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洗去党文化的小粉红(图)

2021-08-08 09:00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樱花  小粉红
洗去党文化的小粉红(示意图/樱花,图片来源:pixabay)

【看中国2021年8月6日讯】我今年二十五岁,和多数大陆的年轻人一样,从小生活在中共的洗脑灌输下,也曾是中共的铁杆粉丝,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小粉红、自干五(自带干粮的五毛);也曾经在败坏社会道德的过程中随波逐流、堕落沉沦。

我们这一代人,从开始懂事起,就没离开过中共的仇恨洗脑,灌输血腥、仇恨、漠视生命,这样的价值观披着爱国主义外衣,不断灌进我的心里。那时我和小伙伴们喜欢涂鸦,画最多的,就是各种杀日本人的画面,血腥与暴力就是祖国花朵的内心世界。

初中的洗脑政治教育

初中时,正好赶上北京奥运,那年家里刚刚接上互联网,我看到国外奥运火炬传递时,沿途许多被中共迫害的西藏和新疆人举牌抗议中共暴政,各国警察还不管,我简直气炸了,就开始在网上当起与境外反华势力作斗争的键盘侠。上了初三后,学校思想品德课开始讲政治,历史课也讲起了阶级斗争史。那时我面临升学压力,对这些东西照单全收。深入学习、贯彻落实、高举旗帜、坚决拥护这些党八股我背得滚瓜烂熟。政治满分80分,我考70分是家常便饭。

政治的高分虽然让我升学比较好,但却造成严重的恶果,我的思维方式、价值判断严重扭曲。我自己用阶级斗争来分析历史、分析时事;面对各种中共制造的社会乱象,我总能想出一个合理解释,那些五毛语录,从来没有人教我,却在中共灌输的思维方式下,自己独立思考了出来。我甚至对自己的智慧感到骄傲,还想将这些“思考”写成书,告诉大家不要总是骂政府。

高中时的半信半疑

升上高中后,我选了文科,政治试卷上每天让学生变着花样赞美中共。不管它做了什么,都有办法去诡辩,让它感觉变得合理:好事就是符合唯物辩证法的某个哲学原理;如果是坏事,就说“道路是曲折的,但是前途是光明的,要用发展的观点看问题”,“事物都有两面性,好的方面才是矛盾的主要方面”等等。长此下去,自己虽然隐约觉的假,但在潜移默化中也接受了。唯物主义的灌输,让我觉的道德是个虚无缥缈的东西,是统治阶级愚民的工具。黑猫白猫,抓着老鼠就是好猫,道德不道德,符合了自己的利益就是道德。

高二时,我遇到了一位很有思想的历史老师,他对中共的宣传、中国的教育现状有很清醒的认识。他鼓励我们独立思考,甚至让我们大胆去怀疑历史教科书中的观点。在他启发下,我阅读了很多史料,自己去考证历史书中的一些说法。我惊讶的发现,原来很多看似顺理成章的事情,并不符合事实。例如中共发动的所谓大跃进和人民公社,让四千万名中国人死于饥荒,却被归咎于风调雨顺的“三年自然灾害”;中共前三十年搞的各种政治运动,开历史倒车,却被说成“社会主义的艰辛探索在曲折中前进”…凡此种种,不胜枚举。中共教科书里的许多内容,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撑,却总是用非黑即白的阶级斗争观极端的看待世界。

从那以后,中共在我心中的形像开始动摇,我也渐渐抵触政治灌输了。凡是接触到和政治相关的信息,我都先选择怀疑,然后自己去找证据验证。但是毕竟被中共塑造了十几年,再加上国内信息封锁,尽管了解到一些真相,但却看不清中共的真面目,竟然对中共仍然抱有幻想。以为这些乱象毕竟是暂时的,甚至相信只要经济继续发展,中共渐渐的也会变的民主、开明。

“真、善、忍”改变了我

半信半疑的状态一直持续到进入大学,一次偶然的机会,才有了彻底改变。大二时我在学生会组织里担任部长,由于工作繁忙,大学人际关系又复杂,所以精神压力很大,有段时间常常失眠。有一天晚上我躺在床上,全无睡意。我突然想起来,我手机里有妈妈(妈妈是法轮功学员)给我存的李洪志师父《大连讲法》录音。小时候我跟妈妈学过一段时间,但是一直没真正走进去,心里知道法轮大法好,是无辜冤枉的,但是对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不知道,也不愿想。那晚我躺在床上想:反正醒着也是醒着,不如听一听师父讲法吧,这样听着听着,我竟然睡着了。

