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學生嫖娼引發賣淫女瘋狂報復

2002-03-14 19:29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2002年2月26日元宵節剛過,昆明市某報記者在安寧市某看守所見到了19歲的賣淫女杜江紅。記者問她:你僅為區區100元「小費」而瘋狂報復「嫖客」學生引發搶劫案被判徒刑,不覺得後悔嗎?「當然後悔啦!但後悔又有什麼用?管錢花嗎?」杜江紅扭動著腰肢,蹙著眉無可奈何地說。「你們倆誰先主動勾引對方?」「怎麼說呢?我需要錢,他需要嫖,蒼蠅不叮無縫的蛋嘛,彼此彼此!」賣淫女毫不羞澀地說。2001年12月12日,雲南省安寧市法院判決一起因昆明市某技校學生許石嫖娼不給錢而引發的搶劫案,其中賣淫女杜江紅被判徒刑5年。

   半夜嫖客栽下床

   安寧是一個縣級市,距昆明只有30餘公里的高速公路。這裡是著名的生態旅遊度假區,其中安寧溫泉天下聞名,俗稱「湯池」,文革前有好幾個黨和國家的重要領導人及其夫人曾來這裡沐浴,至今還保留著他們當年沐浴時的舊觀供遊客鑑賞。改革開放後,這裡更是日日笙歌燕舞,夜夜燈火輝煌的地方。旅遊業興旺,旅客雲集,當然都市繁華,難免藏污納垢。

   安寧市很少有重工業,由於歷史的原因,昆鋼卻坐落在這裡,自然也成了昆明一些專科技校學生實習的點。2001年3月29日深夜,在昆鋼一間住有昆明某技校實習學生的宿舍裡,突然桌倒椅翻,原來是實習學生許石赤條條從床上栽下來,緊接著便聽見有兩人扭打的聲音和女人的哭聲。響聲驚醒了宿舍內其他5名同學,其中朱正和高明跟許石最要好。大家開燈一看,見許石騎在一個全身赤裸的女子身上正掄番揮著巴掌。既然是深夜,也就沒有學生去向領隊的老師報告,再則,也許學生們對這類「風流韻事」已經見慣不驚了。只穿著背心和短褲的朱正與高明趕緊跳下床來拉住了狂怒的許石,那女子還躺在床上哭泣。二人開玩笑說:「別哭了,別哭了,『新婚之夜』嘛,別把氣氛給搞砸了!要不要我倆也陪著你睡?」那女子抹乾眼淚,提出要上廁所,朱正就穿好衣服帶她去附近的公廁。那女子上完公廁出來,說自己是「新一族」髮廊的打工妹,央求朱正將她送回「新一族」髮廊。朱正猶豫了一下,但又擔心如果放走髮廊妹會得罪許石,會對不起許石,以後同學之間不好處關係,抹不開面子。便藉故說;「夜已深了,現在出去萬一被巡警或聯防的什麼碰上可不好辦!還是等天亮以後再回去吧!」那女子無奈,只得跟著朱正又回去。回到宿舍,許石跳下床來,強行將那女子拉進被窩。

   凌晨劫匪從天降

   許石「醉死夢生」後,呼呼的沉睡了,宿舍裡鼾聲均勻,十分平靜。誰也不曾料到,血腥的報復正在向他們悄悄逼近。第二天凌晨4時30分,有8個身藏尖刀,鐵棍等凶器的歹徒在夜幕的掩護下來到昆鋼一宿舍院門口,爬上大門翻進宿舍院內。隨後,這些人摸到一間學生宿舍門口,輕輕推開門進去猛的拉開電燈,只見先前那女子指著床頭熟睡的許石說:「就是這爛屍!」於是赤身裸體的許石便被幾個男人騰雲駕霧般扯下床來,木棒,鐵條,拳腳雨點般落在許石身上,打得許石鬼哭狼嚎,雙手護著頭在地上滾來滾去。睡夢中的高明和朱正被響聲驚醒,只見幾名手持木棒、鐵條、釘錘和菜刀的男子虎視眈眈的站在宿舍裡,另幾名男子正在痛打許石,那女子站在一邊欣賞地看著,一副得意且又幸災樂禍的樣子。見他倆惺忪醒來,那女子又指著他倆恨恨說「他們也是一夥」。幾名男子又將朱正和高明拖下床一頓猛揍。3名學生頓時鼻青臉腫,鮮血直流。後經昆鋼公安分局技術鑑定,許石左眉弓上有3.5cm創口,骨質暴露,縫合5針,頭頂部有5×4cm頭皮腫塊,左肩部有2×0.5cm創口。右肩部、左腕、膝關節等多處表皮剝脫出血。朱正和高剛也被打得多處表皮剝脫出血。並伴軟組織腫脹。  


三個學生被打得大聲慘叫,跪地求饒,對方才住了手,開始用各種凶器逼著他們拿出錢來。三人紛紛把自己衣服口袋裡所有的錢掏出來拱手交給對方,對方收了錢後惡狠狠地說:「這點錢整哪樣?錢不夠,沒有1500元不能饒過你們些雜種!」並威逼著他們出了宿舍院大門,來到停靠在路邊的一輛微型車前喝令他們上車。雲貴高原的氣候夜寒如水,三個學生被打得渾身是血,只好顫慄抖索著身子乖乖就範,其恐懼和狼狽的模樣可想而知。

