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小粉红是种带着诅咒的丧尸病毒(图)

2021-08-11 08:05 作者:吴昆玉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小粉红
小粉红举报“台独”反遭罚款3千(图片来源:网络图片)

【看中国2021年8月10日讯】愈来愈过份的小粉红最近闹过头了,连中共官方也受不了了。

对小S“国手”二字的狂轰滥炸,被官方直斥“有碍统一”。对两位自行车选手配戴毛主席像章,却被国际奥会指责的痛骂帖子,被微博热搜硬是下了架。在在显示小粉红们的民族主义烧过了头,连中共官方也受不了了,想要降温,却发现没那么好降。

台湾许多人将对岸小粉红称为“五毛”,觉得他们全是官方发钱蓄养的打手,其实并不全然正确。视他们为自动自发站出来的网民,更是错得离谱。真实状况应是介于两者之间,的确有某些隐身幕后的党政高层对议题与方向进行“提示”,透过可控制的意见领袖或豢养的五毛们传播讯息,“感染”群众,占领舆论高地。接着被感染群众以更快速度散播病毒,甚至有才者想出更好的段子,引领风潮,俗称“带风向”,然后情绪激动的网民四处出征,呼朋引伴,觉得自己是在斩妖除魔,为国家民族打一场“圣战”,呼群保义,在此一举。

民族主义是种丧尸病毒

“民族主义是种精神鸦片”,这句话只对了一半。在政治操作上,“民族主义是种丧尸病毒”,可能还较贴近实况。只要被丧尸们盯上咬一口,不是从此噤声失语,就是被感染洗脑,当民族丧尸们成长到数量过半,便成为主流民意,裹胁其他人加入表态,不从者便一起咬他,形成实质的极权体制。

但正如丧尸大军或蚂蚁雄兵,这种集体行动很难做出复杂而精确的运动,只能朝一个大概的方向,进行膝反射级的制约反应和简单动作。问题是,一旦感染这种成瘾性极强的丧尸病毒,就无法停下咬人的欲望,否则就会跟中了蛊毒一样,全身奇痒难忍。依赖民粹而生的政治领导们,便不得不一直丢出更多目标让丧尸们撕咬,国内的咬完了就去咬国外的,国外的缺货就回来咬自家党内的,人与人斗,其乐无穷,其实就是种咬人的瘾头。

日子久了,事情多了,难免会误闯禁地,此时高层便不得不公开声明禁止,或采取手段截断通讯管道,或丢出另一个攻击目标引导改变风向,以免自受其害。也就是说,当中共官方开始出手,公开叫小粉红们噤声,或截断通讯管道,就是政治领导们也意识到这把火烧过头了,快要失控了。

“失控”这事在任何政治体制都是种超级灾难。但在民主社会,人们就像满地乱跑的野孩子,从极左到极右,急统到急独,什么东西都拿进嘴里咬两口,不干不净,吃了没病,顶多就是拉两天肚子,发三天高烧,没挂掉就反而产生了抗体,有人闹过头就会有另一批人也火烧脑炸回来,反而取得了某种“恐怖平衡”,美国才刚经历了川粉与反川大战,便是这种类似打疫苗的过程。

共产党停不下来也软不下来

但在威权社会,整个体系的核心价值与运作原理就是“完美的控制”,所以小小的“失控”,也都可能会演变成一场灾难。明清帝国强的时候,把人当成植物一样种在地上,限制移动;但当民族主义兴起,义和团便架着慈禧太后往东交民巷前进,引来了八国联军。希特勒鼓动了德国民族主义,但最后他也不得不跟着浪头往前走,不断以扩张版图来喂食民族自信,结果就是世界大战。当一个威权领导人需要依靠民族主义为他的政权保障时,他除了创造更多的外部敌人,树立必胜的民族使命,没有其他方法可以避免自己变成火烤乳鸽。

这就是习大大现在最头痛的问题:一带一路、战狼外交、中国制造、大国梦,让他站上风头浪尖,现在却停不下来,也软不下来。他玩不了邓小平那种“绵里藏针”的阴柔工夫,回不去与欧美如胶似漆的江胡时代,甚至也没有毛泽东那种文采武功,没有关门打狗的锁国条件,郑州与河南的灾变处理也大到难以压制民怨。他知道跟拜登还是得好好谈,但王毅不得不公开摆个武生坐姿来接待美方女士,否则战狼会被戳穿成纸老虎。他意识到这群小粉红红得太过头,却没有办法下张条子就让他降温,只好公开喊话。他可以掌控中共党内与官僚系统,却掌控不了日渐狂乱的民族主义丧尸,他不知道这些人那天会不会反过来吞食他?这才是他心底最大的恐惧。

更恐怖的是,其他人也知道他的弱点,而且他与小粉红们绑得太死,彼此共生,甩不开却又摁不住,正帮他得罪并创造亘多的国内外敌人。拜登的合作、竞争、对立三层美中关系区分,讲白了就是在说“中国不是问题,习近平才是问题”,刺激中国就是为了戳穿战狼假面。被出征的国家运动员,就算不恨小粉红,也怕了小粉红,不太可能因此追随小粉红,小S也是一样。习大大的国内政敌,没那么热情的经济群众,脑袋清楚的知识份子,就像戴口罩居家隔离般远离小粉红,“风声雨声读书声,不吭一声;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这是八九六四后北大门口的讽刺对联,却也是现在许多人的心情写照。

认清习大大的困境

因此,说习大大稳如泰山,恐怕不是这么回事;说他危如累卵,可能也言过其实。但这些不停的躁动,好似多次地震与地面隆起,你无法据以推测这个火山会不会爆发?只知道如果爆了会很大,其他等待时间证明。

我们不必嘲笑或预期习大大倒台,或为小粉红的脱序感到愤怒,却必须认清习大大的困境,正是民族主义过度发展后的必然路径,一条走向蛊毒丧尸,带着诅咒最终反噬自己的不归路。不论急统急独铁粉们,或是依赖狂粉当选的首长们,岂能不引以为戒?

(本文为《上报》独家授权《看中国》,请勿任意转载、抄袭。原文链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上报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