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泽民宠爱的5个女人 办公室的鸳鸯会​​​​​​​(图)

2020-12-01 19:30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陈至立(前排右二)参加军委会见军方代表活动,中央军委现场重排座次,无军职的陈至立惊坐第六把交椅。
陈至立(前排右二)参加军委会见军方代表活动,中央军委现场重排座次,无军职的陈至立惊坐第六把交椅。(网络图片)

接上文:江泽民宠爱的5个女人 “二英”大战中南海

陈至立

在江的情妇里,目前级别最高的陈至立对江泽民是最铁的,她的铁心从对上海《世界经济导报》钦本立等人的迫害就可以看出。陈虽和江保持几十年的交情,可是她的铁心主要不是表现在男欢女爱上,而是与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恋”:凡是江泽民要迫害的,陈至立一定变本加厉去镇压;凡是江泽民最爱的,陈至立一定费尽心机去培植。

丑恶的政治组合

陈至立文革结束后在中科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工作,与江泽民大儿子江绵恒在同一所。江泽民任中共上海市委书记后,在江绵恒的引见下,陈至立与江泽民一拍即合,相见恨晚。1988年,陈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传部长的“重任”,从此默默无闻的陈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响。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职位是用什么换来的。

《世界经济导报》事件是上海1989年学生民主运动的焦点。后来中共八老中主张镇压的那几个能够看中江泽民,都是因为他在整肃导报事件中的“表现”。在整个导报事件中,陈至立的所作所为加剧了事件的严重性。

八九年五月江泽民上京,总书记赵紫阳严厉批评江泽民处理导报事件不当,江泽民感到大祸临头。陈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来,我一个人把责任全揽下来就是了。从上海导报事件陈要替江顶罪来看,陈至立对江泽民是死心塌地的。六四镇压后,陈至立下令遣散导报员工,并特别下令禁止导报人再做记者。在导报总编辑钦本立临死之际,陈至立亲自到钦病床前宣布将其开除出党,要这位中共老干部临死都不得安宁。

陈至立与江泽民的不正当男女关系,当年上海市委里无人不知。从江在电子工业部与黄丽满的丑闻,到往宋祖英手里塞小纸条,还有外国摄影记者抢拍到的那些江见到漂亮女孩失控的表情可以看出,江泽民是个淫荡无耻之徒。江与相貌平庸的陈至立几十年关系“牢不可破”,可不是平常的卿卿我我,而是丑恶的政治组合。

江泽民入中南海后,想把陈至立立即调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组织部长宋平等元老的反对下,一直未能如愿。97年邓小平病重,江泽民大权独揽,陈至立终于进京,任教委主任。因为急于表白自己和江泽民之间的“清白”,陈97年从上海调北京任教委主任,首次召集教委官员开会时,第一句话竟不谈公事,而是谈她家庭婚姻如何幸福,和丈夫乔林感情很好。众官员目瞪口呆,叹曰:“此地无银三百两。”

搞烂中国教育系统

1998年,江泽民任命从未从事过教育工作的陈至立为教育部长,祸乱中国文化教育事业。在其卸任教育部长后,江泽民把她升为国务委员,统管全国及全军的教育。

近年来,陈至立数度遭弹劾。其中有一次,来自八十多间大学的一千二百多名教授联名写信给中央,呼吁改革教育现状迫在眉睫。清华、北大等几十所大学校长给整天出国游山逛水的陈至立起个“欧美巡回大使”的绰号,多次强烈要求陈至立下台。

终于,教育部长陈至立“下台”的消息传来,教育界气还没松一口,又传出惊人消息:江泽民破例提升陈为主管教育的国务委员,依然管教育,只是级别更高了。据悉,在人大三十二个代表团党委讨论中央政治局制定的新届国务院领导班子名单时,有二十七个代表团强烈反对陈至立担任国务委员,近四十所院校持反对态度。但是在江的坚持下,连军队的教育最后也交到了陈的手里,中国教育事业彻底跌入深渊。

教育界应该是培养国家栋梁的净土,但陈至立却推销在中国教育系统建立所谓的“长远经济眼光”,使学校成了肮脏生意的交易场,教育界乱收费愈演愈烈,伪造文凭,花钱买文凭等事情层出不穷,引起社会极大愤怒。中国价格检查监督工作会议一份通报指出,2003年各级各类学校、教育主管部门违法收费金额超过二十一亿元人民币,不少名校被涉及。另据官方统计,中国十年教育乱收费已达二千亿元人民币,教育乱收费连续三年成为全国价格投诉的头号热点。陈至立领导下的教育部成了众矢之的。

