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柳叶刀》再陷争议 新书指责帮中共掩盖(图)

2021-07-25 18:17 作者:成容 桌面版 正體 6
    小字

惠康基金会
位于英国伦敦的惠康基金会的大楼。(图片来源:维基百科/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1年7月25日讯】(看中国记者成容编译)世界上最著名的医学杂志《柳叶刀》(The Lancet),对被中国压制的重要信息保持沉默,这些信息证明中共病毒(冠状病毒、Covid-19)可以人传人,并且在大流行病的早期在武汉以外的地区传播。为此,《柳叶刀》被指责造成了生命损失。

据《星期日邮报》7月25日报导,《柳叶刀》的编辑也没有分享关键的证据,这些证据由勇敢的中国科学家提供给他们,试图提醒世界注意这种新疾病的危险,这些证据显示新的冠状病毒可以由没有表现出症状的人传播。

以上揭发出现在惠康基金会(Wellcome Trust)董事法拉尔(Jeremy Farrar)爵士的一本名为《激增:病毒与人—内部故事》(Spike:The Virus vs.The People-the Inside Story)的新书中。

法拉尔爵士对该杂志的行为感到震惊,因为快速的行动对处理任何新出现的病毒爆发至关重要。

这增加了对《柳叶刀》的担忧,该杂志正处于有影响力的科学媒体在安抚中国当局,和压制关于Covid-19可能从武汉实验室泄露的辩论中的作用的争议中心。

英国保守党议员西利(Bob Seely)说:“在这个分秒必争的时刻,《柳叶刀》似乎一直坐拥信息,而不是尽可能快地将其发布到公共领域。它应该尽快通知全世界的科学家、医生和公共卫生专业人士。”

上个月,《星期日邮报》披露,《柳叶刀》拒绝发表一篇批评中共对维吾尔人的可怕镇压的文章,因为这可能会给其北京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带来麻烦。

该杂志还因一封有争议的信而受到批评,这封信是由达萨克(Peter Daszak)起草的,他的慈善机构资助了武汉实验室的冠状病毒高风险实验,攻击“暗示Covid-19不是自然来源的阴谋论”。

法拉尔爵士是英国政府紧急情况下的科学咨询小组(SAGE)委员会的成员,他披露了荷兰教授和政府顾问库肯(Thijs Kuiken),是如何就《柳叶刀》杂志于2020年1月16日发给库肯的一篇科研论文,然后与他进行接触而被惊动的。

在法拉尔爵士与科学记者阿胡贾(Anjana Ahuja)共同撰写的关于该大流行病的新书中,法拉尔爵士将该论文的内容描述为“整个流行病中最突出的时刻之一,是众多红色警告中最紧急的一个”。

因为研究报告称,来自中国南部城市深圳的一个家庭,在新年期间前往武汉与亲戚住在一起,显示病毒“符合人与人之间的传播”。

这家人没有去过武汉臭名昭著的海鲜市场,当时被错误地指责为疫情的源头,但是其中两个人去过医院。另一位没有去武汉的家庭成员,在其他家庭成员回家时也病倒了。

库肯教授立即意识到,这是正在发生的世界健康危机中的关键信息,但他作为保密审查员的角色,使他无法分享细节。因此,他第二天就把他的评论寄给了《柳叶刀》,希望能立即发表。

他告诉法拉尔爵士,他与《柳叶刀》杂志联系,“说这些信息应该被公开,因为这是病毒在人与人之间传播的第一个科学证据。他们要么不愿意,要么无法做到。”

在24小时内没有任何消息出现后,这位教授给法拉尔爵士发了电子邮件。他同意应该紧急分享这些发现。

法拉尔爵士说:“如果有一种新型传染病可以在人与人之间无症状地传播,那么全世界都需要立即知道。在疾病爆发中,速度也许比其它任何事情都重要。”

法拉尔爵士给《柳叶刀》杂志的主编霍顿(Richard Horton)发了电子邮件和信息,但没有得到答复。

第二天,他向世界卫生组织(WHO)的一位联系人提供了信息。在24小时内,中国迟迟没有确认人类传播。北京强调了中国南方的人从家庭成员那里感染了Covid-19。

中共官媒也说一些医务人员被感染了。事实上,武汉一家医院患病的医生已经挤满了两层楼。

库肯教授还告诉研究论文的作者要公开这些发现。但他不知道,有一位香港知名的微生物学家袁国勇已经试图在中国发出警报。

袁教授在2003年帮助确定了第一次萨斯(SARS)疫情,他告诉中国官员研究人员的惊人发现,这是在先前警告说这种新病毒“明显具有传染性”之后的发现。

袁教授去年3月说:“我们于1月10日将病人送入医院,并于1月12日使用我们的快速检测工具确认了这些病例。”

英国南安普顿大学(Southampton University)的一项重要研究发现,如果中国在一周前就采取行动封锁武汉,那么病例的数量将减少三分之二,大大限制了Covid-19的传播。相反,中共政府压制了医生的声音,掩盖了疫情的严重性,并关闭了公众讨论。

2020年1月14日,在国外出现第一个病例的第二天,一位中国卫生官员泄露的备忘录承认“人与人之间的传播是可能的”,并警告说“将发生重大公共卫生事件”。

生物安全专家埃布赖特(Richard Ebright)说,《柳叶刀》并不是唯一一个搁置重要的大流行病研究以希望率先发表的杂志。他说:“这种做法已经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这是不合情理的,不可原谅的。”

《英国医学杂志》(British Medical Journal)的编辑戈德莉(Fiona Godlee)说,评审员被置于一个困难的境地,《柳叶刀》应该确保深圳的证据立即进入公共领域。

她说:“虽然他们在一个多星期内就完成了论文的同行评议和发表,但考虑到这份特殊报告的重要性,如果他们在同行评议时,鼓励作者提醒世卫组织,并将其放在预印本网站上,那就更好了。”

在这场大流行中,这种在线网站的使用蓬勃发展。由BMJ、耶鲁大学和纽约冷泉港实验室(Cold Spring Harbour Laboratory)联合运营的MedRxiv,在去年1月发表了200多篇论文。

1月24日发表研究报告的《柳叶刀》,拒绝透露它何时收到研究报告,但表示所有具有重大公共卫生意义的论文都会尽快分享,同时确保严格的同行评议。

一位女发言人说:“我们鼓励作者直接与相关医疗和公共卫生机构、资助者以及通过预印本服务器分享提交给《柳叶刀》杂志的未发表的论文。”

惠康基金会

据维基百科的说法,惠康基金会,是英国最大的慈善基金会之一,致力于提高公民和动物的健康福利事业。惠康基金是英国最大的生物医药研究赞助者之一,也是世界最大的生物医学研究基金之一,与美国的霍华德・休斯医学研究所相比拟。惠康基金会每年获得捐助约为145亿英镑。基金会也从事科学普及工作和唤起公众健康意识的工作。

来源:看中國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