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葆璋:癸巳新春寄語:走出共產主義

2013-02-05 02:19 作者:吳葆璋 桌面版 简体 5
    小字

二十一世紀早已是庶人問政的時代。值此辭舊歲迎新年的時候,怎能不談政治,否則,不就成了笑話?!

什麼是政治?對於年年過新年的大陸中國人來說,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的政治就是共產主義,這種外來的邪說謬論,以及據此建立的規章制度,乃至風俗習慣。只需想想自己或親友或陌生同胞這些年的遭遇,你就不難理解何為共產主義。

上個世紀已有歐美學者出版《共產主義黑皮書》;本世紀初,《大紀元時報》發表了《九評共產黨》。這兩本書已經成為世界思想史的經典著作。沒有讀過的朋友,不妨找來讀讀,這有助於理解你閃不開躲不過的政治。

中國當局至今仍然銘文標榜的共產主義,是從蘇聯二道販子那裡接過來的。可是,上個世紀八十年代末,柏林牆被推倒標誌著共產主義實踐的,有著象徵意義的破產。其實,共產主義在蘇聯的破產,並非一日之功。斯大林和蘇共的倒行逆施從起始之日,就鋪墊下了破產的廣泛的社會基礎,而持不同政見者前仆後繼的抗爭更是剝下來共產主義畫皮。

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馬列主義真是法寶,那德國人為什麼早已揚棄了它?難道德國人都是傻子不成?

對共產主義實踐的抵抗也明顯地見於中共建政60多年來的歷史。共產主義在中國的實踐,諸如從反右到鎮壓法輪功,到迫害訪民,中經大躍進,文化大革命,所造成的災難,遠遠超過蘇共的記錄,而民眾的反抗,每年1-20萬起群體事件形成的「村村起火,處處冒煙」的局面,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歷史證明,走出共產主義已是人心所向,因為,這不僅是一種社會大潮,而且在政權內部也出現了明顯的離異傾向。北有《炎黃》,南有《南都》,這兩個氣口始終未能被掐死,而從習仲勛到胡耀邦,趙紫陽,幾十年黨內的冤魂,與黨外的受難者群體的正氣,也已凝聚成一個共同的呼聲:走出共產主義。

說到共產黨內,當年促成蘇聯蘇共解體的關鍵人物有三:一是羽扇綸巾的戈爾巴喬夫,二是急先鋒葉利欽,還有就是儒將雅佐夫。蘇聯的演變是從戈氏的「透明化」開始的,他左顧右盼,試圖把握大局,當保守派政變襲來,卻不知所措,而正是葉利欽振臂一呼,迎門一腳才解體了蘇共。保守派動用坦克鎮壓,國防部長雅佐夫把坦克開進莫斯科,出發前,他卻密令將士不要裝備子彈炮彈。

據觀察,這類在關鍵時刻出的現關鍵人物,在中共內部已經是呼之欲出了。

我走訪過半個地球,全世界無論發達國家還是不發達或發展中國家,大家所面臨的問題其實只有八個字:社會正義,經濟效率。兩者缺一不可。就中國大陸來說,由於是黨國體制,所以在社會正義中,也還有黨內正義需要維護。

中國有句俗話說:「識時務者為俊傑」,而俊傑尤其不可「愚忠」。

蘇聯解體後,俄國領導人,現任總理梅德韋傑夫說:「不能為消滅自己的人民的人辯護!」

現任總統普京則認為:「那些對蘇聯消逝感到遺憾的人,沒有腦子!」

蛇年在即,如果說蛇是智慧的象徵的話,我真誠地祝願炎黃子孫,挺立東方,向全世界宣告:我們走出共產主義!我想像著,這聲昭告全球的呼喚,必將會在世界引出的倒海翻江般的歡呼。

公元2013年2月6日 於巴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