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回國參考:一家頂尖fortune500強美企的求職經歷

2005-05-10 21:31 作者:作者:戎馬江山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拿到offer
  
  我從沒有遇到過這麼繁瑣和漫長的入職手續,當然我也沒有過在如此排名靠前的fortune 500公司的工作經歷。我安慰自己說,大公司總是由一些條條框框的。但無論如何,我想我都快瘋了,在我接到offer快一個月了,還沒有收到報到通知。一方面我早就跟原單位提出辭職了,一方面新單位入職還顯得遙遙無期,不由得使人著急起來。
  
  一個月前,在一個星期五的下午6點 10分,大部分的公司都已經下班了,這時我接到HR從上海打來的電話,正式通知我他們決定給我這個offer。然後他開始了長達一個小時的提問和確認,詳細敘述了並確認我接受每項待遇。在我還沒有高興多久,以為馬上可以上班的時候,我才發現我萬里長征剛走完第一步。
  
  「現在你需要完成入職前的一些手續。」HR繼續在電話裡說,
  
  「首先,您需要到我們指定的一家醫院進行常規體檢,體檢內容應包括腸胃道功能、血液和大小便的檢查;」
  
  「然後你需要去深圳的一家指定診所做drug和alcohol的檢測;」 「毒品檢測!不是吧?」我不由自主叫起來。 「一般都沒有問題的,只是一個程序。」HR在電話裡笑著,並繼續往下說。
  
  「我們外包的一家專業背景調查公司會在隨後對你的犯罪記錄和工作學習背景展開調查;」
  
  「你需要完成一些表格的填寫,如diversity協議等等。當然,這可以等你入職以後。當然,你需要辭職。你做完體檢以後,就可以辭職了。我們需要一份離職證明。」
  
  我重複了他提出的每一個步驟,以確保沒有項目被遺漏。他接著說,「不知道醫院的體檢項目明天做不做?要不你明天就去做體檢吧,盡快把體檢報告EMS給我。」
  
  「明天?!」我暈, 明天是星期六,體檢的醫生很可能不上班。 再說,也不用這麼急吧?今天告訴我給offer,明天就體檢,週末也不放過? 但看在剛才HR inform 的待遇和看在這家fortune 500公司名氣的份上,我不由得不答應。
  
  「你先去做常規體檢,等結果出來再辭職。 下個星期一我會給你排你的ADU test的時間。」
  
  「等一等,」我說道,「下個星期有些事情要處理。I will not be available the next whole week.」
  
  HR愣了一下,說:「那好,你回來後馬上與我聯繫。」

  意外的出差
  
  就是今天早上,當主任路過我身邊的時候,我站起來跟他說,我有個好消息告訴他,和電視臺的聯繫有結果了。一家省級電視臺答應跟我們一起試作一次節目,效果好的話,可以發展成一檔固定的欄目。這檔事情我已經聯繫了快一個月了,終於有了眉目,我想主任會高興。主任笑瞇瞇的看著我,說我也有好消息告訴你,
  
  「你下個星期跟領導去出差。時間四天。三個城市,上海、 杭州、武漢。」
  
  出差當然是好消息,但是放到這個時間卻不是。從面試的情況看,我知道那家石油公司很可能會錄用我,那讓我在這裡出差對單位就沒有什麼意義了。我想盡辦法暗示他我不適合跟領導出這趟差,而主任想盡辦法幫我破除障礙,並想盡辦法明示我這是領導對我的重視。我暗暗叫苦,不知道什麼時候新公司會通知我上班,而這一出差,公司可能聯繫我不上了。
  
  星期六我去醫院作常規體檢,居然體檢項目是開門的,只是結果下個星期三才拿得到。
  
  星期一一早,我飛往上海。 我們的新機場果然有了幾分國際機場的味道,但是和新加坡國際機場還是不能比。
  
  在上海,我接到HR的電話,催我傳資料給背景調查公司和做ADU test。跨國公司的效率實在是太高了,緊追不舍。但我人在外地,到哪裡去拿資料?HR提醒道,drug test在深圳只是取樣,檢測要寄到美國去做,要2個星期才出結果。馬上長假來臨,再一拖不知拖到何時去了。我立即給那家位於北京的國際背景調查公司去了電話,說明我現在的情況,請他暫緩幾天,我回去後立即給他發回資料。
  
