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廖祖笙:国殇——廖梦君惨烈遇害十五周年祭(图)

2021-07-17 01:14 作者:廖祖笙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廖祖笙和妻子
廖祖笙和妻子(图片来源:公有领域)

【看中国2021年7月17日讯】在两脚兽们就连杀人都不用承担责任的原始丛林,鲜有公平正义可言,月黑风高、雾锁烟迷是一贯的丛林景象。挣扎在乌天黑地的蛮荒之地,别说是遥不可及寻求社会公平,就是耗尽余生想要寻求个案的公正,都往往会是一厢情愿、与虎谋皮。

为打压异议竟至灭绝人性,绝人之后,杀人抛尸,令人发指到这般境地的佛山惨案,在荒诞不经的谎言中,而今被掩盖事实真相已达15年,被无耻强权不择手段捂住盖子,已是捂了整整15年!

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这个注定会被钉上历史耻辱柱的杀人魔窟,在原始丛林的掩映下,在无辜学子廖梦君的惨烈遇害之地,也以满手的血污,煞有介事“教书育人”了15年!

原本只需用15分钟即可铁板钉钉确认的杀人抛尸,在慌不择路中,手忙脚乱“转包”给佛公宣指鹿为马“统一宣传口径”,“转包”给宣传部禁绝传媒据实报导,“转包”给五毛鏖战论坛混淆视听,“转包”给百度“残害了无辜,还要侮辱活着的亲人”,“转包”给“维稳”体系反向作为、消音处理……讳莫如深的廖梦君之死,15年来一直是不敢见光的丛林机密,就这样历经了层层“转包”,不见天日迄今。

一个杜鹃啼血只是吁求善待苍生的高产作家,自惨绝人寰的佛山惨案之后,于公众言说地带就再没有了表达权;看看百度的“抱歉没有找到与‘廖祖笙’相关的网页”,看看秉笔直书者在原始丛林都是怎样的惨状,与其说廖祖笙之子廖梦君是死于暗杀,毋宁说廖梦君是死于明杀。

杀出了什么?杀出了民怨沸腾,杀出了流行躺平!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在日益明显的阶级固化面前,在不堪重负的生存压力面前,索性不工作、不恋爱、不结婚、不生娃、不消费……一步到位选择了躺平;隐居大山深处,像野人般过着最简朴生活者大有人在,其间不乏青年才俊、帅哥美女……想要再割这类人群的韭菜,想让其再成为“GDP数据连年增长”的水分子,只怕也已是关山重重。

想到我之前的激扬文字,彼时一天天说道百姓的看病难、上学难、买房难,想到由此所衍生的廖梦君之惨烈遇害,再看看时下何其火热的躺平,我除了内心又一次淌血之外,也有深深的叹息和无尽的忧伤。道貌岸然者指责躺平族“不思进取”,不论说得多么字正腔圆,在让人望而生畏的现实面前,在众生普遍面临的多座大山面前,都难掩其苍白。

我基于人之为人最基本的情愫,基于作父亲的所必须履行的责任,在写作这篇祭文的同时,也再次察觉了墙国的万马齐暗、道路以目。被迫害者都深味过“放狗咬人”,都知道何为“虎落平阳”,即使噤若寒蝉,也算不得丢人。万般无奈当中,深感恐惧之下,躺平是一道简单的防线,是随遇而安的无奈变通,是消极自我保护的权宜。

而我也任由文字的田野荒芜着,随波逐流躺平了一年,若干年内,可能也还会是一年只写一篇“异议”文字。别人可以躺平,上有近百岁的老人、下有几岁孩子的我,在鹰犬汹汹、禽鸟戚戚之中,在人生大痛、身心俱疲之下,该也同样可以选择躺平。

我常想到被“煽颠”的王藏夫妇,想到他不知所终的4个孩子及母亲。多才多艺的王藏,左手写诗、右手画画,聊以养家,在绘画工具被抢走并被赶回老家后,又日日遭到贴身跟踪,只因在微信上转发了一些再平常不过的文字,竟被株连得同样让人艰于视听。阴森的原始丛林,不断抛出“震慑”的标本。你不想在暗夜成为标本之一,大抵也只能选择在言说上的自我躺平。

只有脑袋进水者,才会相信无边的夜色会持续到永远。天亮之后,那些“有权就发疯”的施害者,那些将王藏们迫于此等境地的迫害狂,怎么去面对无可逃脱的被调查和被审判?狡辩说“只是奉命行事”?别说是“上面”让你去整人,就是“上面”让你去杀人,你该也还有自己的“一厘米主权”。

