,決定上訴。此前,楊的同伴,王桂林被判處18個月勞教,余長武至今被關在獄中。另有多位就北京奧運發表了不 同意見的人士也被囚禁。天津民主人士張文和去年十月在北京展示橫幅「不要法西斯奧運,要民主人權」。他一直被關在精神病院。

據 中共官方的統計,僅2006年一年,就有13萬件有關不動產的訴訟案,涉及100萬公頃土地,其中一半為農田。這個趨勢逐年上升。至於有多少農民和城市居 民因而傾家蕩產,沒有可靠的統計數字。已經證實的消息表明,幾乎所有的省份都成立了特別的警察大隊,專門負責把上訪的農民強行帶會原籍。

胡 佳是境外瞭解得較多的一位年輕中國維權人士。他不反對奧運,勇於揭露中共踐踏人權的行徑。歐盟曾為他呼籲。然而,就在昨天,他同樣以「煽動顛覆」罪名被宣 判三年半徒刑。還有其他中國人也同樣呼籲當局恪守舉辦奧運尊重人權的諾言,這些律師,記者,作家,甚至退伍軍人,也都或被監禁或遭軟禁。

奧 運囚徒的名單很長,很長,信仰團體法輪功和忠於羅馬的天主教徒也在其中。據獨立媒體的報導,兩千多名法輪功學員和數目不詳的所謂地下天主教徒已經遭到預防 性逮捕。其中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已經確認被迫害致死。那些不肯屈服的西藏人,正如您們所知,再次遭到血腥的鎮壓。他們的抗暴週年正逢北京奧運年。世界公眾 都在經受著中共的洗腦運動,不大瞭解奧運年的大規模的預防性逮捕,而在預防性逮捕的後面則是一個要趁機徹底解決一切抗爭和所有不同政見的行動計畫。

年 輕的音樂人宇宙的情況何止令人震怒。今年1月,他在受到以奧運安全名義所進行的檢查後,被警察帶走,幾天之後便死於獄中。關於這位法輪功學員的最後遭遇, 除家屬曾得到的一個探監通知外,人們所知尚少。關於法輪功,這個正在遭受中共最殘酷的迫害的信仰團體,唐漢龍先生會向您做更詳盡的介紹。

女士們,先生們,奧運囚徒的形象和他們的七個漢字生動地概括了共產中國奧運年的真實,也表明瞭共產中國神話的破滅。其實,中共專制政權的孤注一擲與共產主義受難者的最後抗爭,從柏林牆倒塌之日就已經開始了。

19 年前,社會主義陣營瓦解使中共喪失了它的政治資產。中國陷入「三信危機」,共產黨的宣傳失去昔日的效用,中共領導人再也無法讓人盲目服從。本來,大廈將傾 唯一可以保住傢俱的的,應是嚴謹的道德操守,也就是他們過去所標榜的「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的精神。可惜,這條底線,他們也放棄了。中共從蘇共破產中所汲 取的教訓就是,只要把經濟搞上去就能避免沉船。於是,它提出了市場哲學和「一部分人先富裕起來」的著名口號。據說,當年曾有幹部為謹慎起見問過小舵手:我 們的孩子是否也在其中?鄧小平的回答是明確和肯定的。這樣一來,中共就把中國歷代精英都要恪守的一個信條揚棄了,也就是「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 樂」。毫無限制地先富裕起來的號召打開了潘朵拉盒子。一黨專政操縱下的市場經濟使貪污腐化發展為擴散性的癌症。濫權造成了多少受害者?南京大學教授郭泉的 估計為上千萬,甚至億萬。官方的調查承認,90%富裕起來的人都是黨官黨干。亞洲開發銀行的一份報告則指出,在共產中國,佔10%的富人擁有全國50%的 財富,而10%的窮人卻只佔有1%。

