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维吾尔法庭审判后 受害者揭发集中营真相(图)

2021-12-14 09:32 作者:顾展珑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新疆
维吾尔人抗议亲人在新疆失踪或被关押(图片来源:ABDUAZIZ MADYAROV)

【看中国2021年12月14日讯】台湾东突厥协会周六(12月11日)于台北举办“揭发真相:维吾尔法庭审判”论坛,邀请到来自美国、日本、欧洲等地的维吾尔人透过视讯,说出他们被关押在新疆集中营的真相。四位受害者现身说法,说出他们的亲身经历,包括有人遭到酷刑,有人被强制绝育,有人甚至在重获自由后还饱受创伤后的精神折磨。回顾当时惨状,好几位难掩悲痛,痛哭失声。

“揭发真相:维吾尔法庭审判”论坛于台北召开前夕,总部位于英国伦敦的独立审判机构“维吾尔法庭”已正式裁定中国对维吾尔人犯下的是“种族灭绝罪”。此一民间法庭在审阅超过500位证人的证词以及40名专家作证后,所作出的判决尽管不具法律效力,却被普遍视为是公平独立之良心的审判。

人在英国伦敦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透过视讯,出席台北的论坛。他说自2016年开始,中国政府在东突厥斯坦,也就是新疆大规模建集中营、监狱,来关押维吾尔、哈萨克、柯尔克孜、乌兹别克等各突厥民族,估计总数达300万人左右。

多里坤·艾沙呼吁台湾人要认清中共残酷邪恶的统治本质。他说,台湾处于捍卫民主的最前线,世维会呼吁全球盟友支持台湾决定自己前途的权利,支持台湾人民捍卫主权。

吾尔开希:中共是世界的耻辱

人在美国华盛顿的台湾立法院人权促进会秘书长吾尔开希跨海透过视讯连线出席论坛。他说,21世纪的此时,竟然还有上百万人被关在集中营里,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极权国家,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这不仅是中国政府之耻,同时也是全世界公民之耻。

吾尔开希说:“我也不客气地讲,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民主国家在过去三四十年所采取的对中国的‘绥靖政策’,我们中国的成语叫做‘姑息养奸、养虎为患’,使得我们今天全世界共同面对中国对现代文明威胁的帮凶。今天的世界要觉醒,维吾尔的牺牲、香港人的坚持,是让这个世界觉醒的付出。”

吾尔开希说,希望美国等西方国家不要站错历史的一边,应自我反省过去对中国的“绥靖政策”所带来不幸的结果,并承担道义责任。吾尔开希说,基于贪婪,中共不可能停止对世界的胁迫,而且只要中国不断壮大,它所签订的所有协议都可能不会切实履行,他希望台湾人看清楚,不可与共产党与虎谋皮。

吾尔开希说:“坦克是可怕的,暴政是可怕的,但暴政最怕的是,我们不怕。专制者,最希望的是我们失去希望。”

幼子夭折警察:因为你是维吾尔人

现年32岁的米日古丽·图尔荪(Mihrigul Tursun)曾被关押在新疆集中营前后长达11个月。现流亡美国的她跨海视讯,说出被迫害的真相。她说,她原本赴埃及留学定居,但在2015年的一趟返乡探亲期间,她三度无缘无故被关押入新疆的再教育营。当时,她所搭乘的飞机一抵达乌鲁木齐机场,就无端被抓捕和拘禁,中共连她襁褓中的三个孩子也一并带走,其中最健康的男婴竟在当局监管下无故夭折。

米日古丽说:“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中共)到底对我三个孩子做了甚么手术,他们也没有给我解释。三年之内,我总共进去教育中心三次,我待在集中营11个月以上,但是三个月之内,有九个女人死在我的面前。三年之内,(我)失去了我一个孩子。”

米日古丽说,她被关押在集中营里的房间挤满了50个人,因为空间太小,大家只能每两小时换班轮流横躺,每天都有人被强迫服用或注射来历不明的药物,而许多人被点名带离房间后,从此渺无音讯。米日古丽说,她受过的酷刑折磨,包括头发被剃光、遭棍棒痛打、被施以电击后,耳朵不断流血,并从此听力受损,那些恐怖的经验历历在目,让她直到现在仍饱受创伤后的精神折磨,需要药物控制。

讲到激动处,米日古丽忍不住泪流满面。她说:“到现在为止,我也不知道我的罪名是什么,为什么抓捕我,最后我离开之前,警察告诉我,‘因为你是维吾尔人,这也就是你唯一的罪行’。”

