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数学,地理,历史一起发现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图)

2021-08-18 10:18 作者:刘蔚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2月3日,世卫组织团队调查新冠大流行起源期间,武汉病毒研究所大门前部署了严密的警力把守。
世卫组织团队调查新冠大流行起源期间 武汉病毒研究所大门前部署了严密的警力把守(图片来源:HECTOR RETAMAL/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汉肺炎给美国,给世界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人们必须知道它的来源。作为一个地球人,我的途径是多学科研究,就是用数学,地理,历史一起发现武汉肺炎来自中共的实验室。我的报告写了10页,4张照片,24个注释,这里是两页的概要。 

2002年爆发的萨斯,严重呼吸道症状,也来自中国。萨斯最早病例是在2002年11月的中国,而中共是在2003年2月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的,花了三个月的时间报告。中共声称萨斯来自自然或者野生动物,是广东人吃果子狸。萨斯带来的损害是有限的,27名美国人,约5000名中国人,8000名地球人感染,2003年8月萨斯结束,持续了8个月的时间。中共有关萨斯来自自然的说法就混过去了。 

英国科学家发现武汉肺炎的最早病例是2019年10月的中国。而中共是在2020年1月在世界卫生组织的要求下,才对世界卫生组织做了报告。这一次中共又花了三个月时间才报告。中共也再一次地说病毒来自自然或野生动物,来自华南海鲜市场。在西雅图的美国科学家发现在华南海鲜市场的病毒序列并不是最早的病毒序列,就是说华南海鲜市场不是武汉肺炎的发源地。
 
以上就是背景情况。我们知道2002年的萨斯和2019年爆发的武汉肺炎都来自中国。病毒要么来自自然,要么来自实验室,没有第三种可能性。人接触或养殖的动物不是自然,只有野生动物才是自然。尽管我们不知道各个国家野生动物的数量,我们知道野生动物数量是基于土地面积。中国土地面积是960万平方公里,地球土地/陆地面积是1.49亿平方公里。这是地理。那中国土地面积占地球土地面积 = 9.6百万/149百万 = 1/16. 中国的森林,草原覆盖率低于世界的平均水平。中国的野生动物数量最多达到世界的1/16. 中国是有很多苍蝇,蚊子,但那些是无脊椎动物。无脊椎动物没有脊椎,没有血液循环系统,与人这样的脊椎生命身体完全不同。无脊椎动物的病毒完全不会感染人。所以无脊椎动物就不考虑了。本文的野生动物指脊椎动物,不指无脊椎动物。 

如果病毒来自自然或者野生动物,那可能发生在地球上任何国家,亚洲,欧洲,非洲,澳洲,北美洲,南美洲,都有可能,不单是中国。一个数学例题。玛丽有三个孩子在一个学校,该校共15名学生,其中一名学生获了奖。问获奖学生来自玛丽的孩子的可能性是多少?解:单一可能性 = 事件空间/样本空间 = 3/15 = 1/5. 玛丽孩子获奖的可能性是1/5. 
 
现在中国有一份土地,地球有16份面积相同的土地。2002年的萨斯发生在中国的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是多少?解:单一可能性 = 事件空间/样本空间 = 1/16. 萨斯发生在中国土地上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是1/16.  

然后中国有一份土地,地球有16份面积相同的土地。2019年的武汉肺炎发生在中国的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是多少?解:单一可能性 = 事件空间/样本空间 = 1/16. 武汉肺炎发生在中国土地上野生动物的可能性是1/16.  

接下来2002年萨斯和2019年的武汉肺炎是独立还是相关的事件?如果事件A发生不影响事件B发生的可能性,那这两者就是独立的。在我们日常生活中,事件A发生后,在事件B发生前,我们不谈论事件B. 比如一个人买车和他是否吃鱼是独立的两个事件。一个人买车后,我们不会说他喜欢吃鱼,除非我们真看到他喜欢吃鱼。而如果事件A发生会改变事件B发生的可能性,那这二者就是相关的。比如一个人买车和他能远行是两个相关的事件。一个人买车后,我们就可以说他能远行,即便我们没有看到他远行。在2002年萨斯爆发后十几年期间,人们没有说武汉肺炎会发生或不会发生。所以2002萨斯和2019武汉肺炎是两个独立的事件。在数学里,两个独立事件连续发生的可能性 = 事件A可能性 x 事件B可能性。 

共产党说2002萨斯,2019武汉肺炎两次病毒都来自中国的野生动物,那么这样的可能性是多少呢? 
 
解:两独立事件的连续可能性 = 2002 萨斯发生在中国土地野生动物的可能性 x 2019 
                武汉肺炎发生在中国土地野生动物的可能性  
                = 1/16 x 1/16 
                =1/256 

中共的说的两次病毒都来自中国自然的可能性是1/256.   

两次病毒都来自中国自然的可能性 + 2002萨斯来自中国自然,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的可能性 + 2002萨斯来自中共实验室,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国自然的可能性 + 两次病毒都来自中共实验室的可能性 = 1. 两次病毒均来自中国自然或野生动物的可能性 = 1/256.    

那么2002萨斯和2019武汉肺炎至少一种来自中共实验室的可能性 = 1 – 1/256 = 255/256 > 99%. 相信或者下结论的标准是多少?数学里,相信的最高标准是99%,最常用的是95%。所以我们下结论,2002萨斯或者2019武汉肺炎或者两者都来自中共实验室。共产党违背了它1984年批准的禁止生物武器国际公约。

情形A, 两种病毒都来自中共实验室,那么显然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 

情形B,有且只有一种病毒来自中共实验室。 

情形1,2002萨斯来自中共实验室,2019武汉肺炎不来自中共实验室。2021年2019武汉肺炎继续感染人。就是说从2002到现在2021年中共是更加温柔了。

情形2,2002萨斯不来自中共实验室,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就是说从2002年到2021年中共是更加凶残了。  
       
今天发生的事情已经是历史了。在中共的国内事务方面,2002年左右,新疆没有集中营,香港有自由。2014年起,新疆建了300座以上的集中营,关押上百万的穆斯林。 2020年中共实行香港国安法,香港没有自由了。在中共的国际事务方面,2002年左右中共没有大笔资金投资外国,2013年起平均每年中共投资1,000亿美元到一百多个国家,进行能源,运输等重大工程,所谓一带一路,意图对这些国家产生大的影响力。2002年左右中共对美国说,“你给我们更多时间,我们让中国有更多民主。”2021年中共对美国说,“中国人民根本不接受美国的民主。”在中共的军事方面,2002年左右,没有一架中共军机越过台湾海峡中线。2019年起中共军机越过了台湾海峡中线。2021年4月的一天,25架中共军机越过了台湾海峡中线。25架具备精确打击能力的战机足够打一场战役了。显然,从2002年到2021年,中共在国内事务,国际事务,军事方面都变得更加凶残,而不是更加温柔。  

所以在有一种病毒来自中共实验室的情形B里,我们排除情形1,2002萨斯来自中共实验室,2019武汉肺炎不来自中共实验室,中共变得更温柔,而接受情形2,2002萨斯不来自中共实验室,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中共变得更凶残。于是情形A两种病毒均来自中共实验室,情形B一种病毒来自中共实验室,都显示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 

结论:2019武汉肺炎来自中共实验室。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