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车祸至少翻了八个圈 生还者的奇妙体验(中)(图)

2021-08-08 06:06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车祸生还者奇妙体验3(16:9)
不管此刻你是否相信灵魂存在,他的真实经历都会带给你鼓舞和启迪。(图片来源: Adobe stock)

濒死体验研究先行者、美国精神医学博士雷蒙德-穆迪(Raymond Moody)曾这样写道:“1965年以来,我采访过全世界成千上万具有深刻濒死体验的人。而杰夫.奥尔森的故事是我听过的最惊人的之一,是我无法想像的。”

“不管此刻你是否相信灵魂存在,他的真实经历都会带给你鼓舞和启迪。”杰夫在国际濒死研究协会(IANDS)年会上讲述了自己如何克服悲痛与内疚,为了幸存的儿子回归生活。而处在身心的绝望中,杰夫与世外空间的不期而遇,则使他获得不寻常的灵性体验,这份稀世馈赠令他更坚信“神”的存在,由此满怀无条件的爱、喜乐和勇气继续他有意义的人生。

1997年复活节假日后的星期一,杰夫载着爱妻塔玛拉、7岁的长子和14个月大的幼子,以80英里速度疾驶在从犹他州南部岳父母家回盐湖城的高速公路上,在110英里强风中,与大货车相遇,杰夫从濒死体验中见证神奇。

我在这一边 而那边是我的身体

“我看到一个男人躺在一张床上,我却一点也感受不到他,我很奇怪,就过去想看个究竟,发现那就是我,或者说是我的身体。我在这一边,有着这种深切体验,而那边是我的身体。我感到悲伤,因为这个身体真的是全撞坏了。我又走近一些,明白我得进到身体里,而这又是瞬间就完成了:就这么一想我要回身体里去,我就回去了。”

“之后,那种疼痛、悲恸、内疚等等全都回来了。我插着呼吸机,不能说话。他们最终绑住了我能动的左胳膊,因为它总是乱抓。我慢慢学会了’镇定’,因为我被困在那儿,经历着一切情感,却没人能倾诉、什么也不能做。我的两兄弟赶来急救室,我们从小到大都互相较劲,然而此刻,他们只是握着我的手,在我的世界被撕成碎片的时候和我一起哭泣,他们是真正的男子汉。”

在医院里,杰夫有种真切的体验,“就是一只脚在这边,另一只脚在那边”。为了挽救生命,医院对杰夫动了18次大手术。

与亡妻对话助其实现遗愿

杰夫曾在ICU里待了三个月,因为肺部发炎,不断咳出肺部的血栓,本可能死掉,然而却没有,随后杰夫转到了外伤康复部,有位“空运’杰夫来时的接诊护士和急救室主任医师来看杰夫。

起初‘空降’的那家医院不在杰夫的医保网络里,他们说得转院,医生说‘这家伙你不能转’,杰夫的兄弟是个急救专家,也说:‘别想转院。’就在杰夫处在:“一脚这边一脚那边的时候,我还继续在和已故的妻子交流着,交流一些很美的事情、个人的事情:她想把婚戒留给外甥女,想把俏丽的裙子留给两个妯娌,她想抱着宝宝同棺而眠,她在和我沟通这些。我们在进行着这些对话。”

杰夫说:“当时,我插着呼吸机不能讲话,而你可以想像,这个家庭承受着如此巨大的丧亲之痛,还被告知我可能也挺不过来。当时我妻子的家人在考虑把她葬在哪里,他们在南犹他州有块家族墓地,离我们的住地要开五小时的车。我的家人则说,万一杰夫死了,是不是应该把他们葬在一起。大家对未来将发生什么事都心神不宁,我的体验则是,我正和已故妻子进行清晰有力的沟通,她在表达她的意愿:她想葬在我们家附近,那样我们七岁的儿子就能有个地方去看妈妈,一个很近的地方,是他可以去的。”

“在给我转院的混乱中,急救队来了一看说:‘我们没法动他。’结果他们动用直升机,把我运到2英里外的另一家医院。在这过程中,他们取下了我的呼吸机,我得以向身边的家人们勉力诉说我的体验、我在进行的对话、塔玛拉的意愿是什么。家人以很美的方式遵循了她的意愿。”

 医护人员见证杰夫的濒死体验

讲完了转院的经历,杰夫又接着讲前来看望他的那一对急救医护人员:“他们起先轻声和我交流着,问我感觉如何。那位医生说:‘天哪,我从来没见过像你伤得这么重的人会活在世上,更别说康复了。你看起来真棒。你挺过来了,太让我们高兴了。……’”

“之后那位护士开始流泪,她是先开口分享的。‘我们得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也是我们为什么来这里。当你从分诊台被送来的时候,我是第一个走近你的。我一走进房间,就被爱包围了——纯粹的爱。’她说,‘你看起来就像被光围绕着。’我心想,哇,那可能是我感到被光包围、和妻子深切道别的一刻,因为这符合时间顺序。然后她分享说:‘实际上我看到她了,你死去的妻子正站在你身边。这太触目惊心了,我跑出去叫医生:你能不能来一下?这边有很奇怪、很奥妙的事发生。’”

“然后,医生开始说话了。他说:‘我没有看到她,但我感觉到了。我知道你的伤势,我们没想到你能挺过来,我们给你注射大剂量吗啡,让你尽可能舒服一些。然后我开始和你故去的妻子有交流,她在解释为什么我们必须把你救活。’他马上找来了五名外科大夫,抢救了16个小时,才把我救下来。讲到这里,医生有点哽咽。”

“当医护人员和我交流这些,我知道,哇,这是我和妻子说再见、知道要回到身体里的那个时刻。这验证了我的体验,因为我也想过,我是不是疯了;我知道我经历了那些,但我没怎么说过。这位医生成了我的挚友,我们每隔一个月都要共进午餐。”杰夫说,“基于这种体验,美丽的事情发生了:护士们每当下班后都会来到我身边,问我:‘我们能给你来点能量疗法吗?’她们会握着我的手,在我感觉,其治愈力之大,不逊于其它医疗方法。”(接下文)

責任编辑: 任凤鸣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