米日古丽三年前被辗转救援到美国,但她说,现在的她失去了生育能力,幸存的两个孩子中,儿子无法控制排泄、女儿眼睛失明,美国的医院也束手无策。她说她除了希望唤醒世界,同时也为台湾人担忧,不希望台湾人有朝一日,重复她的遭遇。

公开集中营真相父亲无故暴毙

今年39岁的早木热达吾提(Zumret Dawut)在乌鲁木齐出生和长大。她于2005年与巴基斯坦籍的丈夫结婚,婚后育有三个孩子,一家五口住在乌鲁木齐。直到2018年3月,一通电话改变了一切。那天她突然被要求到派出所报到,人一到派出所,手机马上被没收,手脚更被绑在金属椅子上,警方一再逼问她,有关她的丈夫、婚姻和财产等等所有细节,还没回过神来的她隔天就被送进再教育营,一待就是62天。

也是透过视讯参与台北论坛的早木热达吾提说,再教育营里环境恶劣,受到的都是不人道的对待。透过翻译人员的协助,她说:“一开门就有股臭味,为什么不让她们洗澡?我就是62天都待到那边,我一次都没有洗过澡。整个房子里面都是有监控,每天早上起来,给我们一个药,把手塞进去(嘴巴)里面检查,吃了没有药?把我们的手拉出去,帮我们抽血,10天一次抽血。”

早木热达吾提说,从17岁到70岁的女性,都无可幸免地要被检查阴道,也不停地被喂药,而且每10天就要抽血一次,这让她一度怀疑,被监禁的人可能成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对象。在她被关押的期间,她的丈夫天天到中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抗议施压,才终于在62天后把她救出来,但她被警告,出去后,从此不能再信奉伊斯兰教,也不能把营里发生的事说出去,更被政府带去做绝育手术。万分痛苦的她后来与家人辗转移居美国,身心才得到安顿,也才让她有勇气开始透过媒体发声,讲述她在再教育营中的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到的事实。不过,说出真相后,她在新疆的家人却遭殃,纷纷对她施压,要她噤声。

早木热达吾提说:“我二哥三哥,我的兄弟们给我打电话说,爸爸在派出所,叫我什么话都不要说。我没有听。我就是2019年4月1号来到美国,2019年9月份联合国的一个会议上说了这些新疆里面的教育培训中心。10月12号,我的好多朋友们亲戚们都把我的微信删除了,就有一个亲戚,给我发了一个短信:你爸爸在派出所去世了。”

爸爸过世后,她的兄弟也上传影片,大骂她是骗子,但早木热达吾提说,她知道家人是受到中共的胁迫与监控。

集中营教师:一生难忘的人间炼狱

相较于受害者,凯勒比努尔·席迪克(Qelbinur Sidik)的际遇好一点,但透过视讯出席台北论坛的她将新疆集中营形容为她“一生难忘的人间炼狱。”

凯勒比努尔·席迪克说,在警察强迫下,她于2016年进入再教育营,担任汉语老师。乌鲁木齐出生长大的她,一生只想有个安稳的工作,而在进入再教育营工作前,她已有28年的中文教师经验。

她说,她每天都能听到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楼房之间,那地狱般的场景,让她一生忘不了。

席迪克说:“在这个集中营有七、八千人,大部分都是东突厥斯坦、维吾尔教会的精英,包括宗教学者、教授,海外留学回来的专家学者、知识分子,他们都是脚上有脚镣,手上有手铐,有的就是爬着进入教室里面。”

席迪克说,集中营内,有不肖的警察用电击棒插入女性生殖器,并对她们进行轮奸,还把一切当作酒酣耳热之间的聊天话题,让她无法忍受。但即便是工作人员的她,没想到也无法逃避很多不人道的对待。例如,2017年营里宣布“免费进行妇科检查”,当年48岁的她就这样被迫装上避孕环,导致她大量出血,最后还被逼迫做绝育手术。她说,这给她的身体健康带来了严重的后遗症,与始终摆脱不了的精神阴影。

直到2019年10月,人在荷兰的女儿才协助她逃出那人间炼狱。透过翻译人员的协助,她说:“我是幸运的逃亡者,但还有无数的我的朋友们、我的民族,他们都还在集中营里头。到今天为止,中国政府没有关闭集中营,那些维吾尔人其他民族,都还在集中营里头挣扎呻吟,所以我希望台湾的朋友共同发出声音,(呼吁)国际社会帮助我们,去阻止这21世纪人类的耻辱。”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美国之音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