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学生嫖娼引发卖淫女疯狂报复

2002-03-14 19:29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2002年2月26日元宵节刚过,昆明市某报记者在安宁市某看守所见到了19岁的卖淫女杜江红。记者问她:你仅为区区100元“小费”而疯狂报复“嫖客”学生引发抢劫案被判徒刑,不觉得后悔吗?“当然后悔啦!但后悔又有什么用?管钱花吗?”杜江红扭动着腰肢,蹙着眉无可奈何地说。“你们俩谁先主动勾引对方?”“怎么说呢?我需要钱,他需要嫖,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嘛,彼此彼此!”卖淫女毫不羞涩地说。2001年12月12日,云南省安宁市法院判决一起因昆明市某技校学生许石嫖娼不给钱而引发的抢劫案,其中卖淫女杜江红被判徒刑5年。

   半夜嫖客栽下床

   安宁是一个县级市,距昆明只有30余公里的高速公路。这里是著名的生态旅游度假区,其中安宁温泉天下闻名,俗称“汤池”,文革前有好几个党和国家的重要领导人及其夫人曾来这里沐浴,至今还保留着他们当年沐浴时的旧观供游客鉴赏。改革开放后,这里更是日日笙歌燕舞,夜夜灯火辉煌的地方。旅游业兴旺,旅客云集,当然都市繁华,难免藏污纳垢。

   安宁市很少有重工业,由于历史的原因,昆钢却坐落在这里,自然也成了昆明一些专科技校学生实习的点。2001年3月29日深夜,在昆钢一间住有昆明某技校实习学生的宿舍里,突然桌倒椅翻,原来是实习学生许石赤条条从床上栽下来,紧接着便听见有两人扭打的声音和女人的哭声。响声惊醒了宿舍内其他5名同学,其中朱正和高明跟许石最要好。大家开灯一看,见许石骑在一个全身赤裸的女子身上正抡番挥着巴掌。既然是深夜,也就没有学生去向领队的老师报告,再则,也许学生们对这类“风流韵事”已经见惯不惊了。只穿着背心和短裤的朱正与高明赶紧跳下床来拉住了狂怒的许石,那女子还躺在床上哭泣。二人开玩笑说:“别哭了,别哭了,‘新婚之夜’嘛,别把气氛给搞砸了!要不要我俩也陪着你睡?”那女子抹干眼泪,提出要上厕所,朱正就穿好衣服带她去附近的公厕。那女子上完公厕出来,说自己是“新一族”发廊的打工妹,央求朱正将她送回“新一族”发廊。朱正犹豫了一下,但又担心如果放走发廊妹会得罪许石,会对不起许石,以后同学之间不好处关系,抹不开面子。便借故说;“夜已深了,现在出去万一被巡警或联防的什么碰上可不好办!还是等天亮以后再回去吧!”那女子无奈,只得跟着朱正又回去。回到宿舍,许石跳下床来,强行将那女子拉进被窝。

   凌晨劫匪从天降

   许石“醉死梦生”后,呼呼的沉睡了,宿舍里鼾声均匀,十分平静。谁也不曾料到,血腥的报复正在向他们悄悄逼近。第二天凌晨4时30分,有8个身藏尖刀,铁棍等凶器的歹徒在夜幕的掩护下来到昆钢一宿舍院门口,爬上大门翻进宿舍院内。随后,这些人摸到一间学生宿舍门口,轻轻推开门进去猛的拉开电灯,只见先前那女子指着床头熟睡的许石说:“就是这烂尸!”于是赤身裸体的许石便被几个男人腾云驾雾般扯下床来,木棒,铁条,拳脚雨点般落在许石身上,打得许石鬼哭狼嚎,双手护着头在地上滚来滚去。睡梦中的高明和朱正被响声惊醒,只见几名手持木棒、铁条、钉锤和菜刀的男子虎视眈眈的站在宿舍里,另几名男子正在痛打许石,那女子站在一边欣赏地看着,一副得意且又幸灾乐祸的样子。见他俩惺忪醒来,那女子又指着他俩恨恨说“他们也是一伙”。几名男子又将朱正和高明拖下床一顿猛揍。3名学生顿时鼻青脸肿,鲜血直流。后经昆钢公安分局技术鉴定,许石左眉弓上有3.5cm创口,骨质暴露,缝合5针,头顶部有5×4cm头皮肿块,左肩部有2×0.5cm创口。右肩部、左腕、膝关节等多处表皮剥脱出血。朱正和高刚也被打得多处表皮剥脱出血。并伴软组织肿胀。  


三个学生被打得大声惨叫,跪地求饶,对方才住了手,开始用各种凶器逼着他们拿出钱来。三人纷纷把自己衣服口袋里所有的钱掏出来拱手交给对方,对方收了钱后恶狠狠地说:“这点钱整哪样?钱不够,没有1500元不能饶过你们些杂种!”并威逼着他们出了宿舍院大门,来到停靠在路边的一辆微型车前喝令他们上车。云贵高原的气候夜寒如水,三个学生被打得浑身是血,只好颤栗抖索着身子乖乖就范,其恐惧和狼狈的模样可想而知。

