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從馮欽哉遭遇看中共背信棄義

2007-12-14 04:15 作者:武宜三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今年九月五日,西安市的馮寄寧先生給中共當局寫了一封《申訴書》,請求為他在一九六三年就死去的祖父丶「起義將領」丶中國國民黨革命委員會成員丶北京市第一屆政協委員丶國軍二級陸軍上將丶右派份子馮欽哉,摘掉「歷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

一九九七年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已經廢除了「反革命」罪,為什麽到了二OO七年還有一個死人頭上還戴著「歷史反革命」分子的帽子呢?而且這個人已經死去了四十三年。

中共中央(1978)55號文件《中共中央轉發中央組織部丶中央宣傳部丶中央統戰部丶公安部丶民政部〈貫徹中央關於全部摘掉右派份子帽子決定的實施方案〉的通知》中,「貫徹中央關於全部摘掉右派份子帽子決定的實施方案」之「若干政策問題」第五條規定:「原屬起義丶投誠人員,如因其是右派份子而戴上歷史反革命帽子的,應在摘掉右派帽子的同時摘掉其歷史反革命帽子,仍按起義丶投誠人員對待」。但為什麽偏不給馮欽哉摘掉「歷史反革命帽子」呢?

馮欽哉者,是一九O九年就加入中國同盟會的資深革命軍人。袁世凱稱帝時,曾在包頭起義;曾受孫中山指示,奔走於上海丶北京丶天津丶濟南間,聯絡革命。一九二四年後,入楊虎城部歷任營長丶團長,作戰英勇,累功至師長。一九二八年,楊虎城赴日本,受命和孫蔚如共代軍長職。一九二九年,蔣馮戰爭中,全殲唐生智軍,獲蔣介石召見,並獲賞銀兩萬元。

一九三六年,在西安事變中與中央政府保持一致,和劉峙丶樊松甫等人通電全國,反對張丶楊非法扣押蔣介石之「背叛黨國,背叛領袖,勾結共產黨作亂造反」行徑,表示「當即勉效前驅,一不做共產黨,二不擁護小張,三不與中央軍作戰。」在南京軍進迫西安時,被任命為討逆軍渭北司令。事變後,所部擴編為二十七路軍,任總指揮,轄四十二師和一六九師,自此脫離了西北軍。

一九三八年,所部編為第十四軍團,參與娘子關丶中條山戰役,功勛卓著。一九四八年,遷華北剿共總部副總司令。在共軍兵臨城下時,不但拒絕登上蔣介石派來接運高級人員的飛機,反而與傅作義狼狽為奸,積極策劃投降中共。一失足成千古恨,累及所有部屬都遭中共殺戮丶關押丶勞改丶管制丶批鬥,亦使自己及親屬成為賤民,雖名其孫曰「寄寧」,卻至死不得安寧,而且死後四十多年仍不得安寧。悲哉!

投共後,馮欽哉即遭投閑置散,只得了個北京市政協委員的空銜。一九五七年,被劃為右派份子;一九五九年,又因在「西安事變」時表現被定為「歷史反革命」,遭西安市公安局逮捕,從北京押回西安關押。一九六一年,得時為陝西省省長的趙壽山之力,保外就醫。

當時,其家被查抄,什麽也沒有了,又值三年飢荒時期,其慘可知;所幸趙壽山不忘舊誼,常來看望,有時還帶來一袋富強粉;有一次,與趙壽山說起「西安事變」事:蔣被抓後,關到新城,不吃飯,只吃趙壽山送的羊肉泡。因問,「咱這樣吃不飽,比起(民國)十八年年饉來,怎樣?」趙一聲喟嘆:「比十八年年饉還厲害,吃人哩。」一九六三年,馮欽哉病故於西安。

一九八O年,馮欽哉的右派問題被民革北京市委根據中共的政策作了糾正,但使子孫後代深受其害的「歷史反革命」罪名,卻仍然掛著。其媳婦胡宜秋向西安市公安局提出為馮欽哉摘帽的要求,市公安局著其找檢察院;到西安市委統戰部投訴,市委統部也將投訴信轉到市檢察院;找市檢察院,而市檢察院又讓找市公安局,當胡宜秋拿著檢察院的通知找到公安局時,公安局搞接待的人便講:「民革的平反文件我們不認,你要拿共產黨平反右派的文件來。」至此,一個小小的西安市公安局接待員便把中共所謂「長期共存丶肝膽相照」的謊話拆穿了;民主黨派丶議政參政,不過是讓人臉紅的笑話耳。但拿到「共產黨平反右派的文件」時,又如何呢?請讀者耐心看下去。