   剛要上車前,對方又拿刀攔住他們,並厲聲警告說:「如果還有錢就老實交出來,不然到安寧城裡後叫你們認得!」意思是還要挨揍。高明忙說自己還有一張沒有用完的IC卡,對方說:「趕快去拿!」於是就放他回宿舍去拿卡。高明翻進宿舍院後,慌忙跑進另一間學生宿舍躲了起來,有如驚弓之鳥,大氣不敢出。

   劫匪們等了一陣,見高明還沒出來,有兩名男子又拿著菜刀罵罵咧咧返回學生宿舍去找,但不見高明蹤影,幾名男子便將許石和朱正押上微型車,驅車來到安寧市區「新一族」髮廊。

   對方拿來紙和筆,讓許石、朱正寫明他們「強姦」了那女子。在對方的「指導」下,由朱正執筆,寫下了如下的嫖娼經過:「

   3月29日晚,許石帶小姐到宿舍,許石和小姐發生了關係,我和小姐也玩了幾分鐘,還有高明也和小姐玩了幾分鐘。許石和小姐後來發生了口角,被我和高明勸開。勸開後,小姐和許石睡,我和高明各睡各的,小姐自己走的,我們不清楚。」

   寫完上述「強姦」經過,對方拿來口紅,逼著許石和朱正按手印。之後,命令他們回去立馬找3000元錢,下午2時準時送來。並警告說:「如不按時送錢來,老子們就是翻遍昆鋼、安寧市的每一個角落,也要把你們找出來先揍個賊死,再抽筋剝皮!」

   許、朱二人回到住處後,立即向當地警方報案。

   警方出擊擒淫女

   當地警方接到報案後,立即對此案進行查處,除其中三人逃走外,其餘涉案人員全部被抓獲。警方查明:賣淫女原名杜江紅,雲南開遠市人,現年19歲,沒有固定職業,從2000年11月起便開始在安寧市從事「三陪」賣淫活動。杜江紅之所以與在昆鋼實習的學生許石相識,是因為不久前杜江紅已「陪」許石玩過一回。案發當晚,許石同另外兩個同學一起到安寧街上玩。晚上10點30分左右,備感空虛的許石來到安寧「新一族」髮廊,找到曾「陪」過他的賣淫女杜江紅,再次請她「陪」自己去吃夜宵。許石按髮廊規定交了坐臺費,就帶著杜江紅到一家夜市燒烤攤去吃燒烤。安寧市的燒烤很有特色:一個木炭火盆,上面罩一個繃著鐵絲網狀的矮方桌。用刷子在鐵絲網上塗些香油,一時青煙裊裊,辣香四溢。菜餚各色各樣:臭豆腐,韭菜,雞翅鴨頭魚塊肉片樣樣有,全拌好了香噴噴的佐料。喝啤酒,吃燒烤,看五光十色的夜景,不知不覺已近凌晨。有幾分醉意的許石約杜江紅到自己的住處「玩」,經過一方軟纏硬磨,一方討價還價的折騰,最後杜江紅同許石來到許在昆鋼的學生宿舍。兩人悄悄上床之後,杜江紅問許石兌現100元「小費」,但許石賴賬不給,兩人為此小聲爭執起來。當許石要求同杜江紅髮生性關係時,杜江紅不從,並趁許石不備一腳將其蹬下床來。許石掉到床下,並將床前的桌子撞翻。許石惱羞成怒,於是兩人扭打起來,驚醒了室內的其他同學。椐杜江紅交代,事發當夜她上廁所返回男生宿舍後,被許石拖上床發生了性關係,之後許石筋疲力盡的睡去。杜江紅又見宿舍的男生都睡得很沉,便偷偷溜出房間,翻大鐵門出了宿舍院,走路回到「新一族」髮廊。回到髮廊後,杜江紅叫醒了住在隔壁的打工崽張東欣,張得知她被一嫖客帶走,嫖宿後得不到錢反而被打非常氣憤,從床上爬起來對她說:「走去瞧瞧!」隨後張東欣叫來兩名男子,他們是無業遊民張明,馮建永以及「新一族」髮廊老闆周俊臣。幾個男人讓她帶路去「要錢」,剛出門,張東欣聽杜江紅說許石的宿舍裡還住著5個男生後,連忙又去一舞廳叫來4個男子,隨後一行8人租了一輛麵包車,趕到昆鋼許石的宿舍院門口,於是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學生嫖娼令人憂

   2000年9月24日,因許石嫖娼引發的搶劫案由安寧市檢察院依法向安寧市法院提起公訴,認為被告人張東欣,張明,馮建永,杜江紅以非法佔有為目的,使用暴力,脅迫手段搶劫他人財物,其行為均以構成搶劫罪。使用暴力手段,致三原告人身上多處受傷,後又當場強行劫取三原告人現金。從上述行為看,幾被告人非法佔有他人財物的主觀故意明顯。而幾被告人及各自辯護人卻以其目的是要回嫖資,而不是非法佔有他人財物為由進行辯護並認為搶劫罪不能成立。2001年12月12日,安寧市法院再次審判此案並作出刑事判決,分別判處張東欣,張明犯搶劫罪有期徒刑7年,並處罰金7000元:被告人馮建永犯搶劫罪有期徒刑6年,並處罰金6000元:被告人杜江紅犯搶劫罪有期徒刑5年,並處罰金5000元:被告人周俊臣犯容留賣淫罪有期徒刑2年,並處罰金2000元。杜江紅,許石賣淫嫖娼案另案處理。

   《滇池晨報》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