   刚要上车前,对方又拿刀拦住他们,并厉声警告说:“如果还有钱就老实交出来,不然到安宁城里后叫你们认得!”意思是还要挨揍。高明忙说自己还有一张没有用完的IC卡,对方说:“赶快去拿!”于是就放他回宿舍去拿卡。高明翻进宿舍院后,慌忙跑进另一间学生宿舍躲了起来,有如惊弓之鸟,大气不敢出。

   劫匪们等了一阵,见高明还没出来,有两名男子又拿着菜刀骂骂咧咧返回学生宿舍去找,但不见高明踪影,几名男子便将许石和朱正押上微型车,驱车来到安宁市区“新一族”发廊。

   对方拿来纸和笔,让许石、朱正写明他们“强奸”了那女子。在对方的“指导”下,由朱正执笔,写下了如下的嫖娼经过:“

   3月29日晚,许石带小姐到宿舍,许石和小姐发生了关系,我和小姐也玩了几分钟,还有高明也和小姐玩了几分钟。许石和小姐后来发生了口角,被我和高明劝开。劝开后,小姐和许石睡,我和高明各睡各的,小姐自己走的,我们不清楚。”

   写完上述“强奸”经过,对方拿来口红,逼着许石和朱正按手印。之后,命令他们回去立马找3000元钱,下午2时准时送来。并警告说:“如不按时送钱来,老子们就是翻遍昆钢、安宁市的每一个角落,也要把你们找出来先揍个贼死,再抽筋剥皮!”

   许、朱二人回到住处后,立即向当地警方报案。

   警方出击擒淫女

   当地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对此案进行查处,除其中三人逃走外,其余涉案人员全部被抓获。警方查明:卖淫女原名杜江红,云南开远市人,现年19岁,没有固定职业,从2000年11月起便开始在安宁市从事“三陪”卖淫活动。杜江红之所以与在昆钢实习的学生许石相识,是因为不久前杜江红已“陪”许石玩过一回。案发当晚,许石同另外两个同学一起到安宁街上玩。晚上10点30分左右,备感空虚的许石来到安宁“新一族”发廊,找到曾“陪”过他的卖淫女杜江红,再次请她“陪”自己去吃夜宵。许石按发廊规定交了坐台费,就带着杜江红到一家夜市烧烤摊去吃烧烤。安宁市的烧烤很有特色:一个木炭火盆,上面罩一个绷着铁丝网状的矮方桌。用刷子在铁丝网上涂些香油,一时青烟袅袅,辣香四溢。菜肴各色各样:臭豆腐,韭菜,鸡翅鸭头鱼块肉片样样有,全拌好了香喷喷的佐料。喝啤酒,吃烧烤,看五光十色的夜景,不知不觉已近凌晨。有几分醉意的许石约杜江红到自己的住处“玩”,经过一方软缠硬磨,一方讨价还价的折腾,最后杜江红同许石来到许在昆钢的学生宿舍。两人悄悄上床之后,杜江红问许石兑现100元“小费”,但许石赖账不给,两人为此小声争执起来。当许石要求同杜江红发生性关系时,杜江红不从,并趁许石不备一脚将其蹬下床来。许石掉到床下,并将床前的桌子撞翻。许石恼羞成怒,于是两人扭打起来,惊醒了室内的其他同学。椐杜江红交代,事发当夜她上厕所返回男生宿舍后,被许石拖上床发生了性关系,之后许石筋疲力尽的睡去。杜江红又见宿舍的男生都睡得很沉,便偷偷溜出房间,翻大铁门出了宿舍院,走路回到“新一族”发廊。回到发廊后,杜江红叫醒了住在隔壁的打工崽张东欣,张得知她被一嫖客带走,嫖宿后得不到钱反而被打非常气愤,从床上爬起来对她说:“走去瞧瞧!”随后张东欣叫来两名男子,他们是无业游民张明,冯建永以及“新一族”发廊老板周俊臣。几个男人让她带路去“要钱”,刚出门,张东欣听杜江红说许石的宿舍里还住着5个男生后,连忙又去一舞厅叫来4个男子,随后一行8人租了一辆面包车,赶到昆钢许石的宿舍院门口,于是便有了先前的一幕。


   学生嫖娼令人忧

   2000年9月24日,因许石嫖娼引发的抢劫案由安宁市检察院依法向安宁市法院提起公诉,认为被告人张东欣,张明,冯建永,杜江红以非法占有为目的,使用暴力,胁迫手段抢劫他人财物,其行为均以构成抢劫罪。使用暴力手段,致三原告人身上多处受伤,后又当场强行劫取三原告人现金。从上述行为看,几被告人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主观故意明显。而几被告人及各自辩护人却以其目的是要回嫖资,而不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为由进行辩护并认为抢劫罪不能成立。2001年12月12日,安宁市法院再次审判此案并作出刑事判决,分别判处张东欣,张明犯抢劫罪有期徒刑7年,并处罚金7000元:被告人冯建永犯抢劫罪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6000元:被告人杜江红犯抢劫罪有期徒刑5年,并处罚金5000元:被告人周俊臣犯容留卖淫罪有期徒刑2年,并处罚金2000元。杜江红,许石卖淫嫖娼案另案处理。

   《滇池晨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