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老外看中國:「我甚至不會用這藥來餵狗」

2005-05-04 05:24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去年冬季的一天,我渾身顫慄著坐在一幢樓的走廊中等待。我知道這是一家醫院,因為我看到了身穿同樣制服的護士們,這些制服的樣式跟加拿大幾十年前的式樣差不多--所以流行是相對的。當時我高燒38.5度,幾乎站不起來了。可我去那兒並不是為了看病,而是為了演戲。讓我先來說說另一次在北京的奇遇吧。

  兩個月前為了拍廣告,我去了人民大會堂。我原以為在這樣莊嚴的政府大樓中是不可能拍廣告的,可是我發現我想錯了(在中國你最好不要預先作任何假設)。

  當時,我作為臨時演員正參加一部商業廣告片的拍攝。片子的情節是,一個中國人發明瞭一種可以治癒心臟病的中藥,而我在片中扮演一個受人尊敬的西方醫生。簡而言之,我作為專家組的一員,要在大約200名中國人面前來認可這種神奇藥丸的療效。
  
  我的台詞宣稱,研究已經證明這是世界上唯一一種可以治癒心臟病的藥。我要告訴聽眾,這種藥已經治癒了成千上萬的心臟病患者。當我說這話的時候,我審視了一下自己的良心……
  
  讓我們再回到醫院的那次。幾次拍攝以後,我完成了我的簡短演說。當然沒人聽得懂我在說什麼,哪怕是一個詞。不過沒關係,我的聲音會被配上中文。另外還有一些中國「演員」在表演,其中包括一個女人在聲嘶力竭地哭。她好像是在告訴眾人這種藥丸是怎麼救了她丈夫的。我看不出她是在演戲,還是這種藥真的救了她丈夫?她顯然很感謝發明這種神奇藥丸的人,那人就坐在離我不遠的地方。
  
  在場的兩百多人,包括我在內,都裝作全神貫注地在聽這個女人的訴說。直到最後,有人喊了聲「停」,那個女人就不哭了。片子的最後,一個像是領導的人向發明者頒發獎狀。起初,觀眾很有禮貌的鼓掌,顯然,禮貌的鼓掌表現不出熱情。此時有人要求大家努力鼓掌,於是鼓掌的聲音像交響樂一般響起,然後按照導演的手勢而停下。我開始覺得這些人是職業的鼓掌者了。
  
  兩週以後。
  
  我那次到醫院拍攝時並不知道,關於那個「神奇藥丸」的廣告還有一次拍攝。這次的場景是,我穿著白大褂坐在顯微鏡前。經過四個小時的等待,我的鏡頭終於來了,我快速地擠到一間被假定為實驗室的屋子裡。
  
  這次他們甚至沒有給我台詞,其實我說什麼都無所謂,因為我的聲音最終將被預定的中文所代替。我再次被告知即興發揮就好。
  
  幾分鐘後我的鏡頭拍好了,然後我就坐地鐵回家了。這一天對我而言不是一個好日子,因為我還發著燒。不過給的報酬不錯,我希望以後他們還會再來找我拍片子--等我康復以後。
  
  不過如果拍片子的那些人聽得懂英語的話,就不會再來找我了。因為當時我拿著一盒假的藥丸,帶著微笑說:「我甚至不會用這藥來餵狗。」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