  在杭州,出現一個小插曲,在我和領導吃早飯的時候,赫然發現被媒體稱為什麼什麼殺手的濮存晰就坐在一米遠的另一張的桌子上吃飯。他不在長沙參加金鷹電視節,倒在這裡。看來在杭州的中國藝術節和長沙的金鷹電視節之間,他選擇了杭州。
  
  在杭州,我焦急萬分,左思右想,覺得辭職的事情不能在拖了,本來以為換工作的事情還順利,誰知中間又插進來一趟意外的出差。不過後來的事實證明,其實這趟出差還是有用的,因為多了和領導在一起共事的機會,領導對我更加滿意,後來在我辭職過程中一路綠燈,沒有任何為難。
  
  出差結束,我立即飛回廣州,開始逐一完成入職手續

 入職手續
  
  我到達深圳以後,發現我的檢查時間沒有被安排,於是我在深圳等待上海方面給我安排時間段。那家負責drug test 的國際診所位於蛇口,檢測由一個英國的男護士完成。要填寫一些表格,費用已經由公司支付。我對他笑談:「I』ve never experienced so complicated test. It』s amazing.」
  
  「I agree,」 他也笑著回答,「But since they pay,」 他聳聳肩,沒有接著說下去。然後他覺得應該為此找個理由,說,「Because you are valuable employee.」
  
  「valuable? I don』t』 know.」
  
  「Is this a regular test or it』s a random one?」他看著表格的一項問。
  
  「I have no idea about this, It』s my first time.」我說。
  
  「Are you working for ***? 他疑惑地抬起頭問。
  
  「No. I am not. I will.」 我回答說。我想他沒有聽懂,他停下來,想了一下,說:
  
  「OK, I see.」
  
  我想背景調查公司的人已經等急了,他們連著跟我打了許多電話,並email表格讓我填。他們需要我的本科和碩士文憑的複印件、每一個工作單位的名稱和主管的名字、每份工作的基本工資、獎金和其他報酬。我對最後一項憤憤不平,這是我的個人隱私嘛,幹嘛讓你知道,再說,我原來的薪資,當然不能和 fortune 500比,而且國內企業的薪資體系也和外資不一樣啊,你要是以我原來的帳面工資定我的薪水,顯然不公平,但看在……(此處作者省去N字。)的份上,我也沒有辦法。
  
  有份授權書要填寫,授權該機構調查你的背景和犯罪記錄。
  
  最後的調查結果發往上海,我不得而知。

  面試
  當我在網上找到這家公司的招聘廣告和發出求職信時,我其實沒有做什麼指望。我很久沒有面試了,找幾家公司練練兵也好,「常在戰場嘛」。很久不面試,有什麼好機會,也許都會因為準備不足而錯過。這家公司高高的掛在fortune 500的top 10 名單上,看起來遙不可及。
  
  HR通知我參加第一次面試時,我正在嘈雜的廣交會會場參加一個工業展。通知我參加面試,而我並不知道是哪家公司,又不好意思問,嘈雜中聽清「大都會」 三個字。從我的面試時間,下午5點半看來,我的這次機會不大。我猜想面試官經過一天辛苦的面試,在見到我之間可能都要睡著了。所以回家以後,我就拚命的想怎麼引起面試官的注意,讓他記得我這個人。 當晚不眠。
  
  果然我赴面試的時候,主考官的精神已不太好了。也難怪,我前臺在簽名的時候,面試簽到本上從早上8點到下午5點半密密麻麻排滿了,半小時一個,我是最後一個。
  
  面試就是你最常見的面試情形,先是五分鐘的自敘,然後根據你的簡歷問一些情況。按慣例,主考官問我還有什麼要問他的。這時候,主考官已經準備結束面試了。我立即決定要想辦法延長這次面試的時間,不但要佔滿這30分鐘,而且最好延長到一小時。於是我開始滔滔不絕講起來。我說,I have nothing to ask, but I do have something to state。我開始不斷說明我如何如何適合這個崗位,他真的不太可能找到更好的人選了。我談到:
  
  我與本地政府保持良好的關係,40多個局,我與20多個局保持接觸並熟知他們的工作方法和工作流程。
  
  我與本地所有的媒體,包括所有的本地報紙、電視臺、電臺和主流新聞網站保持良好的關係。我知道如何利用他們為企業作出正面的報導。
  
  我已經建立較大的企業資料庫。 我有廣州市所有27萬企業和機構的工商信息,廣東省最大的500家外商投資企業的信息和醫藥、建材、傢俱等行業的企業資料庫。
  
  所有的一切將幫助我開展工作。
  
  他點點頭,重複道,你還有什麼要問的嗎?
  
