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美国主流媒体怎么了(上)?(图)

2020-11-25 10:44 作者:北明(采访者)章业(受访人)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主流媒体”(图片来源:Pixabay/CC0)

【看中国2020年11月25日讯】人们的见解和信仰并不取决于他们的意志,而是无意识地顺应别人向他们提供的证据。

——托马斯・杰弗逊(Thomas Jefferson)

谎言无能反对谎言,谎言无力监督权力

——采访题记

访谈时间:2019年1月26日

访谈地点:美国首都华盛顿

受访嘉宾:章业,美国媒体观察家、马里兰大学比较文学博士。

采访主持:北明,职业记者、独立撰稿人。

按语:本访谈唯真是求,秉持新闻职业道德,奉行独立立场,不代表任何机构、组织和党派的观点。本访谈内容直指美国主流媒体失实报导的情况及其原因,无可避免地涉及及美国政治正确的意识形态、两党之争、本届总统的民意分歧等敏感话题,但本访谈无意涉入这些话题,而是旨在指出美国主流媒体的变化(上)以及这种变化的原因(下),希望警醒一切追求真相、尊重事实的人们,并期待对新闻媒体超越党派立场、坚持客观公正的新闻原则有所裨益。本访谈文字稿依据录音整理,因访谈作于2019年年初,故涉及内容未能涵盖近两年的新闻造假事件,将相机发表更新版,以补充最近两年来相关的重要信息。本访谈成稿后一直未正式公布,这篇文字稿亦是首次公布,公布之前,访谈主宾双方针对访谈中提及的新闻事件,依据事态后续的发展,以注释的方式做了更新和补充。本访谈文字稿业经受访人审核校对。

内容提要:

上:

一、对美国民调机构关于民众、党派对传统主流媒体(Mass Media:报纸、杂志、电视)信赖度调查结果之简述

二、对美国主流媒体假新闻报导事件之举证

下:

三、对美国主流媒体偏离职业准则现象之分析

调查数据显示美国民众基本不再信任主流媒体

北明:奉行言论自由的美国新闻媒体的言论自由度和制作专业性,一直以来是来自中国这个言论不自由的国家的新闻记者的榜样。可是这几年美国媒体似乎有些变化。以美国人对媒体的信任度做调查,根据盖洛普(Gallup)的统计,在本世纪初的时候,美国超过半数的美国民众是信任新闻媒体的。这个信任度,到2016年下降到32%,也就是说不到三分之一!

2017年,另一个统计数据,以美国人对媒体的不信任度做调查,来自蒙茅斯大学民调研究所(Monmouth University Polling Institute)的调查结果,有四分之三的美国人认为传统媒体——电视、广播、报刊、杂志——报导假新闻。2017年,这样看法的人数比例是67%,超过半数不少了,2018年这个比例增加到77%。这个情况可以说相当严重。

两个机构的正反调查结果相吻合。您对此有何看法?

(注,更新的信息:2020年9月盖洛普发表的最新调查数据表明,信任程度维系在40%没有丝毫提高:“美国人依然不信任媒体”。Americans Remain Distrustful of Mass Media BY MEGAN BRENAN/GALLUP:https://news.gallup.com/poll/321116/americans-remain-distrustful-mass-media.aspx)

盖洛普媒体信任度调查图。图顶端的英文字是:“美国人对大众传媒的信任度。一般而言,你对大众传媒——诸如报纸、电视和广播,当涉及报导新闻的完整、准确和公正时——信任度和信息有多少?”(图片在以下链接

图2:盖洛普关于党派对大众传媒(报纸、电视和广播)报道新闻的全面、准确和公正性的信任度图片。三个线条中,蓝色是民主党,红色是共和党,灰色是独立派。(图片来源:推特)

(注,更新的信息:共和党和民主党在2016年川普(特朗普)上台之后,对媒体信任度的反向分化是极为明显的。民主党信任度从2016年的51%上升到2020年的73%,而共和党的信任度则由2016年的14%下降到10%。在两大势力相持不下、反向发展时,中间力量的数值是一个相对可靠的参考:独立派对大众媒体的信任度20年来没有过半,2016年之后略有回升,但2018年之后再度下跌到36%。)

章业:大概来说主流媒体从五十年代开始因为太左,太亲共亲苏,受到美国人民的不信任。但是在民权运动中,媒体起到了非常积极的作用。尤其是在六十年代后半期和七十年代。主要就是揭露的越战的黑暗面和尼克松的专权。但是美国媒体,正如你说的那样,其信誉在最近十年,持续下降。就拿你刚才提到的蒙茅斯的民调来说,2017年信任率只有37%,到2018年居然降到23%。

最关键的是,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是跨党派的。从民主党来说,不信任主流媒体的居然增长了18%。您大概知道,民主党一般来说是倾向于主流媒体的,居然对主流媒体的不信任增加到61%。

北明:您说民主党倾向于媒体,意思是,主流媒体基本上是左派观点?

