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老外看中國:我讓這個上海姑娘吻我她同意了

2006-01-23 21:5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年6月的一個傍晚,當浦東溫柔的橙色燈光緩緩照進窗內,窗外公路上汽車飛馳而過的聲音已漸漸遠去時,她看著我問道:「你認為我們應該結婚嗎?」我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地說:「……我也正考慮問你這個問題。」

一個早上,我打電話給了在美國的父母。我可以想得到──他們正在吃晚餐,像以前那樣,大家圍在大桌子旁,我們的狗安靜地趴在地上,等著我們時不時地餵它一口,電視裡播著當天的晚間新聞,大家安靜地談論著某些東西。電話是母親接的。我說:「媽媽,我有話想跟您說,我訂婚了。」

我從小生活的那個小鎮,隱藏在美國西弗吉尼亞州南部的群山深處。晚上,這裡只有蟋蟀的叫聲,和偶爾可以聽到遠處貓頭鷹的叫聲。白天放眼望去,天空底下儘是綿延的山峰。大學時候,學校所在的那個鎮,跟我從小生活的地方沒有太大區別。雖然它離華盛頓特區不太遠,但這已足以將城市的喧囂置於世外了。我的童年及青年時期都生活在這樣的地方,習慣了安靜,好像與大都市的匆忙和喧囂嘈雜扯不上什麼關係。

所以,23歲那年,我決定來上海。這裡到處都是人,擁擠得有些失控,並讓人窒息,然而這一切是如此新鮮。儘管在上海頭幾個月的生活對我來說無疑是個不小的震動,然而我已開始學著調整,比如弄明白怎樣才能買到我所需的東西,學習簡單的生活用語以及享受教學的樂趣。但是,我從沒有想過我會留在上海,直到我遇到她。

有時我會試著去想像她的生活,去瞭解她以及她眼中的我。Maggie是上海人,從小就生活在摩天大樓和人潮中間。去年那個濕冷冬季的最後一週,我第一次遇見她,當時我還不知道她將成為惟一一個我想要結婚的人。

她是一個充滿魅力的女孩。是的,她總是站得筆直,充滿自信。她很有想法,但有時卻是一個有點恐懼和落寞的小女孩。她愛過,也失去過。她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拒絕犧牲其中的任何一點。在她身上有一種氣息,一種能量,全身散發著她的獨立自主。

在上海生活大概6個月後,我已漸漸習慣了身邊的外國人和他們的中國女友們,但我也聽說了一些中國女孩的事情,這使我謹慎小心,避免與她們中的某個人糾纏不清。即使我有機會發展這樣的關係,我也不會接受,因為我完全不能理解中國女孩的世界。一個文化背景和我截然不同的人,我該如何才能瞭解她的想法?我們如何能交流深層的感受?我們是否能真正理解對方?我們對愛的體會是否相同? 

去年春天,我曾無數次地問過自己「我們是什麼時候戀愛的?」有好多次我們獨處時,我出神地看著她脖子上彎曲的紋路,好奇她耳朵的形狀,纖細的手指,還有她的小手。所有這一切讓我不再否認我愛上了她。每天睡覺前我想的最後一個人是她,每天醒來我想的第一個人還是她。

4 月底的一天,各種花兒爭奇鬥艷,我們相約在河邊的迴廊下見面。我的開場白是:「有一件事很久以來我一直想跟你說」。Maggie去年12月和她的第一個男朋友分手。儘管我的父母不是什麼保守的人,但我從小生活在一個保守的環境裡。所以那天她拒絕我時,我並不感到意外。我想如果她這麼輕易就接受我了,那我可能就會懷疑她的真誠了。

開始時我們僅是朋友,接著是最好的朋友,之後我們覺得應該更珍視我們的友誼。或許這可能已超出了朋友的情感,直到4月底的一個晚上,我讓她吻我,結果她同意了。

我的家人很快就接受她了。讓我驚喜的是,她的家人也很快授受了我。她的父母、叔叔、阿姨像我的家人一樣愛著我,當然我也愛他們。令人驚奇的是,儘管我們說著不同的語言,但我們依然能溝通。這讓我深刻體會到只有參與其中你才能成為家庭中的一員。

最後,我的問題已有了答案了。是的,兩個來自完全不同文化背景的人,是能夠體會相同的感受,對愛的意義是可以有相同理解的。此外,兩雙來自兩個世界的眼睛,是能夠在一起尋找快樂和幸福的,這讓我充滿期待。

Cooper Childers(美國)/文 陳小茹/編譯

(本文作者目前是上海某中學的英語口語教師)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