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曾節明: 胡錦濤的真面目及其鬼域伎倆

2005-05-03 19:51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胡錦濤究竟是怎麼樣的人?現在謎底已經完全解開:胡錦濤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極端的專制主義者,其本質是不擇手段的嗜權狂。

迄今為止,胡錦濤的這一邪惡本質已經完全得到證實。鐵證如山的事實是:隨著胡錦濤權力的加強和鞏固,他不僅沒有絲毫的民主化改革的動作,其對自由、民主、人權訴求的打壓反倒是越來越瘋狂。

2004年九月十九日,胡錦濤取得中共軍委主席職位以來,下發中央文件,狂喊要向朝鮮、古巴學習,嚴令加強鎮壓和控制;緊接著,當年年底,抓捕趙岩、師濤等獨立記者、綁架威脅劉曉波、余傑、王怡等獨立寫作人士,並非法操沒其財產,違憲重判異議人士清水君;以胡為首的中共高層,掀起一波迫害良心律師的逆流,、鄭恩寵、郭國汀、高智升等人,受到殘酷迫害、威脅、乃至抓捕...同時,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仍然繼續。除迫害法輪功為繼承僵賊泯的暴政,其殘酷性暫時未超過僵時期外,胡錦濤的其餘所有暴政專制,都超越了僵賊泯1992年-2002年的十年統治。十多年來,僵賊泯雖然也對持不同政見者、信仰組織橫加打壓,要「將不穩定消滅在萌芽狀態中」,但其重點是組織和活動,對知名異議人士、中共黨內自由派倒也不敢輕動。胡錦濤卻不僅要「將不穩定消滅在萌芽狀態中」,還要堵住「錯誤思想」的源頭,「不給錯誤思想的傳播提供載」。早在2002年,胡錦濤就親自下令開除劉軍寧出社科院,因為劉出書倡揚自由民主;從2003年下半年起,胡某人連出狠招,禁播《走向共和》、查禁《往事並不如煙》、《中國農民調查》,去年九月以來,胡錦濤全面嚴打敢言的報刊、雜誌、更加嚴密的封鎖互連網、瘋狂鎮壓上訪民眾;今年三月十三日,胡錦濤拿到國家軍委主席一職後,變本加厲的強化專制鎮壓措施:百倍瘋狂的迫害上防民眾,五月一日又推出新的《上防條例》,進一步殘酷剝奪公民權利,企圖將訪民阻擋在北京之外;進一步取締報刊、壓縮有責任心的學術組織「研究所」獨立生存空間,以至於茅於軾驚呼:「改革與戰略研究所」在姦賊泯時代生存了十年都無問題,現在快生存不下去了--連「擦邊球」都不能打了。

從去年年底開始,胡錦濤又開始了加強專制能力(所謂「加強執政能力」)的「保先」愚黨運動,企圖以製造緊張氣氛來加強專制控制。今年年初開始,胡共中央又進一步加強了對法輪功、獨立宗教組織的鎮壓;對寬頻網際網路的封鎖升級。

最赤裸裸的暴露胡錦濤專制暴君面目的莫過於其對趙紫陽喪事的冷血處理、對悼念趙紫陽民眾的殘酷鎮壓。陳毅死時,毛澤東尚能遵從「死者為大」的傳統,悼文中未加微詞;周恩來死時,面對老百姓自發的大規模的悼念周的行為,毛澤東、「四人幫」尚且沒有阻止;趙紫陽死後,與趙在立場、觀點上不共戴天的「左王」鄧力群尚且能夠親往祭悼...而胡某人不僅對死者家屬不聞不問、百般阻撓喪禮、還要在悼文責罵其「犯了錯誤」,給冤死的長者一記耳光!根本不用說專制了,由此足以見胡錦濤天良喪盡、人性泯滅的程度!

已經夠清楚了了,胡錦濤是一個典型的共產邪教流氓專制者,這一點無可置疑。至於「胡、溫新政」,鐵的事實和孰輕孰重的利害關係無情的告訴我們:所謂「以人為本,依憲治國」是徹頭徹尾欺世謊言;取消遣送站、減免農業稅完全是治標不治本作秀「德政」!