就这样我每天晚上都听师父的讲法录音,一遍一遍听下来,我明白了人为什么活着、为什么要做好人、如何做好人、生命的来源与意义、宇宙时空的奥秘、世间祸福的因缘等等,许多人生的疑问,都在讲法中有了答案。就这样,我走入了大法修炼。修炼大法让我受益匪浅。从小胃不好,还经常恶心呕吐。修炼没多久,这些毛病全好了,冷的、热的、酸甜苦辣都能吃了。更重要的是,师父教弟子按照“真、善、忍”原则做一个好人,这是从来没有人给我讲过的。我也尝试实践这一原则,不再与人斤斤计较,遇事忍让。很快我发现人际关系融洽了,也不再像以前一样容易焦虑、愁眉苦脸了。

真相的反思与彻底觉醒

随着修炼,我必须面对一个困惑我许久的问题:法轮大法这么好,中共为什么要镇压?中共用来批判法轮功的那些理论和事例,是真的吗?为了解开这个疑问,我决定上网去查查。得益于翻墙软件,在网上查到了大量国内看不到的资料,还发现很多我原本感觉很疑惑的事情,都是中共捏造出来的,如一千四百个死亡案例、剖腹找法轮、傅怡彬杀人案、天安门自焚等等,都是中共编导出来,破绽百出的闹剧,有大量的证据坐实其造假;我还了解许多大法弟子因为坚持信仰,被迫害得妻离子散、家破人亡,以及我一直不太敢相信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也被铁证如山的证据坐实;还有高智晟、王全璋等勇敢为法轮功学员辩护的正义律师,被中共扣上“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的帽子,遭到酷刑迫害。

这些真相促使我反思:共产党到底是个什么党?在了解更多历史及真相后,我才知道共产党对人类犯下的罪行罄竹难书!许多中国人却对此浑然不知不觉。我震惊了!过去十几年里,我究竟学了什么?当中共在犯罪时,我到底做了什么?回想起曾经为中共摇旗呐喊的我,我感到无比羞愧,这是我人生中最大的耻辱。震惊之下,我彻底看清了中共邪党。二零一六年夏天,我在大纪元网站发出郑重声明:退出我曾加入过的一切中共相关组织,废除我发过的要为中共贡献生命的毒誓,还删除了以前在网上发表为中共站台的言论,也把中学时代的政治书全部丢进垃圾桶。四、五年前还是铁杆小粉红的我,彻底觉醒了!我要抛弃中共,我希望站在神的身边,我要做回中华儿女,我不做马列子孙!

重拾良知 清洗党文化

然而中共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破坏中华传统,引进斗争哲学与无神论,在中国人心中植入了深深的党文化,每个人都深受其害,却习以为常。党文化让中国人做事走极端、战天斗地、互相伤害,与其他正常社会的人格格不入。曾经是万国来朝的礼仪之邦,如今却被全世界反感。这些文化毒素,在《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书中有十分透彻的分析。

我曾经是党文化的严重受害者。在修炼之前,我都意识不到这个问题。但是随着修炼的深入,我渐渐发觉党文化思维在内心深处的存在。党文化体现在方方面面,其中最大的表现就是“恨”。我从小就在中共的仇恨教育下长大,“恨”深深扎根在心灵深处,它让我恨日本、恨美国、恨中共的一切敌人;生活中恨一切让我不高兴的事物,对我不喜欢的人恨不得把他贬低得一无是处;它让我做事极端,说话尖酸刻薄。这些都与真、善、忍的原则背道而驰。

当然,党文化也不只是表现在“恨”,还表现在说假话、说空话、糊弄事、形式主义、狂妄自大、人人互相戒备、做事不为人着想等等。它不仅不符合真、善、忍的标准,也与中华传统的“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等价值观背道而驰,更与西方文明的“自由、平等、博爱”等理念格格不入。幸好有法轮大法的指引,让我发现自身的问题,不断归正自己,重拾道德,清洗党文化,做回一个正常人。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責任编辑: 谢德润 来源:看中国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