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6管齐下,杀死了欧金中们(图)

2021-10-20 08:42 作者:郭军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自殺被殺歐金中案件引CNN關注(16:9)

10月18日,中国大陆,福建省莆田市的农民欧金中在杀了迫害自己家几年的邻居的8天后,在警方的围堵下,自杀。这是必然的,也是欧金中预料到的告别这个世界的方式。表面上看是欧金中畏罪自杀,其实是中共6管齐下,杀死了他。中国大陆有无数这样的被压迫者,得不到政府的任何帮助,在无法无天,暗无天日的社会里只能是这样与欺压自己的人同归于尽。

1999年9月30日之前我是中央级报纸的体育记者,之后我就在中国青年报“全员解聘全员解聘”的阴谋下,成了待岗职工。第二年再上岗,算玩儿,不算上班。一直“玩儿”了5年半。之后纯粹待岗两年,再之后成了工人待遇的校对。一直到2017年退休。中国青年报迫害了我18年,到现在是20多年,欠了我很多工资,现在依然赖着不给。就是让全世界的华人都知道也不给,中国青年报可以说是最无耻的无赖和流氓。我要是不怕死,早就像欧金中一样杀人了,而且要杀几十个人!那些欺压我的人的种种恶行是常人难以想象的。比如中国青年报处级干部,我的同学,青年体育报主编毕熙东不让我开业务会,每次都是在卫生间小便的时候,给我布置工作:“郭军,这次刘华平把台湾男排写成了国家队,上面批评咱们了,这种差错你以后也要改。”等等。

中共是怎么样6管齐下迫害中国人,把中国人逼上梁山的呢?

第一个是封杀报纸等媒体,通过中宣部,让所有的媒体姓党,不许报道老百姓的呼声。1985年我进中国青年报的时候是进群众工作部,为读者打官司。河南中牟县农业局科技人员赵顺卿参加了黄河故道沙地葡萄高产项目科研组,但是获奖名单中没有他,我去调查之后,迫使省农科院的姓杨的教授,组长,把他列入了获奖名单,他的老婆就成了市民户口,那是1988年前后的事情,如果是农民户口,生活非常艰辛。诸如此类,我为读者奔走了好几年,直到群工部被撤销。人民日报那时候也有群工部,我们两家报纸都有读者来信版,很多报纸几乎所有的报纸都有读者来信版,解决读者的具体问题,发表读者的看法,揭露社会黑暗面。最典型的是,刘少奇的女儿1978年不允许参加高考,我们报纸调查后,帮助她获得了参加高考的资格!但是习近平现在反复强调媒体是党媒,姓党,不允许为人民说话,所以欧金中奔走了几年也没有报纸为他说话。我这个为读者服务的记者自己都被打成待岗职工,还哪里有媒体为读者服务啊!

第二,通过各级政法委控制协调所有的政府机构,打压人民,欺骗人民。政法委是全世界最黑暗最无耻的组织,公然操控法律和法院。西方人永远也搞不明白怎么会有这样的机构。

第三,控制各级法院,用法院玩儿弄老百姓。2014年,大概,老百姓起诉,法院不予立案。后来习近平下令,法院一律立案,不得拒绝。我还很高兴,就起诉了中国青年报,但是从北京市东城区法院、二中院,北京市高级法院,三场官司我都败诉了。法院说我的案子属于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不属于人事聘任制出现的问题,我没有与报社签订聘任合同,所以不予受理。人事聘任制是2008年才实行的法律,我是1985年进报社,是终身制。法律完全不适用,但是就这样判了。现在所有的判决书只能在网上查到一个标题——郭军诉中国青年报人事争议案。但是具体内容全部屏蔽了。共产党就这么无耻无赖。

第四,用公安局维稳。小时候看过一个笑话:一个武士中了箭,去看医生。医生把肉外面的箭杆锯断了,就让武士走,说已经看完了。武士说,箭头还在肉里面呢。医生说:那你要去找内科医生看。

中共就是这个逻辑,不管你是什么问题,有多大的冤屈,警察来了只管让你回家;不走就抓人。2007年之后,我多次躺在报社领导办公室门前和报社大门口抗议,讨薪,最厉害的一次是站在门口的大石头上,穿着有讨薪标语的衣服,戴着讨薪字样的帽子宣讲中国青年报的卑鄙无耻。110警车来了,差点儿拘留我,但是了解到我就是报社的正式职工,报社确实欠了我工资,就没有拘留我,但是告诉我:下不为例,再这样就拘留。