  我說,我沒有什麼要問的了。我的問題是,
  
  「我什麼時候會有第二次面試?」
  
  主考官站起來的時候,我趕緊給他遞名片,然後他也交換了名片給我。在他送我出門的時候,從辦公室到前臺的門,只有十幾米的距離。 但我決不能讓這段時間閑著。我得雜七雜八的和他拉家常。保證這幾秒的時間不出現尷尬。
  
  出了大都會,我打電話給家人,告訴他們我很可能過了這次面試。 回去以後,我立刻給主考官寫信,感謝他給我面試,並重申了我適合這個崗位的原因。同時我給每一個我接觸的人打電話、發簡訊和發電子郵件,感謝他們給我這次面試機會和一切為我做的工作。
  
  我怎麼知道他們的聯繫方式?在我等待面試時,我沒有閑著,我在和前臺聊天。 我在進去之前,需要得到每一個面試官的surname 和title, 我自己也面試過別人很多次,我深知,這有相當大的作用。
  
  最後一次面試的時間比我預想得來得快。一位從新加坡來的亞太區高層將主持我的面試。時間是下午2點。看來我的面試排名又向前進了一步,我暗暗想。一天後,上海方面通知我,我的面試時間提前到上午11點。哦,又前進一步,不知誰又被我拼掉了呢?我想。
  
  我對情勢作了一個判斷,決定我應該引起高度重視。我推掉了其他公司的機會,專心準備這家公司,我找了我能找到的所有這家公司和相關產品的資料,開始做功課。從面試的情況看,英文水平很重要,我重新過了一遍近年來歷屆美國總統的國情咨文演講,背誦了那些精美的句子。雖然我很不喜歡Bush的所作所為,但他的演講稿的水平卻非常高,用詞和感染力甚至要超過克林頓。我逐字看了一遍簡歷,確認每一個字都用得恰到好處,並操練了面試模擬20多遍,保證儘可能不出差錯。
  
  當我在上午10點提前來到面試地點,我從前臺得知面試考官還沒有從香港過來。也就是說,我的面試時間已經從第一次面試的最後一個提到了第一個。出乎意料,最後的面試沒有太多新的內容。你為什麼從以前的公司辭職?你怎麼知道我們公司的?對我們公司怎麼看?你能經常去香港嗎?有的時候,我甚至坐在主考官的旁邊拉家常。
  
  主考官送我出門的時候,我主動伸手與他握手告別。並officially感謝他付出寶貴時間給我面試。
  
  那幾天的天空都特別的藍。

  新的旅程
  
  一個月後,我仍在原公司上班,交接工作,因為新工作的上班看起來還有一段時間,我準備辭職,然後花一個星期去深圳的高交會,看看有什麼新的商業機會和好的產品。HR打電話來通知我,所有的結果都已經出來了(alcohol and drug use test, medical Check-up, background & criminal Check)。我終於等到了那一句:
  
  「明天你去公司報到上班。」
  
  「你的新同事已經等不及要見你了。」 他接著說,「你的boss將從香港過來看你。」
  
  下午下班以後,我用簡訊給上海的HR發信息,感謝他一個多月來的辛勤工作和對我的照顧。
  
  HR很快回了信息:不用跟我客氣,你的艱苦歲月剛剛開始。我們是一家獨資公司,要比你的以往的公司辛苦得多。
  
  我深吸一口氣,走到窗口,推開窗。
  
  窗外,繁華的都市,寂寞的夜。

 個人附:
  
  --所有面試使用英文。在可以使用英文時,力爭不使用中文。
  
  --和所有的人搞好關係,包括前臺,給你倒水的小姐,司機,各位面試官。
  
  --你可以向員工諮詢誰將為你面試,以及你要如何著裝,以及其他有什麼要注意的。
  
  --儘可能和每一個人交換名片,以獲得他們的聯繫方式。
  
  --做足面試功課。如果你去面試,卻不知該公司是做什麼的,將會很
  尷尬。
  
  --確保你所做的每一步是為了證明你適合這個崗位,這個公司。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作者作者:戎馬江山相關文章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