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江澤民寵愛的5個女人 辦公室的鴛鴦會​​​​​​​(圖)

2020-12-01 19:30 桌面版 简体 4
    小字

陳至立(前排右二)參加軍委會見軍方代表活動,中央軍委現場重排座次,無軍職的陳至立驚坐第六把交椅。
陳至立(前排右二)參加軍委會見軍方代表活動,中央軍委現場重排座次,無軍職的陳至立驚坐第六把交椅。(網絡圖片)

接上文:江澤民寵愛的5個女人 「二英」大戰中南海

陳至立

在江的情婦裡,目前級別最高的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最鐵的,她的鐵心從對上海《世界經濟導報》欽本立等人的迫害就可以看出。陳雖和江保持幾十年的交情,可是她的鐵心主要不是表現在男歡女愛上,而是與江在政治上的「生死戀」:凡是江澤民要迫害的,陳至立一定變本加厲去鎮壓;凡是江澤民最愛的,陳至立一定費盡心機去培植。

醜惡的政治組合

陳至立文革結束後在中科院上海硅酸鹽研究所工作,與江澤民大兒子江綿恆在同一所。江澤民任中共上海市委書記後,在江綿恆的引見下,陳至立與江澤民一拍即合,相見恨晚。1988年,陳被江委以上海市委宣傳部長的「重任」,從此默默無聞的陳至立在上海市委中叫響。市委的人都知道,她的職位是用什麼換來的。

《世界經濟導報》事件是上海1989年學生民主運動的焦點。後來中共八老中主張鎮壓的那幾個能夠看中江澤民,都是因為他在整肅導報事件中的「表現」。在整個導報事件中,陳至立的所作所為加劇了事件的嚴重性。

八九年五月江澤民上京,總書記趙紫陽嚴厲批評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不當,江澤民感到大禍臨頭。陳至立即向江表示:中央怪罪下來,我一個人把責任全攬下來就是了。從上海導報事件陳要替江頂罪來看,陳至立對江澤民是死心塌地的。六四鎮壓後,陳至立下令遣散導報員工,並特別下令禁止導報人再做記者。在導報總編輯欽本立臨死之際,陳至立親自到欽病床前宣布將其開除出黨,要這位中共老幹部臨死都不得安寧。

陳至立與江澤民的不正當男女關係,當年上海市委裡無人不知。從江在電子工業部與黃麗滿的醜聞,到往宋祖英手裡塞小紙條,還有外國攝影記者搶拍到的那些江見到漂亮女孩失控的表情可以看出,江澤民是個淫蕩無恥之徒。江與相貌平庸的陳至立幾十年關係「牢不可破」,可不是平常的卿卿我我,而是醜惡的政治組合。

江澤民入中南海後,想把陳至立立即調到北京,委以重任。但在前中央組織部長宋平等元老的反對下,一直未能如願。97年鄧小平病重,江澤民大權獨攬,陳至立終於進京,任教委主任。因為急於表白自己和江澤民之間的「清白」,陳97年從上海調北京任教委主任,首次召集教委官員開會時,第一句話竟不談公事,而是談她家庭婚姻如何幸福,和丈夫喬林感情很好。眾官員目瞪口呆,嘆曰:「此地無銀三百兩。」

搞爛中國教育系統

1998年,江澤民任命從未從事過教育工作的陳至立為教育部長,禍亂中國文化教育事業。在其卸任教育部長後,江澤民把她升為國務委員,統管全國及全軍的教育。

近年來,陳至立數度遭彈劾。其中有一次,來自八十多間大學的一千二百多名教授聯名寫信給中央,呼籲改革教育現狀迫在眉睫。清華、北大等幾十所大學校長給整天出國遊山逛水的陳至立起個「歐美巡迴大使」的綽號,多次強烈要求陳至立下臺。

終於,教育部長陳至立「下臺」的消息傳來,教育界氣還沒鬆一口,又傳出驚人消息:江澤民破例提升陳為主管教育的國務委員,依然管教育,只是級別更高了。據悉,在人大三十二個代表團黨委討論中央政治局制定的新屆國務院領導班子名單時,有二十七個代表團強烈反對陳至立擔任國務委員,近四十所院校持反對態度。但是在江的堅持下,連軍隊的教育最後也交到了陳的手裡,中國教育事業徹底跌入深淵。

教育界應該是培養國家棟梁的淨土,但陳至立卻推銷在中國教育系統建立所謂的「長遠經濟眼光」,使學校成了骯髒生意的交易場,教育界亂收費愈演愈烈,偽造文憑,花錢買文憑等事情層出不窮,引起社會極大憤怒。中國價格檢查監督工作會議一份通報指出,2003年各級各類學校、教育主管部門違法收費金額超過二十一億元人民幣,不少名校被涉及。另據官方統計,中國十年教育亂收費已達二千億元人民幣,教育亂收費連續三年成為全國價格投訴的頭號熱點。陳至立領導下的教育部成了眾矢之的。

