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华民国大陆沦陷区

2021-03-23 02:01 作者:弃名放利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是谓“三纲”,“君臣也,父子也,夫妇也,兄弟也,朋友也”是谓“五常”。纲者网上总绳,引申为总要;常者人伦之固有,但无论是“三纲”,还是“五常”,都可以理解为划定权力行使区域,彼此不得相互干涉,《打金枝》讲述的就是这样的故事。郭子仪娶了公主当媳妇,郭家也就出现了有趣的现象:公主是君,郭子仪身为国之功臣,一家之主也是臣。郭子仪儿子的处境更有趣,白天臣见君,拜见公主;晚上夫对妻,行使夫权。终于有一天飞扬跋扈的公主得罪郭子仪,媳妇不敬公婆,这是可以休妻的罪名,郭子仪的儿子只是忍无可忍打了公主,并没有一纸休书把公主赶出门去,已经是给皇帝留了脸面。即使如此,郭子仪还是将儿子绑缚上殿,向皇上请罪。皇上和郭子仪一样犯难了:公主是君,郭子仪的儿子是臣,以臣犯君,大逆不道是死罪。只杀郭子仪的儿子,而不株连九族,已经是念在郭子仪是有功之臣,网开一面了;郭子仪的儿子是夫,公主是妻,丈夫管教妻子,是夫权行使权限。即便是泰山老丈人,但嫁出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女儿已经是郭家的人,人家如何生活那是人家事情。就算是皇帝,但君权如何干涉夫权呢?结果也只有不了了之。没了皇上撑腰,公主白挨一顿打,只能在郭家老老实实做媳妇。张弊画眉的故事也是如此。因为夫妻恩爱,丈夫疼爱妻子,所以张弊的妻子早上梳妆时,抱怨自己的眉毛颜色淡了些,撒娇说张弊书画当世一绝,请丈夫帮忙画眉,从此以后张弊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给老婆当美容师。事情终于传到皇上耳朵里,即使皇上没有大加训斥,说张弊就差给老婆打洗脚水,有损朝廷威仪,破坏官员形象,张弊仍旧不满,斜着眼睛撇出一句话——“闺中有甚于画眉者。”皇上即使贵为天子,也不能再过问了。

君权不能干涉夫权,父权就能干涉夫权了吗?还是《打金枝》的故事,儿子打公主属于君臣的范畴,郭子仪只是把儿子绑缚金殿,请皇上发落,绝不是舍了一张老脸,当着公主面杖责儿子,给公主出气,而后代替儿子向公主请罪,干涉儿子的夫权。倘若郭子仪不懂礼教,毫无智慧,暂且不考虑言官弹劾以欺君之罪,一家大小性命堪忧。单从郭家而言,从此以后公主必然更是嚣张,只是家中不睦,这位出将入相的国之肱股给儿子媳妇断是非都忙不过来,还如何治理国家呢?“男主外,女主内。”做父亲的只能管教自己的儿子,行使的是父权;做母亲的能管教媳妇,那是因为“母以子贵”,儿子可以行使夫权。要是父权干涉夫权,老公公管教媳妇,可就难听了。《红楼梦》中焦大因为一句“扒灰的扒灰,养小叔子的养小叔子。”而被在嘴里塞马粪,“扒灰”说的就是公公与媳妇太过亲近。“媳”是儿子的妻子,“妇”是已婚的女人,“媳妇”就是嫁进门的儿子的妻子。连这么简单的常识都没有,居然能称呼自己的老婆为媳妇,称呼儿子的妻子叫儿媳妇,焦大这样的咒骂在伟大,光荣,正确的美好“社会”里不会出现,“永远跟党走”,坚持杯水主义,共产共妻嘛。君权有时能干涉父权,最常见的是皇上赐婚。因为国事为上,君权第一,故而父子同殿,子直呼父名。倘若父子具为臣,殿上共议国事,当儿子的拜过君王,与父亲议事前必称父亲大人,这国是到底是谁家的?皇帝能开心吗?如此不臣之心,欺君罔上,这对父子想被诛九族是吗?