在下今年三月在拙文《胡錦濤,沒有「新思維」的戈爾巴喬夫》一文中,提到了胡某人與戈氏的歷程有神似的一面,胡某人完全有條件成為中國的戈爾巴喬夫,在下呼籲其進行政治體制改革。然而此後的事實再次無情地證明:胡錦濤是與戈氏完全相反的那種人:戈爾巴喬夫在增強個人權力的過程中表現出來的是民主化改革的逐步深入;胡錦濤在加強權力的過程中則表現出專制控制的全面加強和專制意識形態的再度回流(崇毛熱、「反資產階級自由化」)。

胡錦濤是極端的專制主義者,這不是沒人察覺。早在其上臺之前,陳泱潮老先生就已經在其文《從胡錦濤亮相之旅識其人其迷》(見4/30/2002 《博迅》)最早揭露了其共產邪教流氓專製麵目,之後,陳老先生又於2005年初在《胡錦濤的真面目-----走金正日父子專制獨裁蹂躪國家奴役人民的社會法西斯超級暴政之路》,生動揭示了胡錦濤的邪惡本質;此外,劉賓雁、朱學淵、魏京生、李洪寬等少數敏銳人士也發文揭露了其專
制嘴臉。然而時至今日,仍有許多人(包括民運人士)對胡錦濤心存幻。最近連戰應邀訪問大陸,又激起了海內外新一波對胡錦濤「新思維」的期待。這是什麼原因?這就不能不談一談胡錦濤所慣用的鬼域伎倆。

深藏不露、作秀欺世、突下狠手、過河拆橋這四招是胡錦濤慣用且十分擅長的「政治鬥爭」招數。實際上正是靠著四手絕招,胡某人才得有今日。
胡錦濤記憶力驚人,反映出其智商不低,決不是有的人所指的「呆子」。但是,光智商高是遠遠不夠的。胡能夠躥升中央,靠的是所謂「黨性強」,即吃透了共產黨的邪性(認定趙紫陽的溫和開明是沒有前途的,不惜背離總書記路線),突下狠手,率部於1989年三月五日在拉薩街頭開槍屠殺和平示威的藏人,震驚世界。由此,胡錦濤甚得邪教大佬鄧小平的歡心。

六四大屠殺後,胡錦濤邪惡眼光過人,率先表態支持屠殺,終於被鄧小平看中,提拔至中央。

由於胡錦濤滿腦子的毛共反動思想,與鄧矮子的跛腳改革也不合拍,如被鄧察覺一切都完了。於是胡某人動用用其深藏不露這一招,一面對矮子及邪教元老畢恭畢敬,橋牌功夫恰到好處,寡言少語,只說矮子最愛聽的話,並在深藏不露之間,私下裡對鄧矮子表露了自己支持鄧氏改革大業的「心跡」,這一招是作秀欺世,胡某人大姦若忠,再加上僵賊泯在六四屠殺後一度望極左方向作機會主義遊走,鄧矮子被矇騙得下定決心,隔代指定了胡錦濤為皇太孫。

達到目的之後又是深藏不露,反正責任由賊泯同志扛著。胡某人十多年如一日的裝孫子,弄得大搞幫派治國的僵賊泯欲廢之而找不到把柄。2002年秋,賊泯交班的大限已至,老賊卻模仿矮子,賴著軍委主席不退,企圖垂簾聽政。次年胡錦濤忽然借「薩斯」一災,一變孫子臉,撤換僵賊泯親信,短時間提高新聞透明度,利用呂加平作馬前卒,在全國四大班子大曝僵某人之曠世醜聞,突下狠手和作秀欺世兩招並用,把僵某人搞的臭氣熏天,黨心軍心盡失,不得已於2004年秋讓位。胡錦濤在不動聲色之間,不僅逼退了賊泯勢力,還博得了「胡溫新政」美譽。

胡某人眼看大權在握,立即翻臉不認人,再次突下狠手,對包括功臣呂加平在內的廣大人民及自由派知識份子極盡法西斯之能事;對曾經支持期盼他的人、甚至恩師鄧小平則盡顯「過河拆橋」之面目,足見其冷酷無情。

