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吳葆璋:面對最後一個共產帝國

2011-02-20 12:59 作者:吳葆璋 桌面版 简体 6
    小字

不久前,郎朗因在美國白宮演奏反美歌曲《我的祖國》而引起的軒然大波,不僅讓中共在外交上丟失顏面,而且讓郎朗本人也遭到了廣泛的質疑。事實上,在不少中國人的頭腦中,一提到這首《我的祖國》,一定會想到其原唱郭蘭英那甜美的嗓音。正是經過郭蘭英那賦予感情的演繹,人們才記住了「若是那豺狼來了,迎接它的有獵槍」等富有黨文化特色的語句,人們才對「悍然發動朝鮮戰爭的美帝國主義」充滿了仇恨。

1929年12月出生的郭蘭英早年主演了諸多晉劇,因扮相俊美、嗓音甜潤、行腔賦予韻味而享譽塞外劇壇。1949年中共建政後,郭蘭英不但主演了《白毛女》、《劉胡蘭》、《紅霞》等歌劇,而且還演唱了《南泥灣》、《翻身道情》、《山丹丹開花紅艷艷》、《繡金匾》、《我的祖國》、《婦女自由歌》等歌曲,並廣為流傳,成為中共對大眾洗腦的有效工具。

然而,在這甜美歌聲的背後卻充斥著一個又一個謊言。就先拿《我的祖國》來說,歌中將當年銜聯合國之命出兵朝鮮、維護朝鮮半島穩定與和平的「美帝國主義」比作豺狼,明顯與史實相違背。60年前,恰恰是北韓金日成挑起了戰火,並在蘇聯與中共的支持下,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對抗,其結果是以中共付出傷亡100多萬、扔下毛太子的代價在板門店被迫簽訂了停戰協議。

更讓中共難堪的是,其三分之二的戰俘拒絕返回大陸,而是強烈要求前往他國。最終,這一萬多名戰俘去了臺灣和美國。幾十年後,當那些被勸返後九死一生的6672名戰俘面對衣錦還鄉的昔日戰友時,只能是欲哭無淚。何等殘酷的現實,何等讓人心碎的嘲諷!

還有那首旋律動人的《南泥灣》,對於三十歲以上的中國人幾乎是耳熟能詳。「花籃的花兒香,聽我來唱一唱,唱一呀唱。來到了南泥灣,南泥灣好地方,好地呀方。好地方來好風光,好地方來好風光,到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這首歌曾激起了多少對南泥灣的嚮往,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就是在如此優美的旋律中,他們不知不覺地被矇騙了,因為南泥灣遍地並非是莊稼,而是鴉片。

有人經過調查後披露: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為人民服務》中的張思德,就是在燒制煙土的過程中被活埋在窯洞裡面的。原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記》亦證實了這一點。

另一首《翻身道情》是根據陝北道情音調填詞而成的民歌,歌中歌頌了「人民在中共的領導下翻身做主人的新氣象」。歌中唱道:「太陽一出來哎嘿哎嘿哎哎哎!滿山紅哎嘿呀,共產黨救咱翻了喲身……毛主席領導咱平分土地哎咳呀,為的是叫咱們有吃有穿呀哎咳呀。」

真實的情況恰恰相反。在中共建政初期,毛為了鞏固一黨專政,採取了有計畫有步驟的「改造」或者說是「消滅」運動,而消滅農村地主的「土地改革」是其第一步。中共鼓動無田的農民,特別是農村中的無賴和流氓農民鬥爭有田的農民和地主,鼓勵、放縱人性中自私自利、為所欲為、不講道德的一面。結果是至少三千萬農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至少有二百萬以上的地主遭到了鎮壓並被剝奪了所有的財產,數十萬地主被殺。而原本對社會的穩定,對百姓的教化都起著重要作用的地主(士紳階層)被徹底消滅。

此後,傳統的道德觀和價值觀在中國的農村逐漸消失。農民失去了他們精神上的「導師」和仿效對象。中國農村的動盪成了中共一直難以解決的問題。那些通過地主而得到土地的農民,在兩年後的互助組、農村合作化等運動中則再次失去了土地。之後由於戶籍制度的出臺,農民淪為國家的二等公民。在1959年到1961年中共造成的大飢荒中,至少4千萬農民被餓死。農民從土改中根本沒有得到什麼,除了奴役。而且,直到現在,農民也沒有「翻身」啊!