教育不僅關乎國計民生,更關乎民族未來。在江澤民賣國行徑曝光後,2001年12月,陳至立治下的教育部篡改歷史,擬在新版《全日制普通高級中學歷史教學大綱》(試驗修訂版)不再稱岳飛和文天祥為民族英雄,把李鴻章美化成憂國憂民的愛國者,顛倒是非黑白的標準,為「漂白」江澤民的賣國行徑做輿論準備,結果招致社會各界的激烈反對。

更可惡的是,陳至立將教育當作是鞏固江澤民統治的重要手段,從小學開始對學生進行洗腦。儘管中共導演偽造的「天安門自焚案」已經在海外被揭露,真相廣為傳播,但陳至立卻意圖通過校園百萬簽名活動,讓中小學生簽字支持江澤民的迫害政策,在學生心中播種仇恨和謊言。

教育部長陳至立主管教育部七年,不擇手段摧毀中國本來已經十分薄弱的教育體系,採用一切手段毒害青少年。教育改革混亂,教學質量倒退,教風學風渙散墮落。全國濫發大學文憑、學位現象普遍。城市適齡青少年有百分之二十以上不能享有法定九年義務教育。大、中學院校風氣差,嫖、賭、抄三風充斥校園。

陳至立將教育當作一場大生意,搞「教育產業化」,不但本來普及就很差的九年義務教育制度名存實亡,更對大學無限度擴招,同時課以巨額學費。不少農家子弟的父母靠賣血供養子女讀大學,但是陳對教育投資卻很少,鼓勵教授搞項目發財,學生素質明顯下降。加上全國經濟下滑,下崗工人以千萬計,工作機會僧多粥少,大學生畢業後求職困難的現象司空見慣。教育腐敗和學術腐敗嚴重,好不容易上了大學的人付了巨額學費卻學不到東西,找不到工作。人們痛恨於教育界的現狀,更有網友疾呼:「像陳至立這樣的女人不殺不足以平民憤。」

2003年,江澤民為了進一步抓權,想把江家班人馬大批塞進軍委領導層,提議陳至立參加國家軍委、國防科技、教育有關工作。但在中央政治局常委討論時,因分歧大而擱置;交中央政治局討論時也僵持不下,反對和棄權的有十一票。軍隊的高級將領都很看不起陳至立,背後給她起的綽號是「婊子陳」。

黃麗滿

辦公室的鴛鴦會

江澤民最寵愛的女人還有黃麗滿。

黃麗滿是齊齊哈爾人,畢業於哈爾濱軍事工程學院。黃上學時成績不怎麼樣,但她天生撩人,雖然姿色平平,卻非常善於勾引男人。當年同她同班的同學回憶說:東北從初中開始就允許男女學生跳舞,黃從那個時期起就弄得許多男生為她爭風吃醋。軍工有個老師由於同她關係曖昧,結果被老婆鬧到系裡,最後因為此事受了處分。

八十年代初,江澤民被任命為電子工業部部長,黃麗滿則恰好任職於該部辦公廳。據當時辦公廳的同事回憶,黃麗滿每天都打扮得花枝招展,臉蛋抹得紅一塊白一塊,高跟鞋響處法國香水味撲鼻而來,把天生好色的江樂得大嘴一咧、眼睛瞇成了一條線。中共機關有個習慣,每天中午都要午休。每到午休時間,黃麗滿就悄悄地閃進了江部長的辦公室。同事們只要聽隔壁部長室的門鎖卡噠一響,大家就都神秘地交換眼神不言語了。

一次,中央有緊急文件送給江澤民。送信的知道裡邊在發生什麼事,不敢攪了部長的鴛鴦夢,只好在外邊焦急地等待了一個多小時。等下午上班鈴打過了老半天,黃麗滿才衣衫不整地從部長室裡匆匆出來。送信的這才躡手躡腳地把中央文件交給了江。在汪道涵的提拔下,江澤民當上了上海市長。臨走時,江把自己在部裡的老情人黃麗滿提升當了電子工業部辦公廳副廳長。江到上海後,黃家很快就裝上了北京上海專線電話。中國部司局級幹部的長途電話費是公家報帳的,但因為黃家的電話帳單實在太過嚇人,電子工業部財務部門只好將此事捅了出來。最後經電信局核實,絕大部分電話是打到上海的,而且每個電話差不多都超過兩個小時。黃同江澤民的曖昧關係終於在家裡摀不住了,黃的丈夫大隨為此同她打起了離婚官司。江澤民不得不趕緊跑到北京找黃的丈夫調解,最後把他支到深圳的一家電子集團公司去做生意,而黃則一個人留在北京,供江澤民來京「匯報」工作時盡情受用。

深圳呼風喚雨

「六四」之後,江澤民把黃麗滿調到深圳。初去時,深圳大員們誰也沒把這個女人放在眼裡,再加上組織部門不好直接了當把江黃的關係點穿,黃麗滿被放到了深圳市委副秘書長的虛位上。黃麗滿一肚子的苦水倒給了江,無論如何要江澤民替她出這口惡氣。無奈江當時地位未穩,而黃的頂頭上司又是中共元老任仲夷的大兒子任克雷,一時難以搬動,於是只好勸黃暫且忍氣吞聲。