章业:对。

北明:所以他们倾向于信任媒体。但即便这样,民主党……

章业:就是刚才您提到,竟然有61%的人不信任,这对主流媒体来说,是一个最新不幸的消息。他们全靠民主党来支持。那么自由派,就是中立的人,不信任率增长了16%,共和党的不信任率增长了10%。

北明:我这里查到的数据是,共和党人不信任媒体的在2017年是79%,2018年是89%,接近百分之九十了。您刚才提到中立人士就是独立人士,2017年66%的人不信任媒体,2018年是82%。

章业:尤其是独立派,大家都知道,美国的政治格局最后还是由独立派来决定。因为实际上美国大概的政治力量大概是三分之一民主党,三分之一共和党,这好似永远不变的,剩下三分之一的独立派,他们呢最后投票投到哪里,就是决定性的。刚才蒙茅斯的数据是个官方的民调,实际上非官方的民调更可怕。现在美国媒体有这个情况:如果他在网络上发表一篇文章,允许网友对这篇文章发表评论,在重大问题上,居然出乎意料的是,左派媒体的文章,反对率90%。90%不是说你这是造假,而是说你这是歪曲,或者说我们不信任你。这是一个非常让人吃惊的现象。

而且从网友的评论中可以看到,观众群大大减少。举个例子,美国最著名的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在最近十年尤其是最近两年严重左倾,左倾倒不要紧,最关键的是,第一它歪曲事实,第二挑动仇恨,第三,严重投靠某一个政治势力。

它原来是在四大媒体——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美国广播公司、国家广播公司和福克斯新闻网——这几家媒体中他高高居上,收视率,观众群听众群,高高居上,现在仅仅2018年一年,收视率就减少了四分之一,24%。这里有一个重要问题,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和这政府的大机构和私人机构比如说机场、公共汽车站,都有合同,他们是免费播放。你设想一下,没有这个合同,也许他们的收视率会降掉一半。(插:本来CNN是有优势的)

所以回到您最开始的问题,我的结论是,主流媒体失去民心,最重要的两点,第一,报导不真实,第二,严重的政治化。

主流媒体的假新闻举证

北明:章先生,所谓的“不信任”这个结果,就针对这个问题的:“主要的媒体至少、偶尔传播假新闻”。就是说,是因为媒体偶尔传播假新闻,才导致不信任比率增加,而不是说这些主流媒体全时段、所有新闻都是造假——跟CCTV那样,这之间还是有很大不不同。那么这些传播的假新闻究竟是什么样一种情况,能否请您举个例子介绍一下?

主流媒体假新闻之一:时代周刊假照片谎言

章业:我就举主流媒体最近半年多来的三四个例子。

刚才您提到时代周刊的照片:高高在上高大的川普总统,低着头蔑视地看着一个在那里痛哭流涕的非常小的孩子。时代周刊这个照片,本身带着三个谎言。

第一就是篡改照片。这是两张照片,根本不在一起。如果网上网民们随便自己篡改照片,我们叫PS,把两个头换在一起啊等等,这完全可以理解。但是新闻绝对不可以篡改照片。这是第一个谎言。

第二个谎言,他在这个照片的文章中提到:这个孩子是川普政策的牺牲品,什么牺牲品呢?说川普的政策有一条,就是要把孩子和家长分开。所以孩子因为跟家长分来就痛哭,这完全是假的。最后,新闻记者出来还有他爸爸出来说:这个孩子跟他母亲从头到尾根本就没有分开。跟川普的分开政策,完全没有关系。

第三,这个孩子哭的根本原因,这是后来所有的媒体,包括一般的网民,后来都没有注意到的问题。实际上我追寻到了具体的拍这张照片的记者,我才发现,什么时候拍的呢?这个母亲带着这个孩子在黑夜当中非法越过美国边境,为躲避巡查走非常小的路,然后孩子又饿又累在她身上睡着了。这是被边防人员截住了。按照规矩,边防人员需要检查越境者是否带有毒品,然后把孩子放下。我们任何一个当过父母的人都知道,孩子在那样又饿又累又困的情况下放下来,他干什么,他一定是大哭。然后这个记者在此时此刻把他拍下来了。