教育不仅关乎国计民生,更关乎民族未来。在江泽民卖国行径曝光后,2001年12月,陈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历史,拟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历史教学大纲》(试验修订版)不再称岳飞和文天祥为民族英雄,把李鸿章美化成忧国忧民的爱国者,颠倒是非黑白的标准,为“漂白”江泽民的卖国行径做舆论准备,结果招致社会各界的激烈反对。

更可恶的是,陈至立将教育当作是巩固江泽民统治的重要手段,从小学开始对学生进行洗脑。尽管中共导演伪造的“天安门自焚案”已经在海外被揭露,真相广为传播,但陈至立却意图通过校园百万签名活动,让中小学生签字支持江泽民的迫害政策,在学生心中播种仇恨和谎言。

教育部长陈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不择手段摧毁中国本来已经十分薄弱的教育体系,采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乱,教学质量倒退,教风学风涣散堕落。全国滥发大学文凭、学位现象普遍。城市适龄青少年有百分之二十以上不能享有法定九年义务教育。大、中学院校风气差,嫖、赌、抄三风充斥校园。

陈至立将教育当作一场大生意,搞“教育产业化”,不但本来普及就很差的九年义务教育制度名存实亡,更对大学无限度扩招,同时课以巨额学费。不少农家子弟的父母靠卖血供养子女读大学,但是陈对教育投资却很少,鼓励教授搞项目发财,学生素质明显下降。加上全国经济下滑,下岗工人以千万计,工作机会僧多粥少,大学生毕业后求职困难的现象司空见惯。教育腐败和学术腐败严重,好不容易上了大学的人付了巨额学费却学不到东西,找不到工作。人们痛恨于教育界的现状,更有网友疾呼:“像陈至立这样的女人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2003年,江泽民为了进一步抓权,想把江家班人马大批塞进军委领导层,提议陈至立参加国家军委、国防科技、教育有关工作。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讨论时,因分歧大而搁置;交中央政治局讨论时也僵持不下,反对和弃权的有十一票。军队的高级将领都很看不起陈至立,背后给她起的绰号是“婊子陈”。

黄丽满

办公室的鸳鸯会

江泽民最宠爱的女人还有黄丽满。

黄丽满是齐齐哈尔人,毕业于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黄上学时成绩不怎么样,但她天生撩人,虽然姿色平平,却非常善于勾引男人。当年同她同班的同学回忆说:东北从初中开始就允许男女学生跳舞,黄从那个时期起就弄得许多男生为她争风吃醋。军工有个老师由于同她关系暧昧,结果被老婆闹到系里,最后因为此事受了处分。

八十年代初,江泽民被任命为电子工业部部长,黄丽满则恰好任职于该部办公厅。据当时办公厅的同事回忆,黄丽满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脸蛋抹得红一块白一块,高跟鞋响处法国香水味扑鼻而来,把天生好色的江乐得大嘴一咧、眼睛眯成了一条线。中共机关有个习惯,每天中午都要午休。每到午休时间,黄丽满就悄悄地闪进了江部长的办公室。同事们只要听隔壁部长室的门锁卡哒一响,大家就都神秘地交换眼神不言语了。

一次,中央有紧急文件送给江泽民。送信的知道里边在发生什么事,不敢搅了部长的鸳鸯梦,只好在外边焦急地等待了一个多小时。等下午上班铃打过了老半天,黄丽满才衣衫不整地从部长室里匆匆出来。送信的这才蹑手蹑脚地把中央文件交给了江。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泽民当上了上海市长。临走时,江把自己在部里的老情人黄丽满提升当了电子工业部办公厅副厅长。江到上海后,黄家很快就装上了北京上海专线电话。中国部司局级干部的长途电话费是公家报帐的,但因为黄家的电话帐单实在太过吓人,电子工业部财务部门只好将此事捅了出来。最后经电信局核实,绝大部分电话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个电话差不多都超过两个小时。黄同江泽民的暧昧关系终于在家里捂不住了,黄的丈夫大随为此同她打起了离婚官司。江泽民不得不赶紧跑到北京找黄的丈夫调解,最后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电子集团公司去做生意,而黄则一个人留在北京,供江泽民来京“汇报”工作时尽情受用。

