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大變樣 9/11恐襲徹底改變乘飛機旅行習慣(圖)

2021-09-07 04:56 桌面版 简体 2
    小字

圖為2021年8月28日(星期六),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國際機場,乘客們排長龍等待過安檢。
圖為2021年8月28日(星期六),在路易斯安那州新奧爾良的路易斯.阿姆斯特朗國際機場,乘客們排長龍等待過安檢。(圖片來源:Scott Olson/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1年9月7日讯】(看中國記者程雯編譯/綜合報導)問問年紀大的人還記得2001年9月11日之前乘飛機旅行是什麼樣子嗎?那時的乘客和他們的家人可以一起走到登機口再擁抱告別。但是自從「9/11恐怖襲擊後,這一切都大變樣了,越來越多的安檢,對乘客的隱私侵犯也越來越多,當然也越來越緊張。

2001年9月11日,四架飛機被恐怖份子劫持後分別撞向世界貿易中心的雙子塔樓、五角大樓和賓夕法尼亞州的一個場地。這是美國本土發生的最嚴重的恐怖襲擊

這場恐襲災難導致世界各地機場採取更多和更充滿緊張氣氛的安全措施,以及航空業的各種應對措施,以防止那可怕的一天重演。

根據美聯社報導,在9/11襲擊發生兩個月後,時任美國總統小布希簽署了一項立法,成立了運輸安全管理局(TSA),這是一個負責機場安檢的聯邦機構,取代了原來由航空公司僱用私營安檢公司。該法律還要求對所有託運行李進行檢查,加強駕駛艙門安全,並在航班上安排更多的聯邦空警。

新威脅:侵犯隱私問題

新的安全檢查要求旅客取下腰帶,並把隨身背包裡的一些物品取出來進行掃瞄。任何可以用作武器的東西,例如9/11劫機者使用的開箱刀,都被禁止攜帶。

2001年底,「鞋子轟炸客」理查德.裡德(Richard Reid)試圖劫持從巴黎飛往邁阿密的一架航班後,飛機乘客也需要在安檢處脫掉鞋子。

後來還增加了對液體的限制,因為錯誤的液體可能被用來製造炸彈。

每一項新要求都會延長安檢的排隊時間,迫使乘客提前再提前到達機場。不過,慢慢地,似乎人們已經越來越習慣了。

德克薩斯州的一對退休夫婦,羅納德.布裡格斯(Ronald Briggs)和他的妻子珍妮(Jeanne),上個月從達拉斯準備飛往倫敦,他們在大瘟疫之前經常旅行,現在他們更擔心的是新冠病毒,而不是恐怖主義。羅納德說:「這是一個比9/11之前更大的麻煩——更大——但是我們已經習慣了。」

如果有乘客不想在過安檢時脫鞋、脫外罩,取出背包中的筆記本電腦或其它物品的話,他可以加入一個「提前安檢」(PreCheck)的全球「可信任旅行者計畫」(trusted-traveler programs),提供有關自己的某些個人信息,並且還要付費。這種便利的代價就是隱私。

目前已有超過1,000萬人註冊了提前安檢PreCheck。TSA希望將該人數提高到2,500萬。

這個計畫的目的是讓TSA官員將更多時間花在被認為風險更大的乘客身上。

在9/11恐襲事件20週年之際,在國會的允許下,TSA將使用私人供應商從PreCheck申請人那裡收集信息,這可能會使人們的個人信息面臨更大的風險。

TSA還在測試使用配備面部識別技術的信息亭來檢查帶照片的身份證件和登機牌,而不是讓安檢官員親自來檢查。批評人士說,面部識別技術會出錯,尤其是對有色人種。

TSA官員今年早些時候確認,這些信息亭還會提取旅客申請PreCheck時拍攝的照片,這意味著這些信息亭是連接到網際網路上的——這讓隱私維護者感到非常擔憂,因為這可能會將個人信息暴露給黑客。他們批評TSA只考慮便利因素,而忽視了隱私和安全因素。

TSA還在強烈抗議中取消了全身掃瞄器,這些掃瞄器可以產生非常逼真的圖像,一些旅行者將其視為「虛擬脫衣搜身」。TSA後來使用較少引起隱私問題的機器取代全身掃瞄器。另外,安檢人員對乘客身體的輕輕拍打也一直是TSA收到的抱怨問題。

TSA是安全屋嗎?

一份在2015年發布的報告表示,TSA官員在95%的時間內都沒能檢測到臥底檢查員攜帶的武器或爆炸物。收到機密簡報的國會議員為此提出了他們的擔憂,一位議員說TSA「嚴重破碎了」。

批評者嘲笑TSA給人一種保護大眾旅行的錯誤印象。但是TSA局長戴維.佩科斯克(David Pekoske)不承認這一觀點,他指出在機場檢查站繳獲了大量槍支——去年超過3,200支,其中83%已裝彈。

佩科斯克還表示TSA很好地完成了其他任務,如審查乘客背景、使用3D技術檢查託運行李、檢查貨物以及安排聯邦空警到航班上。他希望人們放心,「這是真正安全的」。

許多獨立專家同意佩科斯克的評估,當然他們也看到TSA有必須改進的領域。

在丹佛大都會州立大學教授航空安全的傑弗里.普萊斯(Jeffrey Price)說:「TSA是對大多數攻擊形成了有效威懾。」

今年夏天,平均每天有近200萬人通過TSA檢查站。在週末和節假日,那裡會擠得更滿,壓力更大。

在一個充滿不確定的世界中,大多數旅行者都會把任何不便視為是安全的代價。

阿肯色州的教師保拉.加辛斯(Paula Gathings)準備飛往卡達,然後再轉機飛往肯尼亞,接下來的幾個月她將在肯尼亞教學。加辛斯將旅行的困難歸咎於大瘟疫,而不是機場安檢。

加辛斯在談到TSA安檢員和機場警察時說:「他們在那裡是為了我的安全。他們不是來打擾我的。」

內部威脅

2016年,阿聯酋的Daallo航空公司的一架剛起飛的飛機被炸開了一個洞,炸彈客也被炸死,但是其他80名乘客和機組人員倖免於難。索馬里當局事後發布了來自摩加迪沙(Mogadishu)機場的視頻,他們說該視頻顯示這名炸彈客登機前被遞給了一臺裝有炸彈的筆記本電腦。

2018年,亞特蘭大的達美航空公司的一名行李搬運工因使用他的安全通行證在飛往紐約的航班上走私100多支槍支而被定罪。

2019年,美國航空公司的一名機械師在手機上播放了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IS)的視頻,他認罪承認通過破壞測量速度和高度的系統來破壞一架滿載乘客的飛機。飛行員在邁阿密起飛時就中止了這次飛行。

這些事件凸顯了TSA需要擔心的一個新威脅——為航空公司或機場工作並擁有安全許可的人。佩科斯克表示,TSA正在加強對內部威脅的監督。

儘管9/11恐襲之後飛機上仍然會有混亂髮生,但是大多數時候,乘飛機旅行仍然是當代人們的首選,尤其在跨州、跨國和跨海洋旅行時,飛機仍然是最快捷的。

来源:看中國 --版權所有,任何形式轉載需看中國授權許可。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x
我們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在我們的網站上使用Cookie等技術來個性化內容和廣告並分析我們的流量。點擊下方同意在網路上使用此技術。您要使用我們網站服務就需要接受此條款。 詳細隱私條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