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由天津「執法」人員被一頓臭揍想到的

2005-05-05 04:06 作者:作者:佚名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今年四月中旬的一天,晚上6點鐘,天津市河西區黃山路和紅霞裡交口處的自由市場「執法」人員和小販發生了一場混戰,局勢失控,結果是兩名「執法」人員被打傷。110報警後,警察來到現場。這時自由市場上還有很多人,大家都像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一樣。警察向多人調查詢問,結果誰都說沒看見,結果一個證人也沒有找到,成了一個無頭公案。這幾個「執法」人員被白打了。

如今天津的大量下崗工人生活無著。為了活下去,這個龐大的弱勢群體只能自謀出路,其中就有很多人做起了小買賣。在街頭或者自由市場擺個小攤,掙點兒微薄的利潤以餬口度日。

幾年前的一天,我下班回來就親眼見識了「執法」的場面。只見一輛大卡車橫衝過來,從車上跳下來穿著制服的城管人員,小販們驚慌的四處逃散。橘子滾落在地上也不顧了,飛也似的鑽進樓群。沒來得及跑的就被抓住了,不管什麼貨物還是三輪車,沒有商量一律往車上扔,然後拉走,過後用錢去贖。只見市場一片狼藉,就像是在演電影。

其實,市政府部門對市場管理也還是有條文規定的。但是執行部門為了創收而不擇手段,以管理為名行撈錢之實。他們並不去認真的管理,而是採取放任其亂的手法,因為越混亂越容易撈到錢。甚至利用手中的權力違反規定胡作非為,所以老百姓極其反感。這次執法人員被打事件就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的。

為了治理城市秩序,對於某些道路的地段兩側,白天不可以,但在下午規定的時間以後是允許擺攤的。而所謂的執法人員卻在規定內允許的時候去「執法」,因為這時人多,可以罰到更多的錢,說白了就是非法掃蕩。老百姓被激怒了,不知是誰領了頭,「打他狗娘養的!」,群情激奮,趁著天黑,好一頓胖揍,直打的「執法」人員哭爹喊娘。

對於下崗工人這個龐大的弱勢群體的疾苦,政府能推則推,任其自生自滅。有的給一部分人一段時間的生活費,有的乾脆散手不管,就像我的一個朋友原來是天津制本廠職工,1984年就下了崗,到如今一直呆在家裡而沒有任何收入,其丈夫也是在1996年單位給1萬5千塊錢被迫買斷工齡。多年來一家四口人的生活就依靠她父親的四百元退休金來維持。

原來中國有三個直轄市。中央政府所在地的北京市,那是中國的門面,花大錢建設自是理所當然。上海是朝中有人,大把銀子撒下去,就是不一樣。而天津則成了一個棄兒,成了社會主義的樣板,成了三不管兒。這個老工業城市,設備陳舊,污染嚴重,職工平均收入與上海北京不可同日而語。

多年來天津市的經濟一蹶不振。政府為了好看也還是做出了幾個面子工程,如三環線建設,平房改造等。前幾年市政府也轟轟烈烈的搞起了再就業工程。我的一個在市政府做秘書的朋友跟我說,報紙上報導市政府解決下崗工人的再就業工程成績卓著。他向我透露了其中的奧秘。原來是把下崗工人分成多批,輪流上崗,一次上崗一個月。結果都輪過來,政府就宣傳說,就業問題已經全部解決了,百分之百解決了。政府高招,誰能不佩服?

大量工人下崗給社會造成了嚴重的衝擊。市裡各主要幹線道路經常有成群結隊的下崗工人和拿不到退休金的老人在馬路中間靜坐,交通癱瘓。1998年下半年,中央根據各省市的上報情況給予財政補貼。當時市領導為了面子上好看,上報的下崗人數隻有真實總數的十分之一。結果其他省市如遼寧等省,因為上報多,得到的財政補貼就多。而天津市只是得到了少的可憐的一點點。老百姓除了大罵也別無它法。

當時有一段流行甚廣的打油詩:不到北京不知道自己官小,不到東北不知道自己膽小,不到廣州不知道自己錢少,不到天津不知道社會主義好。

談起弄虛作假,天津市領導和江湖騙子有的一比。那一年江XX到天津市視察工作,為了說明市場物價穩定,市政府真是費了一番苦心。江XX來到一家超市,只見售貨員白大褂一塵不染,豬肉櫃臺裡一塊塊切好的豬肉整整齊齊擺放著。被排練多少次的顧客演員文質彬彬的來買了,價錢自然是出奇的便宜。可是江XX走後又物歸原位,不是真買,原來是專門給江XX看的。後來又有人說,那天豬肉櫃臺裡沒有刀。這就對了,要是有誰用切豬肉的家什給江XX來一下,可是了不得。

言歸正傳。如今的老百姓一肚子怨氣。這些市場執法部門成了欺壓百姓的衙門。市場管理這塊肥肉,成了他們致富的寳地。看著穿著制服凶神惡煞的城管人員的追捕,市場像炸了營一般作鳥獸散的人群,便想起了電影裡鬼子清鄉時雞飛狗跳的情景。對這些官方的土匪惡霸,老百姓真是恨之入骨。市場兩側一字排開的各種店舖和髮廊等,每到節日都要向管理部門和派出所上貢方可自保。不然麻煩就來了,一句話保你關門。

在共產黨這樣統治的社會裏,你說老百姓能不煩嗎?可又有什麼辦法?然而火山終究會爆發,人們的忍耐總會有一個極限,而且彈簧壓得越緊彈力會越大。所以這時只要有人振臂一呼,就會一擁而起,打他個痛快出出氣再說,這就是當今中國社會的現狀。

據報導,目前中國每天暴動約有200起左右,但大多發生在邊遠省份,如四川和廣東等地。這次天津的自由市場事件在強度上也許算不得什麼,但是發生在接近中國政治心臟地區就極為敏感。這或許正在孕育著某種力量,積蓄著巨大的能量,在當前或不遠的時期內,這種能量隨時都會爆發出來。那時便是結束共產黨暴政的時候。

(看中國首發)(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