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巫宁坤与李政道的交错人生(图)

2021-07-13 08:31 作者:数据派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人生路  人生之路2(16:9)
(图片来源:Adobe Stock)

有人说,人生如同一条条轨道。在缘分的安排下,一些人的生命轨迹,在某个时候交汇,然后又在某个时候分离。

最近,美国之音的刊载了巫一毛回忆其父亲曲折一生的文章。文中一笔带过了巫宁坤的好友李政道,引发了我对这两位昔年好友人生轨迹的兴趣。在Wiki上,两人都有详细人生介绍。简单编辑,就可以得到两条交错的人生轨迹。

相遇
1946,李:赴美进入芝加哥大学,师从恩里科·费米。

1948,巫:在芝加哥大学研究院攻读英美文学博士学位。

1950,李:获得博士学位之后,与合作者一起从事统计物理的相变以及凝聚体物理学的极化子的研究。

1950,巫:开始写博士论文,论文题目是《托·史·艾略特的文艺批评传统》,指导老师是罗斯·克莱恩教授。

相离(摘自巫宁坤女儿的文章)
中共建政后,燕京大学一再向巫宁坤发出邀请,请他回去任教。当时他就是很爱国,觉得在这个战乱之后的国家,他想回去帮着建设。
当时李政道跟他是很要好的朋友。李政道说,他不愿意回去被洗脑,我爸觉得很滑稽,根本就不相信真的会有1984这种事情,最后我爸去意已决,李政道就帮他收拾行李,在他的行李箱上写上 “北京燕大 巫宁坤”。

1951年7月18日早晨,巫登上驶往香港的克利夫兰总统号邮轮,芝大同学李政道等人为其送行。

不同的人生轨迹从此开始
1951,巫:改任南开大学教授,任教期间与李怡楷结婚,并在肃反运动中因莫须有的「ABC」反革命集团受到冲击。

1953,李:任哥伦比亚大学助理教授,主要研究工作是在粒子物理和场论领域。

1954,巫:翻译的《白求恩大夫的故事》一书在上海出版。
1956,巫:调任北京外事干部学校工作。

1957,李:获诺贝尔物理學奖。

1957,巫:因在双百运动时批评时政,后在反右运动时被划为“极右分子”,被开除公职。

1958,李:當選中央研究院第二屆院士,年僅32歲,至今仍為最年輕當選的院士。

1958,巫:被送往北京市第一监狱,即“半步桥监狱”。后被送往黑龙江省北大荒兴凯湖农场接受劳动改造。
1960,巫:被转移至河北省清河农场的三分场(又称宁河农场)。期间负责定期埋葬死于饥荒者的尸体。
1961,巫:保外就医。

1962,李:加入美國國籍。

1962,巫:前往安徽大学任教。文革开始后继续受到各种批斗,被关“牛棚”。

1969,李:获法国国家学院G. Bude奖章。

1970,巫:出了“牛棚”的巫宁坤又被取消了职工待遇,全家被下放到生产队劳动。

1970年代初,李:他和夫人秦惠莙開始回中國大陸訪問。他向有關方面建議重視科技人才的培養、重視基礎科學研究:促成中美高能物理的合作,建議和協助建立北京正負電子對撞機;建議成立自然科學基金。

1974,巫:被调到安徽师范大学任教。

1974,李:48岁的的李政道回到中国并受到了毛泽东的接见。在会面当中李政道建议毛泽东参考中国体育对运动员从小培养的模式成立大学少年班,对中国的少年天才进行科学培养,不久之后在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学少年班。

1977,李:法国国家学院G. Bude奖章。

1979,巫:北京到已改称国际关系学院的原单位办理“右派”改正。

1979,李:伽利略奖章。

1980,巫:受《世界文学》邀请,翻译《了不起的盖茨比》。

1980年代,李:設立CUSPEA考试,对优秀本科毕业生提供奖学金赴美攻读物理学博士;建議建立博士後制度。

1986,李:意大利最高骑士勋章。

1991,巫:退休后,偕夫人和儿女离开中国大陸,前往美国定居。

1993,巫:英文回忆录《一滴泪》(A Single Tear)在美国纽约出版,记录了巫家三代人在中国大陆数十年的亲身经历,在英语世界引起轰动。同年六月,在伦敦发行。稍后,日、韩、瑞典文版相继问世。由于该书中的部分内容令国际关系学院一些有职有权的老同志们无法接受,学院强行砸开巫宁坤家的大门,收回住房,并自1993年七月份起停发巫宁坤与妻子二人的退休费。国际关系学院还通过其上级领导国家安全部向商务印书馆施压,勒令其下属的《英语世界》主编为在该刊2/93期报导《一滴泪》的出版发行并刊登该书片段作出检讨,将巫宁坤从该刊编委中除名,同时停止销售该期杂志。巫宁坤在美国听到这个消息后,一再致函学院领导申诉,但多年都没有答复。

1994,李:获和平科学奖。

1995,李: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际科学技术合作奖。

1997,李:为纪念夫人,李政道及其亲友捐赠30万美元“秦惠莙与李政道中国大学生见习进修基金”,简称䇹政基金。䇹政基金現支持北京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复旦大学、苏州大学、兰州大学與國立清華大學等六所大學的优秀大學生进行基础科学研究工作。

1997,李:命名小行星3443为李政道星。获纽约市科学奖。
1999,李:获教宗若望保祿奖章。获意大利政府内政部奖章。

1999,巫:写信向当时访美的国务院总理朱镕基申诉此事(退休费问题),年底,华盛顿中国大使馆通知巫宁坤,表示国际关系学院已决定恢复巫氏夫妇的退休费,自2001年1月起重新发放,但学院拒绝补发1993年7月至1999年12月期间共78个月的退休费。

2000,李:获纽约科学院奖。

2002,巫:中文版《一滴泪》由远景事业出版有限公司在台北出版发行。

2007,李:获日本旭日重光章。

2007,巫:增订中文新版《一滴泪》由允晨文化在台北出版发行,并由余英时作序。
2019,巫:在美国逝世,享年99岁。

人说生命是冥冥中注定的。两位昔年好友,用自己的生命绘出两条迥然不同的百年轨迹,让你我看到,又是为了什么呢?
 

来源:看中国网站来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