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DQ致总辞 梁颂恒:抗恶法从不靠立法会(图)

2020-12-01 08:1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香港第一批被DQ的民选立法会议员、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香港第一批被DQ的民选立法会议员、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0年12月1日讯】国安法实施后,中共出手撤销香港四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议席(DQ),引发民主派总辞,立法会自此变成一言堂。香港第一批被DQ的民选立法会议员、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颂恒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形容香港立法会是先天有缺憾的“鸟笼”,始终要靠议会外抗争,他又批抨司法机关守不住港人的公民权利。

中共人大常委会11月11日颁布决定,称香港立法会议员有宣扬或支持“港独”主张,或具有其它危害国家安全行为,将即是丧失议员资格;港府随即宣布褫夺四名民主派议员的议席。对此,梁颂恒指,中共出手DQ温和的泛民议员,反映当局的“红线”是会不停飘移。如果观察共产党、北京政府背后的逻辑,DQ议员早于2016年开了先例,“就是当它踏出第一步,它试过原来可以的,它就会继续踩过来,这是它们对上十年施压时一贯会做的事情,第一宗DQ后,就会有第二、第三,第一宗暴动后就会有第二、第三宗。”

DQ早有先例 立会本为“鸟笼”

梁颂恒形容,在香港的民主运动上,立法会只是一个“鸟笼”,处处受限。“在今天这个时间点看回,我会说似乎都是设计之内,当你的立法机关设计成一个鸟笼,即使拿到控制权也好,亦不代表你能够推动到什么改革。不要将太多无谓的希望放在一个原本被设计成鸟笼的地方。”回顾历史,末代港督彭定康曾提出政治改革方案,增加立法会选举的民主成份,惟遭中共大力反对,并在九七主权移交后,透过“临时立法会”取消了原本较公平的功能议席方案。

对于今次香港泛民主派以总辞对抗专制政权、弃守议会战线,梁颂恒认为,阻挡“恶法”从来不是靠议会力量,“其实民主派这么多年来,数票,从来没有一次是真正够票。”真正挡住恶法的,是靠街头的抗争、市民的力量,“国民教育也好,送中条例也好,其实都是靠街头,不是靠议会。我们视为恶法、不好、过时的法律,在立法会其实是改变不了。”

2016年的立法会宣誓风波,青年新政的梁颂恒、游蕙祯因展示“HONG KONG IS NOT CHINA(香港不是中国)”标语和宣誓时更改誓词中China的读音,成为首批被人大常委会出手DQ的立法会议员。梁因此失去议员资格,更惹来官司缠身,被控在议会非法集结、被入禀追讨约93万元薪津等。他的言行也受到香港人非议,人生伴随香港的民主运动陷入低谷。

事隔4年,梁颂恒在终审法院(旧立法会)外接受访问,表示当时应该“做尽一点”,“今天在终审法院门口,我会说,我的答案都是一样,就是如果现在让我再选择一次,我会选择做尽一点。那时候没有选择做尽一点,是因为对司法机关,还有一些无谓的希望,今天我对司法机关是没有希望。我不会旨意法院保护一些市民的选择、市民投票的投票权。”

吁香港人不要认输投降

梁颂恒曾经与前本土民主前线成员梁天琦、黄台仰等在民主运动上并肩作战,如今梁天琦入狱、黄台仰流亡德国,他心里并不好受;更难受是如今每朝都有熟悉的朋友被捕或受苦。不过他强调,不想就此投降、认输,这也是他想跟香港人说的讯息。

他说,每个人在民主运动中都有自己的角色及岗位,“大家牺牲就牺牲了,大家有各种不同程度,不同类型的牺牲,有些面对审讯,有些没有姓名,有些受伤,有些流亡,如果我们就此投降,这些牺牲,这些痛苦就是永恒,只有最后胜利,这些牺牲才是值得。”

被问到有否考虑过离开香港?梁颂恒叹“都想过自己的人生”,但似乎很困难。至今留在香港的,是因为不想认输。

責任编辑: 李家宏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