對 於中共政權來說,尤為令其煩惱的是,它越來越難以推行對內對外的愚民政策。網際網路不僅戳穿了它過去的謊言,而且不斷地揭露著現實的真相。中國人放眼世界, 發現他們的前途就在眼前:臺灣,這個一直被說成是內戰殘餘的海島。在過去半個多世紀裡,當大陸民眾持續被置於共產專政之下的日子裡,臺灣島上卻建立起了真 正的民主體制。島上大部分居民屬中國血統。在他們那裡,沒有政治犯,私有產權受到尊重,民眾享有包括信仰再內的基本自由。臺灣人民剛剛通過自由選舉完成了 第二次政黨輪替;經濟在不利的環境中每年仍以4-5%的速度增長,人均收入名列世界前矛。兩種中國人的命運,兩條中國道路歷歷在目。這難到還不應該也使我 們的政界人士更謙虛些,更慎重些嗎?

如 今,大陸上,農民,工人,信仰人士,知識份子中歷年來共產專政的受害者們,他們的要求誠然各有不同,但是他們卻有一個實現各自要求的共同的前提,那就是結 束共產黨的專制統治。我想補充的是,中國的社會海嘯在中共內部也不乏贊同的迴響。這些體制內的反對派公開呼籲清算毛澤東的政治遺產,建立民主體制。這些 人,如《人民日報》前社長兼總編輯胡績偉,新華社前副社長李普,彭迪,毛當年的秘書李銳,因八九民運下臺的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以及許許多多知名或不 知名的黨內人士,決心要與他們年輕時也曾為之獻身的思想決裂。難說他們中間沒有一匹黑馬,而他們的帶動力量不可小視。

女 士們, 先生們,上面我向各位介紹了北京奧運特殊的政治社會環境。這一屆奧運尤其令人矚目的是,在奧運的歷史上,頭一次有兩隻火炬先後在希臘點燃。一隻是官方火 炬,另一隻是人權聖火。前者標榜的口號是「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後者的理念是「同一個世界,同樣的人權」。前者,預計下週一抵達巴黎;後者自從去年 秋天點燃至今,已經接力傳遞走過了80多個國家,並於上個月底以多種不同的形式進入了共產中國。人權聖火的倡議是由300多位各國人士組成的法輪功受迫害 真相調查團發起的。此外,第三株火炬,自由火炬,也剛剛在印度點燃,西藏人將高舉著它跑遍世界抗議中共的暴行。在中共政權最後掙扎的時刻,北京奧運從一開 始就政治化了。中共尋求的是用運動健兒的優異成績掩蓋它肆無忌憚地踐踏人權的行徑。他需要外來的政治啦啦隊鼓掌喝采,需要一個國際光環, 一副強化鎮壓和迫害的興奮劑。奧運安全為它提供了一個冠冕堂皇的藉口。因此,遍佈大陸的監獄人滿為患,奧運囚徒不計其數。

對 於世界各地善良的人們來說,北京奧運因此成了一樁進退維谷,大傷腦筋的事。每個人都會捫心自問,去也不去。我想,如果去肯定也不是為討好中共而去;更何 況,大家都堅信,尊重人權乃是和平的基礎。我向我的朋友們建議不要去。因為一場體育盛會未開,就沾染了那麼多的血和淚,製造了那麼多的囚徒,實在令人難以 承受。

在這裡,我還想向 我們親愛的總統先生進一言。總統說過,既使去,他也不會把國旗收進衣袋裡。既然如此,總統先生,我建議您穿上一件印有法蘭西共和國口號--自由平等博愛中 文字樣的體恤衫,在北京大街上做一次短程的跑步。請不要顧及您的顧問們會怎樣驚慌失措,您如能這樣做的話,您的名字將以金字銘刻歷史,法國人和中國人都將 永遠會為之感到驕傲。就眼下而言,我籲請熱愛正義的男男女女,趕快行動起來,救救奧運囚徒,無論您去還是不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