我是利用了中国的法律。相反,许多上访者也这样去国家机关和政府的信访办、媒体门口抗议,警察来了就抓人。共产党的逻辑就是:这种行为就是破坏社会治安,寻衅滋事。

2008年我打了毕熙东三次,第三次他老婆报警,警察把我带到了派出所,所有的派出所那就是半个监狱。报社人事处处长也来了。因为报社欠我工资,没理,不愿意进一步扩大事态,就建议警方不抓我。我也没有打伤毕熙东,我就逃过一劫。警察也不管毕熙东怎么样迫害我十几年,欠我工资的事情,就告诉我:不许再打人,再打就拘留。

我们报社的技术处干部冯兴义拍了处长一砖头,报社就把他送到了派出所,拘留了。他是癫痫病。在拘留所挨打就咬人。警察通知报社,报社保卫处就把冯兴义送到了精神病医院强制治疗。冯兴义无处讲理,也没有我和欧金中有力气,甚至是手无缚鸡之力,后来就自杀了。

北京的街头总是布置着大量的警力,特别是天安门广场等繁华地区,见到抗议的人就马上抓起来。工作就是一个:维稳。别的不管。

第五,改变了各级政府信访办的职能。

过去信访办还干一些人事,协调有关部门解决点问题。但是现在只负责盯着上访户,不许他们到北京上访。甚至常年有人住在北京,负责监控本地的上访户,见到了就抓回去。我也曾经到先农坛南边的国务院和中共中央办公厅信访站上访。几百米之外就遇到了各地信访办的工作人员。他们问我干什么,我告诉他们我是中国青年报记者,来上访。他们听出我是纯正的北京口音,穿得也还行,不像一般上访者穿得破破烂烂,或者是一二十年前样式的衣服,这些人因为上访花光了钱,生活很贫困,就放我过去了。要是外地的上访户,这道关都过不去。就被抓了回去。

1986年,老邻居金秀凤听说我当了记者,就找到我家。她是文革中被轰到农村的,后来嫁给了北京锻压机床厂的一个工人,生了三四个孩子,但是十几年后还都是农村户口,找了北京市市政府,通县的派出所,都没有用。她让我想办法。我听说她的大女儿嫁到了日本,就让她大女儿给北京市市政府写信,因为日本的信封不同于中国的,领导肯定重视。果然,一个月后金秀凤买了点心来感谢我,说这层窗户纸我给她捅破了,户口给解决了,都是北京市市民户口了。

第六,改造了团中央,使它成为维稳的强大力量。习近平上台后几次批评团中央“娱乐化严重”,也就是只喜欢玩,不喜欢干正经事。2010年前后的团中央第一书记秦宜智卸任后,就没给往党政部门安排,而是让他到国家质量安全局当局长,这就是等于终止了他的仕途。相反,胡春华、陆浩都是当了省里的高官,胡春华现在还是副总理。现在的团中央第一书记是贺军科,他也50多岁了,看到习近平玩了真的,不敢再娱乐化了。把中国青年网办成了维稳的支柱。前些日子罗昌平批评电影《长津湖》,中国青年网就第一个站出来抡棍子,促成了罗昌平被刑事拘留。习近平就是想要这样的效果。

西方社会,青年部是一个政府部门,负责解决有关青年的各种问题。但是中国的团中央是党中央直属机关,专门帮着中国共产党干坏事,从计划生育到马列主义进入大学课堂,无恶不作。青年人结婚、住房、生孩子,幼儿园入托等方面的困难,却觉得与他们没有丝毫的关系。现在团中央又成了抡棍子,维稳的专家。这也是习近平想要的。

我在中国青年报忍了20来年,现在终于有机会在美国骂他们,批判揭露中国共产党。但是一般人比如欧金中,他们是没有那么强的忍耐力,更爷们儿,包括前些日子杀了复旦大学数学学院党委书记的那个大学老师。我当时预见到共产党会秘密审判,不让舆论关注,因为他们自己知道错在共产党。不能让老百姓关注此事。现在的情况证明了我论断是正确的。欧金中也是一样。以后中宣部就不会允许大家再在媒体上议论此事了,就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共产党对中国社会的维稳有一个字的秘诀,就是:耗。拖下去。因为人是会死的,饥寒交迫;生气,贫病交加,都会导致早死。死了就万事大吉了。共产党不用花费一分钱就解决了问题,就可以继续他们的黑暗统治。所以,无论多么困难,我也要好好活下去,希望有冤屈的中国人都这样。尽量不走欧金中的路。当然,这样的人有几个,共产党就不敢太猖狂。就像当年我们报社的王长安自杀,救了我们一样,欧金中其实也会救了一些人,有的贪官一胆小,就给老百姓解决了一点问题,就不敢再肆意欺负人。但是习近平例外。他住在中南海里面,除了原子弹什么都不怕。出门有十来个武艺高强的保镖围着,还穿着防弹衣。老百姓拿他没办法。

只要中共存在,还是要把中国的老百姓置于死地,还是要使劲欺压剥削。就是割韭菜。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責任编辑: 李静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