《大学》开篇讲述“三格八目”。“明明德,新民,止于至善。”是谓“三格”;“格物,知至,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谓“八目”。当中的“齐家”是齐谁的家呢?当儿子不甘被父亲的父权管辖,忤逆不孝,以下犯上,在家天天闹革命,不能让父亲母亲也放弃祖宗,做不到“父不父,子不子”,一怒之下,连什么是封建都不知道,更不知道秦朝以后中国已然不再封建,而是中央集权的国家,却卷起铺盖号称“脱离封建家庭”,去井冈山当一个“革命青年”?荒唐!那么不是齐父母的家,而是齐兄弟,朋友的家吗?只有不知人伦,禽兽不如的共产主义者,马列主义者,斯大林主义者,坚持毛泽东思想,学习先进性教育,才能脚上“穿红鞋”,希望每个女人都能高唱《革命人永远年轻》,成为光荣的“革命专嫁户”,各个都“养小叔子”。不但中国人觉得厌恶,只要是人类都会感到恶心。所以没有娶妻,尚未成家,当然无家可齐。没有娶妻成家,也就没有夫权;没有夫权,也就没有父权。君权的前提却是父亲必须是皇帝,这不是一般人要求的权力,否则就是谋大逆,株连九族的死罪。“男主外,女主内。”男子尚未娶妻,没有夫权,在一个男权社会中,也就相当于现在的未成年人,永如童子一般无需承担任何社会责任与义务;在男权社会里,女子的责任是相夫教子,女子未嫁不能为人妻,为人母,所以在中华传统中男子未婚死后不得葬入祖坟,女子未嫁人没有祖坟可葬。儿子之所以孝顺父母,从功利主义而言,不但是因为父母生养儿子,给了儿子肉体上的生命,更是父母给儿子娶妻,使得儿子得以夫权,从而具备参与社会活动的基础,获得政治上的生命条件。女子也是一样,与男子有所不同,也只是社会责任在家庭之内而已。当然,这样的婚姻是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下形成的,不要幻想父母给儿女“恋爱自由,婚姻自主”,在中华传统中,父母也没有自由恋爱,也不能自主婚姻。“恋爱自由”是自由范畴,“婚姻自主”是权力范畴,自由与权力并不是一回事。享受自由就要履行义务,拥有权力就要承担责任,无论传统还是现代,却都在恪守对等原则。只要自由,拒绝履行义务;只要权力,拒绝承担责任,如同自己请客,却要别人付账,这是黑社会消费行为,在人类社会里不会认可这样的荒谬状况,唯有猪狗不如的禽兽戕害人类灵魂,将人类社会退化成兽群,才可能出现人民供养,人民子弟组成,却要“坚持党领导”的党卫军。某些从不兑现承诺的政党,毫无诚信可言,提出过四个现代化,但军队国家化是不是军事现代化的最基本内容呢?

穆勒先生所著,严复先生所译的《论自由》,以前叫做《群己权界论》,仅仅改了一下翻译的书名,却表达出自由的内涵——群己权界。君权不能干涉夫权,父权不能干涉夫权,“格物”、“知至”、“诚意”、“正心”、“修身”之后只能齐自己的家,而不能左右父母,兄弟,朋友的家庭,这样的划分权力,互不干涉的状态在现代社会中就是自由的状态。如果希望享有不受任何约束的绝对自由,那只能孤独地进入深山密林,终日与野兽为伍,倘若身旁还有一个人,任何行动前就必须考虑是否影响这个人,对这个人的自由构成妨碍。倘若不愿孑然一身,离群索居,就要在人类社会中实施绝对自由,不但自己洗澡时,关上卫生间的门,在自己单独空间里光屁股,而且要在公共场合的大街上,餐厅里,公共频道的电视上,公开发售的报刊杂志上,大庭广众之前,堂而皇之的光着屁股讲述“朝鲜政治一贯正确,只是经济上遇到一些问题。”那么这样的行为绝不会被人类社会所接受。没有给任何人带来伤害,这样的行为叫做违法;倘若伤害到任何一个人,那么这样的行为就构成犯罪。人是具有社会性的动物,任何人享受的自由,必然是受限制的自由。在人类社会中没有绝对的自由,一切自由都是相对的,即不得损害他人的利益,不得干涉他人的自由。《中庸》开篇“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跟着引用孔子的言语“仲尼曰:君子中庸,小人反中庸。君子中庸也,君子而时中;小人之反中庸也,小人无忌惮也。”虽然有些牵强,但可以大体认为中庸表达的就是受限自由。三纲五常虽然是约束桎梏,但却平等制约每一个人,包括贵为天子的一国之君,客观上使得皇权成为有限的权力。民主的前提是自由,法治的前提是平等。权力的来源是自由,民众在自由状态下的授权行为就是民主过程。但有些权力是不能让渡的,比如生命权。中华自古“人命大于天”,即便处决十恶不赦的罪犯,皇上也不敢独断。历朝历代每年秋天大辟之前,皇帝必须设案焚香,禀明上苍,而后亲自勾决。一国之君也只敢称天子,决不敢自己误国害民,死亡近四千万民众,却将罪过推给上天,说什么“三年自然灾害”。“男主外,女主内”对应“中央政府与地方政府”女眷琐事男子不便过问,可是一旦有事,必然伸手;地方自治似乎与中央政府无关,可是一旦有事,中央政府必须无条件支持。小布什受邀前往伦敦访问,伦敦市长却和伦敦市民一起要求小布什滚蛋,因为伦敦市长只对伦敦市民负责,不对英国首相布莱尔负责。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仿佛互不干涉,但是美国总统可以在临卸任前提名一个大法官,只是必须得到议会认可,大体类同于君权干涉父权,皇上赐婚,只需新郎新娘认可。中华传统文化与世界民主大潮非但并不冲突,而是极度重合,只是殊途同归,表现形式不一样而已。孟子曰“民为重,社稷次之,君为轻。”这和当今世界认可的“主权在民”,“人权高于主权”没有半点不同。