深圳呼风唤雨

“六四”之后,江泽民把黄丽满调到深圳。初去时,深圳大员们谁也没把这个女人放在眼里,再加上组织部门不好直接了当把江黄的关系点穿,黄丽满被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书长的虚位上。黄丽满一肚子的苦水倒给了江,无论如何要江泽民替她出这口恶气。无奈江当时地位未稳,而黄的顶头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儿子任克雷,一时难以搬动,于是只好劝黄暂且忍气吞声。

93年初邓小平南巡后,江泽民因为反对改革开放,差点儿没丢掉总书记的位子,于是被迫紧跟,立即率队前往深圳。

市委领导刚坐下准备汇报工作,江泽民头都没抬、慢条斯理地问道:“怎么丽满同志没到会啊!”这一问可把市委书记厉有为吓得心惊肉跳。厉明白,按规矩副秘书长是没资格参加汇报会的,江泽民摆明是给他递话,要他别怠慢了这个女人。熟悉官场运作的厉有为赶紧派小车接黄到会。会后,江泽民轻松地向厉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黄家吃饺子。”戏演到这里,厉有为摸了摸脑袋、倒吸了一口凉气:“差一点让这个东北荡妇给摘了乌纱帽!”

接下去,市委领导班子大改组,黄丽满升任市委秘书长兼市委常委,后又升为市委副书记。虽然她只是个副书记,但家中却装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电话“红机子”,深圳建市以来所有的头头都不曾享受过这种极特殊待遇。

黄丽满政治上看好,经济上也不落后。这些年她家门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讲情。据公检法的一位朋友说,经黄打招呼无罪释放的大号经济犯就有很多,这些人到黄家哪次也少不了撂下几大捆美金。

实际上,深圳官场上上下下都看不起黄丽满,他们认为黄的官帽是靠傍江泽民得来的。一名深圳资深干部说,黄丽满要本事没本事,要品德没品德,要政绩没政绩,要民意没民意;唯一有本事的是,对江泽民的内衣裤颜色、质地、品牌如数家珍。

为了减少戴绿帽的黄丽满丈夫的愤恨,江泽民指示,给黄的丈夫在银湖做的房地产生意大开绿灯。深圳新落成的耗资十亿元以上的联合广场,工程总承包商就是黄的丈夫大随。

黄丽满在深圳呼风唤雨,她的几个妹妹也跟着飞黄腾达。大妹妹黄丽蓉在深圳一家大公司任工会主席,该公司总裁天天向黄氏姐妹表忠心。1997年,该公司股票上市,公司总裁立刻就送了黄五万股原始股。后来深圳合作银行成立,黄丽满将小妹黄丽哲安排到该行当处长。虽然银行近年来银根都很紧,但黄丽哲老公办的私人公司从来没缺过钱。他们家别的不说,单是做贷款生意发的财,就够黄氏家族几代人受用不尽。

后来黄丽满又跃升为广东省委副书记。李长春被江任为广东省委书记前,江泽民专门叮嘱:“凡事要同丽满同志商量。”李长春很乖,处处让着黄丽满,所以李在2002年11月当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黄丽满在江有权安排十六大人选的时候挤进中央候补委员,排名倒数第三。

黄丽满的小金库

据透露,中央检查重点省市,发现贪腐及“小金库”情况非常严重。深圳市委书记黄丽满掌控的小金库无论怎么花销,也总能保持五百个亿。

国家审计署的调查显示,黄丽满每月福利三十万元。调查指出:深圳特区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级级别的主要领导人黄丽满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贴、待遇达二十五万至三十万元;仅每月私人宴请开支,每月租用五洲宾馆高级套房,就达十五万至二十万,月赠送礼品五万元。

黄丽满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湾、广州、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达一千四百万至一千五百多万。黄在北京、广州、深圳购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国家津贴,实际上等于馈赠。位于广州白云山风景区的一幢别墅,市值四百万元,但黄仅付了二万五千元人民币的装修费。在该风景区的四十多幢别墅,都是广东省委近届常委的私产。黄丽满在深圳湾的一幢欧式别墅,面积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园,市值近五百万,黄仅付了五万元。无论是居住面积,还是国家对干部的住房津贴,黄都属于违规、超标。

黄丽满还被举报以市委的名义,长期包用麒麟山庄、五洲宾馆十六套高级套房(供省部级高干休假时享用),年开支高达二千万元。

黄丽满当政时,深圳平均每天发生的“两抢”刑事案件达到600宗,成了罪犯的乐园。江泽民下台后,黄丽满很快失势,被调到广东省当没有实权的人大主任。但她在任期间给深圳留下的烂摊子,却不是短时间能被整顿好的。

責任编辑: 辰君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