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大变样 9/11恐袭彻底改变乘飞机旅行习惯(图)

2021-09-07 04:56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图为2021年8月28日(星期六),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国际机场,乘客们排长龙等待过安检。
图为2021年8月28日(星期六),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奥尔良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国际机场,乘客们排长龙等待过安检。(图片来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7日讯】(看中国记者程雯编译/综合报导)问问年纪大的人还记得2001年9月11日之前乘飞机旅行是什么样子吗?那时的乘客和他们的家人可以一起走到登机口再拥抱告别。但是自从“9/11恐怖袭击后,这一切都大变样了,越来越多的安检,对乘客的隐私侵犯也越来越多,当然也越来越紧张。

2001年9月11日,四架飞机被恐怖份子劫持后分别撞向世界贸易中心的双子塔楼、五角大楼和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场地。这是美国本土发生的最严重的恐怖袭击

这场恐袭灾难导致世界各地机场采取更多和更充满紧张气氛的安全措施,以及航空业的各种应对措施,以防止那可怕的一天重演。

根据美联社报导,在9/11袭击发生两个月后,时任美国总统小布什签署了一项立法,成立了运输安全管理局(TSA),这是一个负责机场安检的联邦机构,取代了原来由航空公司雇用私营安检公司。该法律还要求对所有托运行李进行检查,加强驾驶舱门安全,并在航班上安排更多的联邦空警。

新威胁:侵犯隐私问题

新的安全检查要求旅客取下腰带,并把随身背包里的一些物品取出来进行扫瞄。任何可以用作武器的东西,例如9/11劫机者使用的开箱刀,都被禁止携带。

2001年底,“鞋子轰炸客”理查德.里德(Richard Reid)试图劫持从巴黎飞往迈阿密的一架航班后,飞机乘客也需要在安检处脱掉鞋子。

后来还增加了对液体的限制,因为错误的液体可能被用来制造炸弹。

每一项新要求都会延长安检的排队时间,迫使乘客提前再提前到达机场。不过,慢慢地,似乎人们已经越来越习惯了。

德克萨斯州的一对退休夫妇,罗纳德.布里格斯(Ronald Briggs)和他的妻子珍妮(Jeanne),上个月从达拉斯准备飞往伦敦,他们在大瘟疫之前经常旅行,现在他们更担心的是新冠病毒,而不是恐怖主义。罗纳德说:“这是一个比9/11之前更大的麻烦——更大——但是我们已经习惯了。”

如果有乘客不想在过安检时脱鞋、脱外罩,取出背包中的笔记本电脑或其它物品的话,他可以加入一个“提前安检”(PreCheck)的全球“可信任旅行者计划”(trusted-traveler programs),提供有关自己的某些个人信息,并且还要付费。这种便利的代价就是隐私。

目前已有超过1,000万人注册了提前安检PreCheck。TSA希望将该人数提高到2,500万。

这个计划的目的是让TSA官员将更多时间花在被认为风险更大的乘客身上。

在9/11恐袭事件20周年之际,在国会的允许下,TSA将使用私人供应商从PreCheck申请人那里收集信息,这可能会使人们的个人信息面临更大的风险。

TSA还在测试使用配备面部识别技术的信息亭来检查带照片的身份证件和登机牌,而不是让安检官员亲自来检查。批评人士说,面部识别技术会出错,尤其是对有色人种。

TSA官员今年早些时候确认,这些信息亭还会提取旅客申请PreCheck时拍摄的照片,这意味着这些信息亭是连接到网际网络上的——这让隐私维护者感到非常担忧,因为这可能会将个人信息暴露给黑客。他们批评TSA只考虑便利因素,而忽视了隐私和安全因素。

TSA还在强烈抗议中取消了全身扫瞄仪,这些扫瞄仪可以产生非常逼真的图像,一些旅行者将其视为“虚拟脱衣搜身”。TSA后来使用较少引起隐私问题的机器取代全身扫瞄仪。另外,安检人员对乘客身体的轻轻拍打也一直是TSA收到的抱怨问题。

TSA是安全屋吗?

一份在2015年发布的报告表示,TSA官员在95%的时间内都没能检测到卧底检查员携带的武器或爆炸物。收到机密简报的国会议员为此提出了他们的担忧,一位议员说TSA“严重破碎了”。

批评者嘲笑TSA给人一种保护大众旅行的错误印象。但是TSA局长戴维.佩科斯克(David Pekoske)不承认这一观点,他指出在机场检查站缴获了大量枪支——去年超过3,200支,其中83%已装弹。

佩科斯克还表示TSA很好地完成了其他任务,如审查乘客背景、使用3D技术检查托运行李、检查货物以及安排联邦空警到航班上。他希望人们放心,“这是真正安全的”。

许多独立专家同意佩科斯克的评估,当然他们也看到TSA有必须改进的领域。

在丹佛大都会州立大学教授航空安全的杰弗里.普莱斯(Jeffrey Price)说:“TSA是对大多数攻击形成了有效威慑。”

今年夏天,平均每天有近200万人通过TSA检查站。在周末和节假日,那里会挤得更满,压力更大。

在一个充满不确定的世界中,大多数旅行者都会把任何不便视为是安全的代价。

阿肯色州的教师保拉.加辛斯(Paula Gathings)准备飞往卡达,然后再转机飞往肯尼亚,接下来的几个月她将在肯尼亚教学。加辛斯将旅行的困难归咎于大瘟疫,而不是机场安检。

加辛斯在谈到TSA安检员和机场警察时说:“他们在那里是为了我的安全。他们不是来打扰我的。”

内部威胁

2016年,阿联酋的Daallo航空公司的一架刚起飞的飞机被炸开了一个洞,炸弹客也被炸死,但是其他80名乘客和机组人员幸免于难。索马里当局事后发布了来自摩加迪沙(Mogadishu)机场的视频,他们说该视频显示这名炸弹客登机前被递给了一台装有炸弹的笔记本电脑。

2018年,亚特兰大的达美航空公司的一名行李搬运工因使用他的安全通行证在飞往纽约的航班上走私100多支枪支而被定罪。

2019年,美国航空公司的一名机械师在手机上播放了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的视频,他认罪承认通过破坏测量速度和高度的系统来破坏一架满载乘客的飞机。飞行员在迈阿密起飞时就中止了这次飞行。

这些事件凸显了TSA需要担心的一个新威胁——为航空公司或机场工作并拥有安全许可的人。佩科斯克表示,TSA正在加强对内部威胁的监督。

尽管9/11恐袭之后飞机上仍然会有混乱发生,但是大多数时候,乘飞机旅行仍然是当代人们的首选,尤其在跨州、跨国和跨海洋旅行时,飞机仍然是最快捷的。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