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一位香港记者如何破坏中俄友谊?(图)

2021-02-20 15:08 作者:李怀橘 桌面版 正體 9
    小字

江泽民出让中俄边境约 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40个台湾的面积。事件吹哨人,香港记者程翔(土)因此入狱,并被批评“破坏中俄友谊”。资料图片。(看中国采访截图)
江泽民出让中俄边境约 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40个台湾的面积。事件吹哨人,香港记者程翔(图)因此入狱,并被批评“破坏中俄友谊”。资料图片。(图片来源:看中国采访截图)

【看中国2021年2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李怀橘报导)1999年12月9 日,江泽民和叶利钦签订了《关于中俄国界线东西两段的叙述议定书》,令中国永远丧失了约1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相当于40个台湾的面积。香港记者程翔因披露此事件,被中共囚禁近3年,直至2008年奥运前夕才得以保外就医,获释返港。近日程翔接受香港学者沈旭晖访问,谈及当年因披露真相而被斥“破坏中俄友谊”。但一位香港记者如何有能力破坏中俄两大国的深厚友谊?

江泽民出让国土 人民蒙在鼓里

程翔引述历史资料指,苏联领导人列宁曾经于1919年、1920和1923年,三次发表政府声明要将沙俄时期侵占中国的土地归还给中国。“1924年,两国建交的书面承诺亦讲得清清楚楚,苏联要将土地交换给中国”,“因此,若苏联要达成一个新的边界协议,就应该按照1924年的建交宣言为基础来谈判”。

江泽民割让了大片中国土地予俄罗斯后,事件只在《人民日报》作了简短报道,称“两国圆满地解决了边界问题”,完全没有提及条约内容。程翔直指,条约是中国单方面放弃对被苏联侵占的领土提出要求,是以所谓的新“平等条约”来合法化旧的“不平等条约”。

程翔回忆,自己作为事件的吹哨人,第一时间遭到俄罗斯和中共两方的审问,并批评他“破坏中俄关系”。不仅如此,中方还斥程翔挑拨、离间中国和东南亚的关系,为什么扯到东南亚?程翔表示,自己在文章中写道“如果中国把北方如此大片的领土都随便放弃的话,为何还要争夺南海的几个小岛屿?逻辑在哪里呢?”“由于我将事件引申至南海问题,因此被中方批评,并警告不要撰写此类文章。”同时,程翔所在的《海峡时报》也收到中方警告,故报社希望程勿再触及边境问题。

2004年10月,程翔在香港《明报》撰文,题目为《江泽民要向中国人民交代的一件事 》。文章中,程翔再次提及此事,他表示“领土是全中国人民的,不是共产党专有的,为何这么重大的事情完全没有咨询过人民的意见?”“即使人大代表都一无所知,人大常委要问,才获通知;历史地理专家、边境问题专家都没有在事前得到咨询”,“这么大一件事情,中国共产党需要向人民交代。”

程翔笑称,可能因为这篇文章的标题太过“刺激”,直接声讨江泽民,因此在次年春天,自己去大陆工作时被捕。审判过程中,程翔被不断盘问,“谁指使你写的文章?消息来源是谁?”,“当局怀疑党内有反江的人指使我写此文章,也怀疑美国从中挑拨中俄关系,总之审问的都是这些内容”。他坦言,自己没有内部文件,只是凭历史知识和分析时事的逻辑去判断。

程翔又指,中共不去追讨领土,自毛泽东时代已经开始。1969中国和苏联在黑龙江流域的珍宝岛发生武装冲突,中方获胜,“当时(毛泽东)已经确定不去追究边境领土”,“之后到邓小平时代也没有打算去夺回土地”,“共产党在中国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做出一件损害中华民族利益的决定,我写文章要求当局回应,结果自己锒铛入狱”。

记者是高危职业

谈及传媒经验,程翔直言记者是高危职业,“战地记者为了报导战况,随时失去生命;很多记者揭露社会黑暗面,遭到恶势力的威胁”,“身为记者,就要做好心理准备,为职业付出”。

对于有人指,记者为自保可以“曲笔”撰文,即隐晦、间接地报导或评论事件。程翔指个人不能接受“曲笔”,“记者今天写的就是明天的历史”,写历史的人要兼备史学、史识、史才和史德,要对历史负责,因此要以“直笔”写,“但这样就很容易得罪人”。

他透露做记者很难买保险,保险公司亦视记者为“高危行业”。程翔提及去年11月被捕的港台记者蔡玉玲。蔡是港台王牌节目《铿锵集》的编辑,在制作其中一期涉及反送中的时事节目《721谁主真相》期间,需要查册以进一步挖掘事件真相,却遭警察检控,指其查阅车主资料时做出虚假陈述,违反《道路交通条例》云云。程翔指,查册是调查记者的惯用手法,“但今时今日就变成一种罪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这也是记者职业潜在的危机”。

千日之囚有意义

程翔遭中共囚禁近三年时间,他在出狱后出版了书籍——《千日无悔》,详细讲述了这千日期间的心路历程。被问及获释后有无继续向北京当局追问边界议题?程翔感叹,“继续追问已无意义,但牢没白坐,因为自己坐牢,引发国际社会关注,亦令很多国内的人开始了解事件”,“在中国大陆新闻封锁的情况下,如果没有自己(坐牢)的案件,媒体根本不会报导”,“如果我的牢狱之灾可以令大陆民众了解事件,那我的牢也没有白坐。”

程翔指,更荒谬的是20年后,至今中国的版图仍是国家机密。2017年8月,一位独立研究者殷敏鸿希望中共外交部公开中俄边界相关问题,结果外交部回应指,边界问题涉及机密,不属于政府应该公开的信息范畴。

“事件荒谬之处在于,一个中国公民想查询自己国家的版图,边境在哪里,竟然涉及国家机密”,这种荒谬只有在中共治下的中国才会发生。

来源:看中国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