如此相似总要有些深层次相近乃至相同的因素,否则不可出现如此类似现象。三纲五常的基础是男权的父系社会,与其他民族没有不同;中华文化和世界其他民族文化一样,也是唯心论,有神论为基础。自由首先是灵魂的自由,帮助不自由的民众获得自由,这才叫做解放;为了帮助所有的人获得自由,使得人类社会得以民主而被迫使用暴力,这才叫做革命。“孟子曰:生我之所欲也,义亦我之所欲也,生与义不可兼得,我舍生以取义。”唯有从肉体升华以灵魂,才是生命的意义所在。追求利益,趋利避害,如此物质欲望还需要教吗?“孟子曰:数谏不从则易位。”使得民众失去自由,禁锢于物欲之中,这是解放,是革命吗?抽去自由内涵,所谓“解放”的本质是戕害奴役;阻碍民主,所谓“革命”的本质是暴力压迫。马克思不是中国人,列宁不是中国人,那些妄想回到母系氏族部落时代,坚持马列主义的唯物论者,无神论者,破坏中华传统,诋毁中华文化,以丛林法则待人接物,即使长了一张黄脸,说了满口中文,仍旧不是中国人,甚至不是人,而是人形禽兽。欧洲崇尚人权,美国崇尚自由,无论欧洲还是美国,已婚女子都是冠以夫姓的,只是欧美习惯姓氏在名字的最后,所以称呼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应该简称为国务卿克林顿,而非国务卿希拉里。中华传统也是如此,只是把夫家的姓氏放在最前面,如同张太太,李夫人。在中华民国沦陷区就不是这样了,女人婚后仍然姓娘家的姓,一个房子里住着两家人,旁人称呼这对已婚多年,孩子快成年的夫妇,仍旧张哥李姐,仿佛二人还在热恋,没有结婚。如此怪异现象,根本不是中华传统,甚至不是人类习惯。至于毛贼泽东与江青的孩子居然叫做李娜,更是荒唐可笑。在母系社会里,孩子知其母不知其父。在父系社会里,如果孩子仍旧只知其母,不知其父,那么这样的孩子会被说成野种。徐志摩说——天堂的路上有一片血海,他们要到天堂,必然经过那片血海,所以他们决定先实现那片血海。“同姓不婚”,姓氏的作用从文化传统上避免乱伦,以功利主义看是避免生养出畸形儿,造成种族退化。他们要实现共产主义,所以他们首先违背人伦,将父系社会退化到母系时代,用以实现原始共产主义。哈耶克在《致命的自负》中说——原始人没有私有财产。如果人类社会退回母系时代,男男女女凑在一起群婚,既然犹如七十年代的嬉皮士,好似当今的日本AV,那还要婚姻,家庭,财产做什么呢?即使在非洲原始部落男人也要在下身挂个葫芦,女人也要在腰间围条草裙;即使描述亚当夏娃的油画,也要给二人遮挡一片树叶;这些在共产主义美好生活的共产主义者们,只须歌唱着《走进新时代》,精赤条条在酒池肉林前贯彻“八荣八耻”;实现“三个代表”;抵制自由化;成为“最革命”的“人”,再次拿起弓箭,继续高悬酒囊,仍旧名曰射天。

“明明德,新民,止于至善。”“三格”就是认识论;“格物,知至,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八目”就是方法论。为了能让被马列主义洗得脑袋坏掉的民众了解一些中华传统文化,所以做些有辱斯文的类似解释,如同面对一个五岁大的孩子只能以鹳鸟叼着送来的童话解释孩子的出生。

来源:看中国投稿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弃名放利相关文章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