郭蘭英另外兩首歌曲《山丹丹開花紅艷艷》和《繡金匾》,前者是歌頌毛澤東的,後者是歌頌毛澤東、朱德和周恩來的。在這兩首歌曲中,毛被描繪成「一心為人民的救星」,朱則是「為人民謀生存的總司令」,周是「鞠躬盡瘁為人民的好總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根據海外學者的研究,中國歷史上沒有一個獨裁者的罪孽可以和毛澤東相比,被他直接和間接害死的人不計其數。粗略估計,至少有七千萬人,特別是由其發動的文化大革命,對中國傳統文化和社會的破壞是空前絕後的。

而在中共的官方宣傳中,被描繪成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周恩來則是助紂為虐的幫凶。試問:在毛澤東建政後用各種手段殘暴排斥異己,打倒劉少奇、鄧小平、林彪、彭德懷、賀龍等一大批親密戰友,發動了土改、三反、五反、大躍進、文革等運動中,造成了中國乃至世界浩劫時,作為曾經是中共領導核心的周恩來,究竟是通過什麼方式保身?在殘酷的黨內鬥爭中,周恩來究竟扮演了什麼角色?

曾經任職於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現旅居美國的的高文謙先生所著的《晚年周恩來》首次披露了若干詳實的資料,並指出:「周恩來的忠君思想、忍辱負重、以大局為重這類東西是中共擺平內部思想分歧,維護黨內團結,或者說是維護中共核心體制的有效工具。長期以來,周恩來的道德形象和教化作用就是維護以中共一個核心為特徵的集權體制的一種凝合劑,碰了周,美英德法四國都準備放棄對中國大陸的短波廣播,其中以《美國之音》的動作最為令人矚目。斷訊的日子選在今年 的十月一日,看上去真像是要向中共來一個「國慶獻禮」了。當然,這件事還要過美國國會那一關,不過,從目前的勢頭看,西方全面停止對華短波廣播是遲早要發生的事。

除去現代信息技術發展這個因素外,面對最後一個共產帝國,西方的綏靖主義一直存在著,活躍著,而中共的統戰攻勢也日甚一日。人們有理由懷疑西方各國先後表示停辦對華短波廣播的一個重要因素乃是西方綏靖主義與最後一個共產帝國的一筆交易。

新華社在發布《美國之音》這條消息時,配文的照片卻是胡錦濤與歐巴馬在白宮握手言歡的場景。這種圖文的配合不僅蹊蹺,而且耐人尋味。事件的主角是《美國之音》,為什麼不用這家電臺的圖片配文?新華社是否是在炫耀或透露,關閉《美國之音》乃是胡/奧不久前在華盛頓敲定的呢?這個迷,也許有一天《維基解密》會告訴我們真相。

從實際層面看,在著名的珍珠港事件後創辦的《美國之音》對華廣播,它的使命不僅沒有完成,而且正需要加強。人們不能理解的是,比起日本軍國主義,中國共產主義在封鎖新聞,扼殺自由,踐踏人權方面都是有過之而無不及的,而今日西方政要怎麼會在最後一個共產帝國末日之際,卻裹步不前了呢?

在中國大陸,苦難深重的民眾至今仍有,「一有風吹草動首先聽短波」的習慣。短波廣播以它的便捷的傳播功能,有網際網路無法媲美的長處。就收訊安全來說,專制當局很容易找到網際網路用戶的痕跡,聽廣播則安全得多。此外,比起干擾短波廣播,切斷網際網路不僅十分便當,而且成本也少的多。

如果能預見到共產帝國末日的瘋狂,現在的問題則不是取消短波廣播,而應是加強它,使它與網際網路相輔相成,從而把世界的真相,中國大陸的真相全方位地傳播開來,這才是上策的上策。除非準備養虎眙患,再來一次熱戰或冷戰。

值得慶幸的是,從本世紀初起,一家由中國人自己創辦的廣播電臺,應運而生。<<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正在成為中國上空的永不消逝的電波。這家電臺每天給聽眾送去的是希望,而不是失望。

,就等於讓世人看到這套東西的殘酷性。」

而那個人民心目中的「好司令」朱德,後來史料卻披露是個種鴉片、抽大煙、鑄假幣、喜好嫖娼的土匪式人物。

除了上述幾首歌曲外,郭蘭英演唱的其它讚美中共歌曲的背後都隱藏著謊言。而這充斥著謊言的甜美歌聲在幾十年間毒害了多少中國人啊!

可惜,對黨極盡忠誠、全心全意為中共宣傳的郭蘭英也沒有逃脫其魔掌。文革期間,郭蘭英被打成了反革命份子,牛棚、苦役、羞辱和批鬥一樣未落。據說她曾逃跑過一次,被抓回來後遭受了嚴刑拷打,被火筷子燙得死去活來。

如果說當年被欺騙還情有可原,但已進入耄耋之年、有著如此慘痛經歷的郭蘭英為何現在還要唱這些為中共塗脂抹粉的歌曲呢?難道還參不透中共的本性嗎?郎朗的自取其辱或許可以讓郭蘭英再靜下來想一想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