不久,胡宜秋病故,為馮欽哉摘「歷史反革命」的擔子落到孫子馮寄寧肩上。二OO七年三月,馮寄寧終於在西安市檔案館「拿」到共產黨平反右派的文件了。當他拿著這個中共中央(1978)55號文件向西安市公安局要求為祖父「歷史反革命」平反時,市公安局又推托了,此事「不屬公安機關管轄,應向相關部門反映」。於是,馮寄寧只好又找西安市委統戰部,市委統戰部仍舊將材料轉交市公安局。二個月後,市公安局還是堅稱此「事項不屬公安機關管轄,應向有關部門反映」。「有關部門」是什麽部門呢?至今諱莫如深丶無可奉告。
 
無奈,馮寄寧只好再找西安市委統戰部,但市委統戰部在與市公安局「協調不下來」的情況下,將馮寄寧寫的申訴轉到中共西安市政法委去,「請政法委協調解決」。又三個月,當馮寄寧到市委政法委詢問處理情況時,市政法委政策法規處王姓處長答覆說:「這事不應由政法委管」,讓他仍去找市委統戰部。公安局丶檢察院不都是你政法委管的嗎?政法委丶統戰部不都你共產黨一家的事嗎?共產黨不是領導一切的嗎?為什麽現在又不管丶不領導了呢?

說到這裡,筆者真是怒火中燒:世界上有這樣王八蛋的執政黨?有這樣王八蛋的政府嗎?有這樣王八蛋的司法機關丶執法機關嗎?明明你黨中央發的文件,而且已發了二十多年了,馮欽哉又是符合這個文件的規定。為什麽還要推來推去,把老百姓的痛苦當作皮球來踢呢?

中國共產黨竊取權力快六十年了,但仍然保留著土匪作風:除了殺人放火丶打家劫舍之外,不干任何正經事。當年抓馮欽哉的右派份子丶「歷史反革命」,是何等積極,何等雷厲風行呀!如今搞平反,卻如此推三阻四,世界上有這樣殘害人民丶愚弄人民丶與民為敵到底的政權嗎?
 
想當年,鄧寶珊代表傅作義與中共方面的林彪丶羅榮桓丶聶榮臻舉行了正式會談,並簽訂了《關於和平解放北平問題的協議》,《協議》明確規定:「起義人員,一律不咎既往」。然而,背信棄義的中共和毛澤東,不但是既徃必咎,還要栽贓誣陷,對民國時期的黨政軍特警,乃至教員丶保甲長,大開殺戒:對大部分「起義丶投誠」人員以鎮反丶肅反等各種名義予以大批屠殺,之後又對其殘餘處以關丶管丶批丶鬥,再使其中之不少人被打死丶餓死丶累死丶病死。而且株連九族,令其父母兄弟姐妹妻子兒女等親朋戚友也淪為賤民。

同樣可憐的還有張東遜,這位現代魯仲連丶國共雙方之間的調人,他既不容於日本人,曾坐過兩年多日本人的監獄;他對國民黨深懷不滿,當年在上海光華大學做教授時,每次開校務會議,主席都要恭讀《總理遺囑》,張東遜便說:「下次再讀遺囑,我就不來了。」遂奪門而去。然而他更不容於共產黨。

張東蓀作為傅作義與中共談判的中間人和見證人,對北平和平易手是立了大功的。一九四八年四月二十七日,毛澤東寫信給劉仁:「請經妥人告訴張(東蓀)符(定一)兩先生,我黨準備邀請他們兩位及許德珩丶吳晗丶曾昭掄及其他民主人士來解放區開各民主黨派各人民團體的代表會議。」但是,共軍一進城,毛澤東就變臉了。這位曾經有功於中共的人,居然被誣為「美國特務」,而慘遭迫害,其次子丶三子先後自殺。一代自由主義哲學家丶學者一九六八年被逮捕,一九七三年死於秦城監獄中,時年八十七歲。世界上有這樣言而無信丶忘恩負義的東西麽!

而馮欽哉受迫害,更由於他是抗日英雄。凡抗日者都沒有好下場,即如彭德懷,僅僅打了一場虛張聲勢的百團大戰,就被毛澤東批了幾十年,最後被害死於黑獄之中。從馮欽哉丶彭德懷之遭遇,不但看出毛澤東丶中國共產黨是一夥背信棄義的無賴團夥,同時又一次證明了毛澤東丶中國共產黨確確實實是出賣國家丶出賣民族的日本走狗丶漢奸丶賣國賊。

原載《開放》

来源:投稿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