胡錦濤短時間內激起了民眾的萬丈怒火,和所有的極權者一樣,胡某人根本不在乎民意,他只在乎黨內、軍內高層的「黨心」、「軍心」。

但是,胡錦濤的倒行逆施,不僅沒有博得中共黨內的一致認同,反而加劇了中共的內鬥紛爭。首先,曾慶紅等野心勃勃的江家幫舊部,不甘心久在人下,正在利用胡的倒行逆施推波助瀾,力求生亂,伺機奪權;解放軍鷹派、開明派也對胡的無所作為日益不滿。

胡錦濤迅即地回以作秀欺世的招數:先是祭出《反分裂國家法》,主要為安撫軍內鷹派,順便嚇唬臺灣。但是此戰爭法一出,中共遭到全世界的聲討,歐盟武器的解禁計畫泡湯;胡錦濤急忙又借中日民族糾紛煽動反日遊行,轉移視線,如今眼見反日有失控的危險,胡又極端冷血卑鄙的殘酷壓制民間反日活動。胡錦濤的罔顧民族大義的行為,終於激起了軍人的普遍不滿,上個月,劉亞洲等太子軍在曾慶紅的暗中支持下發布文告,強烈表達了對胡錦濤的憎厭。

胡錦濤再怎麼「有定力」,對此都不可能「坐得住」了,他急忙拋出了邀請江丙坤、連戰、宋楚瑜等國民黨、親民黨頭頭訪問大陸的招數,一來再次轉移視線;二來以「破冰之旅」、「國共合作」、「和平統一」等姿態,大肆欺騙國際社會,離間臺灣政界,伺機搞亂臺灣;三來全力吊起廣大國人對「中國的戈爾巴喬夫」、「新思維」的熱切期待。

欺騙是頗具成效的,中華天地間又湧起了國民黨光復大陸、民主化、兩黨政治的幻想熱潮。當然,國人手持青天白日旗,借歡迎連戰表達對中共的極端憎恨,卻是胡錦濤猝不及防的。

胡錦濤企圖利用黨內外對其一次又一次的期待與幻想,來延續其專制統治。綜上所述,胡錦濤不僅不是什麼「呆子」,而是一個應變能力很強、極其冷酷、及其狡詐的反動分子:他遲遲不啟動政改,不是什麼江澤民勢力掣肘,而是他根本就是一個與民主勢不兩立的毛共專制主義者;他繼續鎮壓法輪功,不是他迫於江澤民實力的無奈,而是他根本都贊同對包括法輪功在內的獨立宗教信仰組織的鎮壓(他僅僅嫌僵賊泯的鎮壓方式太蠢,讓國際社會抓住了證據);他容留高層江家幫分子,根本不是什麼為人厚道或「民主作風」,而完全是因為政治需要:無數的把柄抓在手裡,賈慶林、李長春等人敢不聽令?至於奈何太子黨、太子軍不得,只是因為胡某人還沒有這個實力而已;他廉潔奉公,沒有醜聞,不是因為他高風亮節,實在是政治鬥爭,「保存自己,消滅敵人」,抓人把柄的需要。獲取利益,他胡某人有更好的辦法-將女兒許配給新浪集團的總裁-無懈可擊,何必去走僵賊泯化公為私的蠢路呢?

總的來說,胡錦濤是一個比江澤民更凶殘、更狡詐的反動分子,他比僵賊泯更擅長鎮壓人民,不過,胡錦濤最危險的鬼域伎倆卻不是冷酷鎮壓,而是他作秀欺世的鬼域伎倆:他人性極端泯滅,連自己養母劉秉霞都不顧,「黨性」以使其變成了一具算度精準人形機器,「深藏不露」功夫遠超出正常人之外,大姦若忠,這是他作秀欺世的鬼域伎倆屢屢能夠迷惑人心的主要原因。在這種迷惑下,人們一次又一次的等待和期望,也就一次又一次地幫助胡錦濤延續其反動專制統治。

胡某人能否得逞?答案是否定的。人算不如天算,形勢比人強,且胡某人雙拳難敵四手,我們等著看他的好戲罷。

星期二 2005年5月3日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