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content

人大传DQ民选区议员 会否再触发总辞?(图)

2020-12-24 09:35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2019年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市民排队投票。(图片来源: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2019年11月24日,香港区议会选举市民排队投票。(图片来源:VIVEK PRAKASH/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12月24日讯】继藉国安法撤销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议席后,中共再酝酿对区议会下手。多家亲中媒体放风称人大常委会或快将于12月26日有重大公布,包括要求区议员必须宣誓效忠,借此DQ(褫夺)大量民主派区议员的资格;同时,由区议员互选产生的特首选举委员会议席或将取消,以断绝民主派左右2022年特首选举之路;泛民主导的区议会(二)功能界别(俗称超级区议会)议席亦拟取消。民主派估计最终受影响的席位将达过百席,怒轰香港的选举再无任何意义,暂未有共识会否总辞。

《国安法》实施后,香港两级议会成为北京重点整顿目标。自由亚洲电台报导,亲中媒体《香港01》引述消息称,星期二(22日)起在北京召开例会的人大常委会,料将于星期六(26日)闭幕日公布区议员必须宣誓,届时料有大量民主派区议员被指未能符合宣誓内容(真心拥护《基本法》和效忠香港特区)而被DQ,那些议席更可能不再补选,而是直接由港府委任地区人士做议员填补空缺。

DQ区议员、取消特首选委议席

而据《南华早报》引述消息人士报道,中共拟取消117个由区议员互选产生的特首选举委员会议席,以及改革选委会的组成,将港区全国政协委员的选委从51席增至近200席,即全体政协成为选委会委员。而“超级区议会”之称的立法会区议会(二)功能界别5个议席亦拟取消。上述两项传出的措施,目的明显是防止民主派在未来的特首选举及立法会选举取得影响力。

去年反送中运动后,民主派在11月的区议会选举横扫过去由建制派垄断的议席,在452个民选议席中取得385席,夺得17区区议会的主导权,只剩离岛区议会仍由建制派主导。正当民主派气势如虹、强攻立法会选举之际,中港当局先是将原定今年9月的选举推迟不少于一年,再借《国安法》DQ民主派议员议席,引发泛民总辞,立法会自此再无民主派。如今中共再向区议会出招,泛民在建制中的力量将进一步被削弱。

岑敖晖:早料被DQ 香港如“戒严”

自由亚洲电台访问多位现任民主派区议员。雨伞运动“双学三子”之一、荃湾区议员岑敖晖说,早已预料自己会被DQ,相信今次受影响泛民议员或多达逾百人,估计他自己与曾被DQ立法会参选资格的郑达鸿、袁嘉蔚、梁晃维等区议员都是当局的目标,“不论什么方式,他一定会DQ我,我连辞职的机会都没有。连一个地区事务的反映渠道,都要被全面扼杀。”

他形容此举令香港犹如进入“一个没有宣布戒严的戒严时代”,“基本上‘双十一’的决定,即是褫夺四名立法会议员资格,就已经表明香港不会再有选举出现。她(中共)就是希望将立法会变成委任制。我觉得有两个方向,一是只是DQ眼中钉的议员,第二、就是令到民主派在各区没有过半数的优势,如果是后者的话,数量会非常庞大,会达到数以百计的议员才可以做到。”对于有泛民声音要求总辞抗议,他称暂未有共识。

余德宝:暂留守民主派主导的议会

公民党油尖旺区议会副主席余德宝表示,若当局打算在DQ议员后再直接委任未经参选或败选的人士,取代民选议员,根本无法与选民交代,“唯一可以DQ香港议员的人,只有香港选民。”目前中共仍未正式动手,他暂时会选择留守这条仍由民主派主导的议会战线,但党内以至整个泛民对去留未有共识。

“在立法会,民主派或者非建制派并非主导的角色,但现在我们辞职之后,会否失去了仍然在区议会的主导角色?过去一年仍然有很多东西仍未有革新,特别是地区行政上的改革,是否就要放弃这条战线呢?”他说。

