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炭疽菌泄漏事件——历史会再重复吗?(图)

2021-10-20 11:16 作者:李江琳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冠状病毒
武汉新冠病毒示意图(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看中国2021年10月20日讯】2020年初,武汉新冠病毒疫情初起,全世界一片恐慌。人们仅有的消息将病毒来源指向武汉海鲜市场,罪魁祸首是蝙蝠,以及中国人出了名的食用野味的习惯。这个说法从一开始就漏洞百出经不起推敲。武汉海鲜市场并不出售蝙蝠,湖北人也没有食用蝙蝠的习俗,而且那时是冬季,远方的蝙蝠不可能活跃在寒冬中的武汉。病毒来源涉及抗疫防疫,事关重大。巧的是,武汉有一个中国最为先进的病毒研究所。这不由得让人联想起当代一起重大的生化武器泄漏事件,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菌泄漏事件。

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军工基地

斯维尔德洛夫斯克是苏联的一个城市,却不是普通的城市。它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是一个军工基地,这个城市百分之八十以上生产的东西是军工产品,包括坦克、弹道导弹、火箭等等。这是个封闭城市,未经许可不可出入。苏联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就在此展开生化武器的研究,叫做“国防部卫生科研研究所”,该所的工作人员中包括被俘的日本生化武器研究人员。从1970年起,该研究所重点研究炭疽病。1974年该研究所改名为“细菌疫苗制备研究所”。

1975年3月26日,国际禁止生化武器公约正式生效。但是这并不妨碍位于封闭城市的研究所继续展开能够用于生化武器的炭疽菌

这个生化武器研究机构位于一个称之为“19号”的军事基地内,保密极为严格。在它的附近,有一个肉类加工厂。在此设立肉类加工厂也有为生化武器研究提供必需之营养材料的考虑。“19号”本身是封闭而高度自给自足的,它自身带有一家75个病床的医院,还有邮局,商店,幼儿园,俱乐部,体育馆,甚至有自己的检察机构。在这里工作的人都要通过严格审查。“19号”占地200公顷,分成三个区域。最外围是居住区,居住着科学家、辅助工人和家属约七千人。然后是工业区。最核心的也是保密级别最高的是铁丝网包围下的特别区。出入每个区都要经过重重检查。

炭疽泄露

1949年4月2日夜间,从“十九号”的特别区一栋四层楼建筑中,有一些炭疽菌B.anthracis孢子泄漏到空气中。这栋建筑物从事武器级别的炭疽菌研究,有四十名工作人员,由尼古拉・策尔尼科夫中校指挥。这些外泄的炭疽菌孢子形成一种看不见的羽状物,飘过了斯维尔德洛夫斯克和附近的几个村庄。

炭疽菌感染造成的炭疽病是一种死亡率非常高的疾病。后来的苏联官方数据说,有95人感染了炭疽菌,其中死亡68人,死亡率高达71.5%,但是到底有多少人感染和死亡,也许永远也不可知。最惨的是这栋大楼南面的陶瓷工厂,这工厂从外面吸入空气供应瓷窑和厂内其他地方,一开始的几天内就死了18人。

应对这一突发事件,苏联当局做了紧急动员,对被怀疑感染的区域中的建筑物实施消毒,衣服织物都收集起来销毁,对病人家属实行全员检验,发烧的人全部住院,症状严重者全部转移到专门的医院。莫斯科成立的紧急委员会对该事故做出了强烈应对措施,到4月22日,消防员和工人们将所有建筑物实行消毒,对19号和周边地区的人注射炭疽病疫苗,总共59000人注射了苏联自己研发的炭疽病疫苗。

所幸的是,炭疽菌造成的疾病死亡率虽高,传染力远远比不上如今的新冠病毒,而泄漏和疫情都发生在高度封闭而且严格保密的军工厂区域内。至此,外界对这次作为生化武器研发而发生泄漏的疫情一无所知。

掩盖和揭开真相

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菌泄漏事件的消息,第一次出现在外界是1980年1月。在法兰克福一份由苏联流亡者办的杂志上登出了有关这一事件的消息。这文章说1979年4月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的军事基地发生爆炸,造成了炭疽菌泄漏的传染病。

没有苏联当局的配合,外界无法进行调查。一直到1986年,哈佛大学Matthew Meselson教授获得苏联政府的许可,前往莫斯科,调查了四天,约谈了多名苏联高阶卫生官员。随后他发表的报告说,他同意苏联官方对这次事故的结论,这次事故是那个肉类加工厂里带进了受炭疽菌污染的牲畜而造成的。他认为这个结论是合情合理的,是前后一致的。

1991年10月,华尔街日报莫斯科记者站主任Peter Gumbel亲自前往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调查,他访问了多个病人家庭、医院工作人员和医生,得出结论是,苏联官方的解释“漏洞百出,半真半假”。1992年5月,在事故发生时恰好担任斯维尔德洛夫斯克苏共党书记的叶尔钦总统公开承认,说克格勃已经向他说明,“我们的军事研发是这次事故的真正原因。”

由于叶尔钦总统的认可,1992年6月,哈佛大学的Mattew Meselson教授率领一个团队,终于获准进入事故地区展开调查。他们手里有苏联当局交给他们的68人死亡名单。他们按图索骥找到了幸存的家属,查明了这些病人生前居住在什么地方,发病前在什么地方,入院时的记录,等等。这些地点在地图上并没有形成一个“模式”,但是他们发病前工作的地点,清楚显示他们都在那栋大楼的下风处,说明他们都是从气溶胶携带的细菌而受到的感染,而不会从接触肉类加工厂的肉品而感染。所幸当时的风向不是吹向城市居住区,否则就有可能造成几十万人的感染。Meselson教授几年前第一次调查认为这次传染病爆发是出于自然原因,苏联当局声称他们没有从事生化武器研发的说法是诚实的,这一结论至此被全盘推翻。

神秘的蝙蝠在哪里?

人类如今仍在艰难煎熬的新冠病毒疫情,爆发于湖北省武汉市,其起源到底是什么,全世界的科学家和政府从第一天就急于知道答案,因为这涉及对病毒发生和传播的了解,涉及怎样防疫抗疫。病毒来自于海鲜市场的蝙蝠这个说法,显然无法自圆其说,如今已不再提及。当代生物化学和医学的能力,并非完全没有能力探索其蛛丝马迹。然而,十分诡异的是,中国政府再三借口,拒绝国际组织和科学家前往武汉实地调查。美国总统下令美国政府调查90天,最后不得不说无法得出确切的结论,因为中国政府不予配合。

历史常常会发生惊人相似的事件。如果新冠病毒来自蝙蝠,而武汉病毒研究所就以研究大量活蝙蝠携带的病毒而著称,其科学家水准名列世界前茅,那么,那只神秘的蝙蝠,什么时候能找出来?我很怀疑,疫情一开始就声称病毒来自蝙蝠的人,其实对病毒的真正来源是有所知晓的。

科学家们什么时候能够确定地说,就是大自然中的这只蝙蝠身上的病毒,造成了2020年的疫情;或者,科学家们能够说,自然界的蝙蝠身上并没有这样的病毒,病毒来自别的什么地方?

四十多年前的斯维尔德洛夫斯克,炭疽菌孢子外泄,到1992年由于叶尔钦总统的勇气才得以真相大白。历史常常会重复,而这一次呢,会重复吗?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上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