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新舊社會兩重天?

2002-03-26 06:33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記得前些天,到一個同事家裡取些資料,他老兄正聚精會神地看著CCTV6播放的一部黑白革命影片,正演到國民黨反動派的警察局裡,幾個反動派警察在審問兩個十來歲的濃眉大眼正氣凜然的少年,其中一個少年不知被什麼招惹了,突然情緒激動地站起來,義憤填膺、咬牙切齒、義正詞嚴地怒斥國民黨反動派警察,把那個反動的警察局長罵的一臉狼狽,小鬍子氣的一抖一抖的,周圍的幾個狗腿子也是一臉慚愧、狼狽不堪。
  
印象很深,當時同事突然拍案而起,破口大罵,說這導演該拉去槍斃。為什麼呢?你想這革命小將在人家的警察局裡還這麼凶巴巴的大呼小叫,可這國民黨反動派的狗腿警察們居然理虧辭窮地乖乖站那讓他罵,連耳刮子也沒賞他一個,這不可能嘛!要換在咱們派出所裡,哪個兔仔子敢這麼沒大沒小,就算不被電警棍打個大小便失禁也起碼要坐上一晚「飛機」。這導演這麼美化國民黨反動派的警察,分明是在變相醜化我們的人民警察不是?放在那五、六十年代,難道不該拉他去槍斃?
  
聽罷他的「道理」我不禁啞然失笑。我們的公安派出所人民警察部隊的能耐和光輝業績,這些年可是有目共睹的,試問「進去」過的人,哪個沒挨過條子的暴揍?莫說嫌犯在審訓過程中被打死打殘之事每年層出不窮,就拿四川姑娘麻旦旦處女被誣賣淫一案來說,就能想像得到這世上還有什麼事是我人民公安隊伍做不出的?當然,說這些其實也沒什麼意思,只是想提個很不該問的問題:到底是我們的民警同志好還是國民黨的反動警察好?
  
這個問題不是我問出來的,相信生活在國內的朋友們,應該都不只一次聽到身邊有人問過類似的問題了吧?
  
中午下班回家的路上,看到街道邊有幾個攤子的橙子的光澤誘人,就停下來準備買幾斤,挑中一個白髮蒼蒼的大爺的攤子,哪想剛過稱,那大爺突然哆嗦著手腳把家什都收起來,挑起擔子就往上坡跑。我正納悶,左右一望,發現所有的小販們一個個都驚慌失措手忙腳亂,收攤的收攤、推車的推車,好似鬼子進村一般。那陣勢讓我想起一些老電影裡鬼子飛機轟炸大上海的場面,老百姓們也是這麼慌不迭地找防空洞鑽。我回頭一看,不出所料,後邊來了一輛三輪摩托,上面坐著幾個制服筆挺的大蓋帽。我心裏一樂,喲!這不是咱們的城管爺來了嗎?
  
那派頭、那氣勢,能在咱老百姓中弄出這麼個雞飛狗跳的陣勢來,除了咱城管爺和城隍爺以外,怕也是只有當年的日本鬼子有這能耐了。
  
當然,和碰上領導來視察、開什麼國際貿易洽談會之類的「特殊時期」相比,這幾位城管爺簡直就是聖人。我印象中不只一次看到城管爺們開著卡車來搞「突襲」:一車斗一車斗的小推車、自行車、小排檔灶、服裝、地攤上的小玩意、遮陽傘、桿稱……被爺們兒一腳踹翻滿地滾的橙子、柚子、橘子、西瓜……一個爺們嘴裡還嘟嘟嚷嚷氣急敗壞地用大皮鞋猛踩著賣豆腐腦老大娘的幾把塑料小板凳,大意是不踩爛了你們下次還要擺出來………
  
這種場面相信在城市生活的中國人都不陌生。不知道看我文章的網友裡有沒有城管的同志?我想和你們說說,我知道你們也不容易,上面派下來的工作,不完成有會麻煩。但是你們有沒有想過,這些人他們並不是有意要來和你們搗亂,有誰會為了和你們做對而推著板車在馬路邊街邊蹲上一整天的?小販們和你們又沒深仇大恨,他們是反動派?是階級敵人?他們和我們一樣,都是這個國家的公民,不是生活所迫誰願意出來東躲西藏走街竄巷啊!他們掙倆飯錢真的也不容易啊!爺幾位,摸摸良心,就算行行善,你們能不能出工不出力?至少也不要那麼賣力嘛!做做樣子把他們像轟鴨轟雞一樣轟走就得了,不砸他們的家什生計行嗎?
  
這些人,不是破產農民就是下崗工人。在中國,現在農民種地已經是負收入了,幸幸苦苦一年下來,收成賣的錢還不夠種子、化肥錢,還要交給國家、縣、鄉、村各級政府數十種稅。真是不種地餓死,種地虧死。他們已經這麼可憐了,萬般無奈下種點蔬菜、瓜果挑到城裡來換兩個活命錢,難道這樣你們也容不得他們?要踩爛他們的菜蔬,砸爛他們的水果?當初舊社會的地痞流氓也就收幾個保護費拿兩個梨而已,難道你們連舊社會的地痞流氓也不如?
  
還有市長大人們!難道為了你們那點市容、市貌,就一定要把這些農民下崗工人趕絕嗎?他們失業、破產,流落街頭,可那也是您治下的子民啊!過去封建社會的父母官還知道要說一聲「愛民如子」,再看看您干的這檔子是啥事?
  
記得前幾年在國內某報刊上登過一則消息,好像說是河南一個農民兄弟,忘了犯什麼事被關進牢裡,蹲了好幾年,到刑滿那天,他居然死活不肯出去,後來硬是被獄卒們給轟了出來。別人問他為什麼不願出來,他說坐牢前,在家裡累死累活種上一年地,除了口糧全交上去了,還常常被催款的村幹部們追的沒地方躲。而在牢裡有吃有喝有地方睡,每天勞改也就一點兒活,幾年下來,居然還攢下一筆錢,比在家裡種地強多了,反正這輩子不指望討媳婦了,出來幹啥?
  
聽聽,這就是咱翻身做主人的勞動人民?看他們日子過的。
  
孔子適齊,過泰山,有婦人哭於墓,使子路問之。答曰:昔吾舅死於虎,吾夫又死也,今吾子又死也。子路曰:何不去乎?婦曰:無苛政。子路以告。孔子曰:小子識之,苛政猛於虎也。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