93年初鄧小平南巡後,江澤民因為反對改革開放,差點兒沒丟掉總書記的位子,於是被迫緊跟,立即率隊前往深圳。

市委領導剛坐下準備匯報工作,江澤民頭都沒抬、慢條斯理地問道:「怎麼麗滿同志沒到會啊!」這一問可把市委書記厲有為嚇得心驚肉跳。厲明白,按規矩副秘書長是沒資格參加匯報會的,江澤民擺明是給他遞話,要他別怠慢了這個女人。熟悉官場運作的厲有為趕緊派小車接黃到會。會後,江澤民輕鬆地向厲打招呼:「今天胃口好,晚上跟我去小黃家吃餃子。」戲演到這裡,厲有為摸了摸腦袋、倒吸了一口涼氣:「差一點讓這個東北蕩婦給摘了烏紗帽!」

接下去,市委領導班子大改組,黃麗滿升任市委秘書長兼市委常委,後又升為市委副書記。雖然她只是個副書記,但家中卻裝有直通中南海的保密電話「紅機子」,深圳建市以來所有的頭頭都不曾享受過這種極特殊待遇。

黃麗滿政治上看好,經濟上也不落後。這些年她家門庭若市,跑官的要官、逃法的講情。據公檢法的一位朋友說,經黃打招呼無罪釋放的大號經濟犯就有很多,這些人到黃家哪次也少不了撂下幾大捆美金。

實際上,深圳官場上上下下都看不起黃麗滿,他們認為黃的官帽是靠傍江澤民得來的。一名深圳資深幹部說,黃麗滿要本事沒本事,要品德沒品德,要政績沒政績,要民意沒民意;唯一有本事的是,對江澤民的內衣褲顏色、質地、品牌如數家珍。

為了減少戴綠帽的黃麗滿丈夫的憤恨,江澤民指示,給黃的丈夫在銀湖做的房地產生意大開綠燈。深圳新落成的耗資十億元以上的聯合廣場,工程總承包商就是黃的丈夫大隨。

黃麗滿在深圳呼風喚雨,她的幾個妹妹也跟著飛黃騰達。大妹妹黃麗蓉在深圳一家大公司任工會主席,該公司總裁天天向黃氏姐妹表忠心。1997年,該公司股票上市,公司總裁立刻就送了黃五萬股原始股。後來深圳合作銀行成立,黃麗滿將小妹黃麗哲安排到該行當處長。雖然銀行近年來銀根都很緊,但黃麗哲老公辦的私人公司從來沒缺過錢。他們家別的不說,單是做貸款生意發的財,就夠黃氏家族幾代人受用不盡。

後來黃麗滿又躍升為廣東省委副書記。李長春被江任為廣東省委書記前,江澤民專門叮囑:「凡事要同麗滿同志商量。」李長春很乖,處處讓著黃麗滿,所以李在2002年11月當上了中共政治局常委。黃麗滿在江有權安排十六大人選的時候擠進中央候補委員,排名倒數第三。

黃麗滿的小金庫

據透露,中央檢查重點省市,發現貪腐及「小金庫」情況非常嚴重。深圳市委書記黃麗滿掌控的小金庫無論怎麼花銷,也總能保持五百個億。

國家審計署的調查顯示,黃麗滿每月福利三十萬元。調查指出:深圳特區市委、市政府的副省級級別的主要領導人黃麗滿等,每人每月的福利、津貼、待遇達二十五萬至三十萬元;僅每月私人宴請開支,每月租用五洲賓館高級套房,就達十五萬至二十萬,月贈送禮品五萬元。

黃麗滿到深圳的四年,在深圳灣、廣州、北京和上海各有一幢豪宅,市值共達一千四百萬至一千五百多萬。黃在北京、廣州、深圳購置的三幢住宅,都有國家津貼,實際上等於饋贈。位於廣州白雲山風景區的一幢別墅,市值四百萬元,但黃僅付了二萬五千元人民幣的裝修費。在該風景區的四十多幢別墅,都是廣東省委近屆常委的私產。黃麗滿在深圳灣的一幢歐式別墅,面積二百八十平方米,附有一百多平方米的花園,市值近五百萬,黃僅付了五萬元。無論是居住面積,還是國家對幹部的住房津貼,黃都屬於違規、超標。

黃麗滿還被舉報以市委的名義,長期包用麒麟山莊、五洲賓館十六套高級套房(供省部級高幹休假時享用),年開支高達二千萬元。

黃麗滿當政時,深圳平均每天發生的「兩搶」刑事案件達到600宗,成了罪犯的樂園。江澤民下臺後,黃麗滿很快失勢,被調到廣東省當沒有實權的人大主任。但她在任期間給深圳留下的爛攤子,卻不是短時間能被整頓好的。

責任編輯: 辰君 --轉載請註明出處, 嚴禁建立鏡像網站。
本文短網址: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