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中共6管齊下,殺死了歐金中們(圖)

2021-10-20 08:42 作者:郭軍 桌面版 简体 3
    小字

自殺被殺歐金中案件引CNN關注(16:9)

10月18日,中國大陸,福建省莆田市的農民歐金中在殺了迫害自己家幾年的鄰居的8天後,在警方的圍堵下,自殺。這是必然的,也是歐金中預料到的告別這個世界的方式。表面上看是歐金中畏罪自殺,其實是中共6管齊下,殺死了他。中國大陸有無數這樣的被壓迫者,得不到政府的任何幫助,在無法無天,暗無天日的社會裏只能是這樣與欺壓自己的人同歸於盡。

1999年9月30日之前我是中央級報紙的體育記者,之後我就在中國青年報「全員解聘全員解聘」的陰謀下,成了待崗職工。第二年再上崗,算玩兒,不算上班。一直「玩兒」了5年半。之後純粹待崗兩年,再之後成了工人待遇的校對。一直到2017年退休。中國青年報迫害了我18年,到現在是20多年,欠了我很多工資,現在依然賴著不給。就是讓全世界的華人都知道也不給,中國青年報可以說是最無恥的無賴和流氓。我要是不怕死,早就像歐金中一樣殺人了,而且要殺幾十個人!那些欺壓我的人的種種惡行是常人難以想像的。比如中國青年報處級幹部,我的同學,青年體育報主編畢熙東不讓我開業務會,每次都是在衛生間小便的時候,給我佈置工作:「郭軍,這次劉華平把臺灣男排寫成了國家隊,上面批評咱們了,這種差錯你以後也要改。」等等。

中共是怎麼樣6管齊下迫害中國人,把中國人逼上樑山的呢?

第一個是封殺報紙等媒體,通過中宣部,讓所有的媒體姓黨,不許報導老百姓的呼聲。1985年我進中國青年報的時候是進群眾工作部,為讀者打官司。河南中牟縣農業局科技人員趙順卿參加了黃河故道沙地葡萄高產項目科研組,但是獲獎名單中沒有他,我去調查之後,迫使省農科院的姓楊的教授,組長,把他列入了獲獎名單,他的老婆就成了市民戶口,那是1988年前後的事情,如果是農民戶口,生活非常艱辛。諸如此類,我為讀者奔走了好幾年,直到群工部被撤銷。人民日報那時候也有群工部,我們兩家報紙都有讀者來信版,很多報紙幾乎所有的報紙都有讀者來信版,解決讀者的具體問題,發表讀者的看法,揭露社會黑暗面。最典型的是,劉少奇的女兒1978年不允許參加高考,我們報紙調查後,幫助她獲得了參加高考的資格!但是習近平現在反覆強調媒體是黨媒,姓黨,不允許為人民說話,所以歐金中奔走了幾年也沒有報紙為他說話。我這個為讀者服務的記者自己都被打成待崗職工,還哪裡有媒體為讀者服務啊!

第二,通過各級政法委控制協調所有的政府機構,打壓人民,欺騙人民。政法委是全世界最黑暗最無恥的組織,公然操控法律和法院。西方人永遠也搞不明白怎麼會有這樣的機構。

第三,控制各級法院,用法院玩兒弄老百姓。2014年,大概,老百姓起訴,法院不予立案。後來習近平下令,法院一律立案,不得拒絕。我還很高興,就起訴了中國青年報,但是從北京市東城區法院、二中院,北京市高級法院,三場官司我都敗訴了。法院說我的案子屬於事業單位人事制度改革,不屬於人事聘任製出現的問題,我沒有與報社簽訂聘任合同,所以不予受理。人事聘任制是2008年才實行的法律,我是1985年進報社,是終身制。法律完全不適用,但是就這樣判了。現在所有的判決書只能在網上查到一個標題——郭軍訴中國青年報人事爭議案。但是具體內容全部屏蔽了。共產黨就這麼無恥無賴。

第四,用公安局維穩。小時候看過一個笑話:一個武士中了箭,去看醫生。醫生把肉外面的箭桿鋸斷了,就讓武士走,說已經看完了。武士說,箭頭還在肉裡面呢。醫生說:那你要去找內科醫生看。

中共就是這個邏輯,不管你是什麼問題,有多大的冤屈,警察來了只管讓你回家;不走就抓人。2007年之後,我多次躺在報社領導辦公室門前和報社大門口抗議,討薪,最厲害的一次是站在門口的大石頭上,穿著有討薪標語的衣服,戴著討薪字樣的帽子宣講中國青年報的卑鄙無恥。110警車來了,差點兒拘留我,但是瞭解到我就是報社的正式職工,報社確實欠了我工資,就沒有拘留我,但是告訴我:下不為例,再這樣就拘留。

