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偽史!遵義會議確立了毛對全黨全軍的領導?(下)(圖)

2020-10-26 09:11 作者:武宜三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中共關於遵義會議確立毛澤東最高領導地位的虛假宣傳畫。(網絡圖片)

接續《偽史!遵義會議確立了毛對全黨全軍的領導?(上)》

六、毛是個忘恩負義的人 

3、遵義會議後三、四年,代表中共中央同各方面聯繫與處理重大問題的,是總書記張聞天。例如和共產國際,各他紅軍、黨組織的聯絡,派遣和任免重要幹部,決定方針政策等等,其中成立陝甘寧省委派李富春為書記、成立甘肅省工委以劉曉為書記、派戴季英去陝南建立省委等,都是張主持會議作了決定後,再電告在前線的毛、周的。

即使對毛的分工和任命,也是張建議和提交政治局或常委會討論決定的。從遵義會議上增補毛為常委到下寺灣會議毛當選中央軍委主席,無不如此。(《筆記》p10)張聞天真是毛的大恩人,但毛後來卻那樣作踐和羞辱張聞天,也算得是天下第一等忘恩負義的無恥小人。

4、從政治領導和決策過程看張聞天的核心地位。把毛澤東和張聞天兩個人的《選集》、《文集》和《年譜》作一個對照,就可以明顯看出,各人在政治領導和決策中的作用了。如1935年甚至到1936年,在整個形勢和政策方面重要文件極多,毛幾乎是空白。其間著名的《抗日救國宣言》、《關於改變對富農政策於命令》等,都是張聞天起草和發布的,毛只是表示同意和提出些修改意見。再把六屆六中前後毛的著作作個對比,那麼核心和非核心、為首和不為首的區別也是很明顯的。

1936年12月13日,毛在討論西安事變問題的政治局常委擴大會上提出了要「除蔣」、「審蔣」的主張,兩天後以毛領銜的《紅軍將領致電南京國民政府諸先生》仍呼籲「罷免蔣氏,交付國人裁判」(《年譜》p623)。而張則主張「不採取與南京對立方針」、「盡量爭取南京政府正統」、「把局部的抗日統一戰線轉到全國性的統一戰線」。後來事變發展證明,中共執行的不是毛的主張,而是張提出的方針。

從遵義會議以後的一些重要會議,例如1936年3月晉西會議、1937年8月洛川會議等,也都是張聞天作政治報告和結論,毛只按分工作軍事和統戰方面的報告。有大量的事例證明,至少在1938年之前,張聞天還是名副其實的中共總書記,毛還不是居中共中央的領導地位。(《筆記》p14)

七、毛當年承認張是領導核心

戰爭年代,張聞天(左)和毛澤東(中)在一起。
戰爭年代,前中共總書記張聞天(左)和毛澤東(中)在延安。(網絡圖片)

5、遵義會議後以張聞天為首的中共中央是公認的,毛本人在當時也是尊重這個事實的。

1936年張聞天曾以書記處名義把以他為首的政治局及其常委名單呈報共產國際,並得到共產國際的承認。

桀驁不馴的張國燾在1936年9月26日打電報給張聞天,「統一領導萬分重要,請洛甫等同志即以中央名義指導我們。」同日任弼時的電報也有「以洛甫等同中央名義統一黨和軍事方針之領導」等句。各地黨組織如北方局劉少奇、上海潘漢年和馮雪峰,也是直接向張請示匯報的。著名薄一波等六十一人出獄案,就是張聞天批的,1978年12月中共中央對審查該案的批語是:「1936年,張聞天同志是中央總書記,他的批覆,應該看作是代表中央的。」

延安整風前,名次排列雖不很嚴格,但絕大多數都是張聞天排第一位,有「洛博周毛」、「洛毛周博」,也有「洛恩博澤」,但極少以毛澤東打頭。據統計,1935~1938年間,署名「洛、毛」的電報有220封;署名「毛、洛」的為36封,又多在1937年12月會議後。

直羅鎮戰役後毛給中央電報的開頭是:「洛甫及中央各同志:捷報」。1935年12月5日電報標題為:「西北軍革委主席毛電中共中央領導人張和國際駐中共代表李德」。毛到陝北後常對人說,洛甫這個人講民主,開會讓人暢所欲言,作總結時能把我的意見總結進去,我送他一個雅號,叫做「開明之君」,還稱張的夫人劉英作「娘娘」,而自封「毛大帥」。這都說明毛在當時並未「領導」過黨中央,而是在張聞天這個「有道明君」領導之下。毛一輩子開囗「實事求是」,閉口「要做老實人」,偏偏他自己就是大大不老實的狂人。

八、何方先生的真誠懺悔

6、毛澤東在1964年4月16日的一次講話中提到,我們黨的歷史上有五朝領袖,第一朝是陳獨秀,第二朝是瞿秋白,第三朝是向忠發(實際是李立三),第四朝是王明、博古,第五朝是洛甫(即張聞天)。這恰恰打了他自己一記耳光,既然「遵義會議後,黨中央在毛澤東同志領導下」了,哪裡還有什麼「第五朝是洛甫」?如果洛甫是第五朝領袖,那他毛澤東又憑什麼資格「領導黨中央」?

7、遵義會議後,毛的領導地位並沒有得到普遍承認。1937年12月9~14日的政治局會議上,毛就顯得十分孤立,他曾對李維漢說,「我的命令不出這個窯洞。」1938年三月政治局會議上,毛的「王明同志不能到武漢去」的提議,就被大多數所否決。

劉少奇1939年寫的《論共產黨員的修養》,1941年寫的又在1943年作了修改的《論黨內鬥爭》,就沒有一處引證毛澤東。朱德和周恩來在延安整風前的文章也沒有引用毛的語錄。

8、最後何方先生指出,說遵義會議確立的不是以張聞天為首的集體領導,而是毛澤東對全黨全軍的領導,不但有違歷史事實,而且有損中共及其包括毛澤東在內領導人的形象(《筆記》p6~23)。對於這點,何老先生真是過慮了。中共這個法西斯黑幫組織面日早給中國人民看穿,它留下的殺人放火、賣國求榮、貪贓枉法、殘民以逞的形象,早己深入人心。再加上這一條破壞組織原則、凌駕於黨中央、施展詭計權術,實在也無所謂了。

非常感謝何方先生,以耄耋之年,仍辛勤筆耕,以五年的時間寫出了這部《黨史筆記》,給後人和歷史留下了認識中共及其領袖們提供了珍貴而豐富的史料。更令感動的是地嚴格地解剖了自己,為「由於個人崇拜的思想信仰和自己過關的私心雜念」而揭發批判過張聞天表示懺悔、內疚,並把研究中共歷史,為中共歷史撥亂反正,當作自己的贖罪和補過。這沒有一點道德勇氣是做不到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和立場)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