至于人大若取消117席由区议员互选产生的特首选举委员会席位,全面扼杀泛民的声音,他认为变相更突显特首“小圈子”选举的荒谬。

数十区议员被捕 徐子见:DQ与否无别

在酝酿DQ之前,民主派区议员已备受当局政治检控的打压,据《明报》统计,去年11月区议会选举一年后,被捕或被控告的民主派区议员至少有54人,绝大部份与示威活动有关,更有人多次被捕。

无党派的东区区议员徐子见早前被控在7月1日“煽惑他人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三罪。他对自由亚洲表示,由于有控罪在身,本身议席已受威胁。而若果区议会在特首选举委员会和立法会“超级区议会”议席消失,封杀选民其他声音,“选举已毫无意义”,进一步反映一国一制已经来临香港。

民主派主导区议会不再?香港政治版图再变

如人大出手DQ的消息属实,香港的政治版图将产生怎样的变化?

首先,在区议会层面,民主派的主导权或被推翻。例如泛民、建制议席比例最接近的九龙城区,泛民有15席,建制有10席,只要政府DQ3名民主派,建制就可重夺区议员正副主席职位。在湾仔区,泛民持9席,建制有4席,若3名泛民议员被DQ,建制将重掌议会。

至于特首选委会“小圈子”选举,将于2021年底举行。民主派原本可全取区议员互选的117席,令泛民总选委数目有望逾400席,足以左右特首选战。但若该选委会议席被取消,泛民打破建制声音垄断之路将被断绝。

另外,在立法会层面,自2012年起新增的5个区议会(第二)功能界别议席(超级区议会)或面临取消。该5席由民选区议员拥有参选权、提名权,并由全港达400万的登记选民一人一票选出。

疑删超区席位 当年推手刘慧卿批开倒车

促成超级区议会“改革”的民主党前立法会议员刘慧卿,当年因进入中联办谈判而备受争议,如今怎看北京连这5个议席都要取消?

刘慧卿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称,此举明显中共“开倒车”,要全面封杀泛民,全面管治香港,“现在连谈都不让谈,直接封杀你”。“如果他的态度是我什么都不会给你,甚至是想歼灭你,有什么讨论空间可言。现在(泛民)是肉随砧板上,你最厉害就是逃亡,我用不着跟你讨论,态度就是如此。”

刘慧卿认为,特首选举在即,中共担心选举失控,也眼见林郑月娥和香港的亲共组织无法处理香港乱局,因此要亲自出手。“林郑月娥去年闯祸。看新成立的紫荆党,都认为是整个事件的起因,导致有反政府的抗争,令到中国政府很愤怒。去年11月的三中全会,已经有传由他们处理,即是全面管治。”

时间回到2010年,当时香港讨论2012年政治制度改革如火如荼,民主派要求取消建制派垄断的立法会功能组别议席,被建制派强烈反对。民主党改为建议把新增的5个功能界别议席由全港选民选出,变为一人两票,但这个方案在民主派内部引起争议。方案表决前,民主党三名核心成员何俊仁、刘慧卿及张文光进入中联办,与当时的副主任李刚会晤,促成方案过关。李刚亦有会见当时终极普选联盟代表冯伟华、黄碧云、蔡耀昌、李卓人、汤家骅、陈健民及叶健民。中联办和泛民双方的关系被形容是“破冰”,但民主党等人也广被市民批评向中共妥协。

如今,刘慧卿是否认感到“被骗”?她说当年中共和泛民的关系与今时今日大相迳庭,又称讨论需要当权者愿意让步,若将时钟回到当初,她会照样做同样的事,又否认自己对共产党有幻想或被骗。但她承认不会选择进入中联办,令市民反感。

刘慧卿又多次强调虽然事已至此,但香港人仍需坚守自己的尊严和对民主自由的渴望,坚持抗争到底。

責任编辑: 李家宏 --版权所有,任何形式转载需看中国授权许可。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
x
我们和我们的合作伙伴在我们的网站上使用Cookie等技术来个性化内容和广告并分析我们的流量。点击下方同意在网络上使用此技术。您要使用我们网站服务就需要接受此条款。 详细隐私条款.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