死亡的阴影笼罩着全人类。在这场蹊跷爆发的世纪瘟疫面前,整个人类社会在痛定思痛之后,对于生命的尊严会更敬畏,对于透明的追求会更坚决,对于欺世的邪恶会更憎恶……西伯利亚尚且有春风掠过的时候,就连基本要素都不具备的原始丛林,在浴火重生中也一定会有井然有序、宜人生息之时。该到来的,终将会到来。

夜黑过甚,未必需要你出手再做什么,你只需睁眼去看鬼魅将会遭遇什么。即使眼前黛黑若墨,我们也常能看到天道好还,冥冥之中,“天之报应,毫厘不爽”。天可怜见,我只是一介良善书生,这些年来,我就亲见了害我者多遭恶报:或横遭突变,或仕途终结,或万劫不复,或坐穿牢底,或恶疾缠身,或斯人已去……

品学兼优的廖梦君已惨烈遇害了15年,他在人世间尚未来得及吹熄第16根蜡烛,即被夺命电话和鬼蜮伎俩夺走了原本鲜活的生命和清誉。在南海黄岐今年爆发疫情期间,我想到了正腐官员、政法败类、黑恶警渣汹汹逼迫我夫妇俩“协商解决”命案的情景,将我夫妻二人强行留置于暗室,逼迫签字“承认廖梦君是自杀”等情形……个中恶棍,有的已被抓,有的已落马。

靠着耍狠耍流氓,终归不是解决问题之道;以为不要脸了就能天下无敌,这路数在穹顶之下不可能真正行得通。尽管时至今天,我仍时常察觉为杀人犯张目的蠢蠢欲动,但我还是努力保持静默、克制与平和。我相信天亮只是迟早的事情,相信廖梦君一定可以含笑九泉,相信原始丛林终会变成公有园林,相信天命不可违、民心不可欺,相信天下苍生都有活着的权利……

曾经豪情万丈、追寻博大的我,生存格局渐渐已自我简化、缩小成了两个字——活着——忍辱负重活着,像牲口一般活着。我在悼念廖梦君的同时,也在悼念着自己。被整得家破人亡之前,我就已经说过,虽然我目前还活着,但我感觉自己已死去多时。将一个情系苍生的良心作家,这般扭曲成了一个活死人,这还只是原始丛林的创举之一。

原始丛林或能将我湮灭得无声无息,可即使编织再多的谎言,也无法阻止廖梦君在千年之后,还会活在人类的心底。这是一个为寻求医疗公平、教育公平、居住公平、言论自由等等,以鲜血和生命为代价铸成的时代符号,势将镶嵌于历史的长廊,让人永世不敢忘却原始丛林的可怖。

删得去谴责如潮的文字,毁不了有目共睹的人心;编得出墨写的谎言,盖不住血写的事实。万里长空,白云朵朵,千沟万壑,松涛阵阵,无不在为子代父“过”、惨烈而去的廖梦君深感痛惜!

廖梦君同学千古!廖梦君同学安息!

写于2021年7月16日(迫害于案发前就已在进行。廖祖笙之子廖梦君,在罗干、周永康、赒济、张德江执掌重权期间,惨烈遇害于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黄岐中学,和杀人犯同穿连裆裤的流氓集团“统一宣传口径”,像编天书一般指鹿为马,禁绝传媒据实报导佛山惨案,公然关闭司法大门,强权压迫“协商解决”杀人案,放任绝人之后者逍遥法外15年!遇害学子的尸检报告、尸检照片及“破案”卷宗,迄今是不可示人的国家机密!原本著作颇丰、与传媒互动频繁的作家廖祖笙,家破人亡后表达权随之被非法剥夺,于国内再无一字变作铅字,被长期非法监控并被剥夺出境自由……在令人发指的残酷迫害中,幕后迫害的操纵者能非法控制全国的媒体和网络,能控制政法委和公检法,能控制广东和福建,能控制电信,能控制银行,能控制学校,能任意操弄作恶多端、祸国殃民的百度,能禁止廖祖笙使用谷歌和推特账号……为国防事业奉献了青春年华并立过军功的廖祖笙,因在文字层面坚持为国家前程和百姓福祉呼号,遭到法西斯新变种疯狂迫害,呼天不应,叫地不灵!“法令未行,逆魔乱起”,此谓“法治”!“民多冤结,州郡不理”,此谓“共和”!)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看中国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善举如烛《看中国》与您相约(图)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