我是利用了中國的法律。相反,許多上訪者也這樣去國家機關和政府的信訪辦、媒體門口抗議,警察來了就抓人。共產黨的邏輯就是:這種行為就是破壞社會治安,尋釁滋事。

2008年我打了畢熙東三次,第三次他老婆報警,警察把我帶到了派出所,所有的派出所那就是半個監獄。報社人事處處長也來了。因為報社欠我工資,沒理,不願意進一步擴大事態,就建議警方不抓我。我也沒有打傷畢熙東,我就逃過一劫。警察也不管畢熙東怎麼樣迫害我十幾年,欠我工資的事情,就告訴我:不許再打人,再打就拘留。

我們報社的技術處幹部馮興義拍了處長一磚頭,報社就把他送到了派出所,拘留了。他是癲癇病。在拘留所挨打就咬人。警察通知報社,報社保衛處就把馮興義送到了精神病醫院強制治療。馮興義無處講理,也沒有我和歐金中有力氣,甚至是手無縛雞之力,後來就自殺了。

北京的街頭總是佈置著大量的警力,特別是天安門廣場等繁華地區,見到抗議的人就馬上抓起來。工作就是一個:維穩。別的不管。

第五,改變了各級政府信訪辦的職能。

過去信訪辦還幹一些人事,協調有關部門解決點問題。但是現在只負責盯著上訪戶,不許他們到北京上訪。甚至常年有人住在北京,負責監控本地的上訪戶,見到了就抓回去。我也曾經到先農壇南邊的國務院和中共中央辦公廳信訪站上訪。幾百米之外就遇到了各地信訪辦的工作人員。他們問我幹什麼,我告訴他們我是中國青年報記者,來上訪。他們聽出我是純正的北京口音,穿得也還行,不像一般上訪者穿得破破爛爛,或者是一二十年前樣式的衣服,這些人因為上訪花光了錢,生活很貧困,就放我過去了。要是外地的上訪戶,這道關都過不去。就被抓了回去。

1986年,老鄰居金秀鳳聽說我當了記者,就找到我家。她是文革中被轟到農村的,後來嫁給了北京鍛壓機床廠的一個工人,生了三四個孩子,但是十幾年後還都是農村戶口,找了北京市市政府,通縣的派出所,都沒有用。她讓我想辦法。我聽說她的大女兒嫁到了日本,就讓她大女兒給北京市市政府寫信,因為日本的信封不同於中國的,領導肯定重視。果然,一個月後金秀鳳買了點心來感謝我,說這層窗戶紙我給她捅破了,戶口給解決了,都是北京市市民戶口了。

第六,改造了團中央,使它成為維穩的強大力量。習近平上臺後幾次批評團中央「娛樂化嚴重」,也就是只喜歡玩,不喜歡干正經事。2010年前後的團中央第一書記秦宜智卸任後,就沒給往黨政部門安排,而是讓他到國家質量安全局當局長,這就是等於終止了他的仕途。相反,胡春華、陸浩都是當了省裡的高官,胡春華現在還是副總理。現在的團中央第一書記是賀軍科,他也50多歲了,看到習近平玩了真的,不敢再娛樂化了。把中國青年網辦成了維穩的支柱。前些日子羅昌平批評電影《長津湖》,中國青年網就第一個站出來掄棍子,促成了羅昌平被刑事拘留。習近平就是想要這樣的效果。

西方社會,青年部是一個政府部門,負責解決有關青年的各種問題。但是中國的團中央是黨中央直屬機關,專門幫著中國共產黨幹壞事,從計畫生育到馬列主義進入大學課堂,無惡不作。青年人結婚、住房、生孩子,幼兒園入托等方面的困難,卻覺得與他們沒有絲毫的關係。現在團中央又成了掄棍子,維穩的專家。這也是習近平想要的。

我在中國青年報忍了20來年,現在終於有機會在美國罵他們,批判揭露中國共產黨。但是一般人比如歐金中,他們是沒有那麼強的忍耐力,更爺們兒,包括前些日子殺了復旦大學數學學院黨委書記的那個大學老師。我當時預見到共產黨會秘密審判,不讓輿論關注,因為他們自己知道錯在共產黨。不能讓老百姓關注此事。現在的情況證明了我論斷是正確的。歐金中也是一樣。以後中宣部就不會允許大家再在媒體上議論此事了,就當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

共產黨對中國社會的維穩有一個字的秘訣,就是:耗。拖下去。因為人是會死的,飢寒交迫;生氣,貧病交加,都會導致早死。死了就萬事大吉了。共產黨不用花費一分錢就解決了問題,就可以繼續他們的黑暗統治。所以,無論多麼困難,我也要好好活下去,希望有冤屈的中國人都這樣。盡量不走歐金中的路。當然,這樣的人有幾個,共產黨就不敢太猖狂。就像當年我們報社的王長安自殺,救了我們一樣,歐金中其實也會救了一些人,有的貪官一膽小,就給老百姓解決了一點問題,就不敢再肆意欺負人。但是習近平例外。他住在中南海裡面,除了原子彈什麼都不怕。出門有十來個武藝高強的保鏢圍著,還穿著防彈衣。老百姓拿他沒辦法。

只要中共存在,還是要把中國的老百姓置於死地,還是要使勁欺壓剝削。就是割韭菜。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李靜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