这三个谎言,组合起来,拿到时代周刊上,去批判一个政府的政策,这个媒体的报导是完全的失实。所以最后网民们发现了。而且最后呢,所有的人都批判它,但是它自己拒不道歉。他说这个照片本身不叫一个照片,是一个“图示”。

图3,右下角红底的图片,2018年7月2日时代周刊这张著名的封面图片传遍世界,但它是一张拼贴而成的假照片。小女孩原图来自盖蒂图片社(Getty Images)发表的图。该图是供职于这家图片社的摄影师约翰・摩尔(John Moore)于2018年6月12日在美国墨西哥边境德克萨斯州的麦卡伦(McAllen)拍摄的。拍摄的时间是2018年6月12日,拍摄时的情形是来自洪都拉斯的两岁的女孩儿,在越境的母亲被抓住和搜查时大哭。(图片取自白宫新闻发言人Kayleigh McEnany推特)

北明:我们谁都知道,一个传统媒体,这样的照片放在封面上,这就封面故事照片。容纳后里面一定要有一篇文章要解释这个照片。你这造假,违背了过去一以贯之的传统:利用人们对杂志“封面照片”的真实性的信任,制造一个谎言。

章业:一会我再讲,实际上下面所有的这些例子都是这样。左派媒体从来不道歉。但是时代杂志的左派同僚也提出尖锐批评。坚决反对川普移民政策的华盛顿邮报评论员说,"反对这一政策的行动需要谨慎和信誉。需要说服那些半信半疑的人而不是使用误导的信息和形象把问题扩大化。使用这个图片损害了我们的全部努力——不管其动机如何高尚。”(注:Time Magazine's Major Screw up on the Crying Girl Cover/Wahington Post:https://www.washingtonpost.com/news/the-fix/wp/2018/06/22/time-magazines-major-screw-up-on-the-crying-girl-cover/

(注,补充说明:在拼图做封面时,时代周刊完全知道他们在制造假象:资料显示,早在7月2日时代周刊出这一期杂志之前的6月22日,其油管Youtube网站就上传了一段视频,内容是摄影师摩尔讲述这张图片在边境拍摄时的真实情况,与现任总统并无任何关系。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muz8_H150aM)。此外,据大西洋(The Atlantic)报导,每日新闻(The Daily Beast)6月20日一篇文章指出,该媒体向海关和边境保卫部门的发言人询问过并确证,这一对母女在受理过程中并没有被分开。所以时代周刊这么做不是因为不知情,而是明知故做,以假图片造成的错误印象糊弄读者。参见On the Border With the Photographer John Moore/The Atlantic:https://www.theatlantic.com/photo/2018/06/on-the-border-with-photographer-john-moore/563282/)

图4,这是摄影师约翰・摩尔(John Moore)在同一场景、同一位置、同一角度拍下的另一张图片。(图片来源:推特)

主流媒体假新闻之二:华盛顿邮报“边防人员对难民使用化学武器”谎言

章业:第二个例子是一个月以前(2018年11月),我们在全部的主流媒体上看到一张照片:一个南美的难民带着两个孩子,从催泪弹中往外逃跑。然后,有的报到题目说是“美国边防人员对孩子的父母实行化学武器”。

北明:耸人听闻!

章业:你就想想这件事情如果是真的话,这说的是美国政府,因为边防人员代表美国政府嘛,他使用化学武器。我就觉得这个是非常非常严重的。我就去查,突然发现整个的过程,有一半,在前面一部分,媒体全部删除,根本没报导。

而实际的情况是,一帮年轻人围攻边防站。我看到的画面上,至少有四五个人往边防站扔石头。然后一帮人包括这个妇女和孩子,挤到边境栅栏的一个岔口上,企图进去。

你可以设想一下,美国边境人员在美国边界,扔石头的难民在墨西哥边界,美国边防人员没有权利越过边界。但他们应该保护自己的边界,我觉得催泪弹是唯一的、最和平、最好的解决方法。第一,它不用伤害难民,第二,它可以把难民轰开,以保卫自己不受石块攻击。

图5 (链接在此,以上为原视频)2018年11月26日,左起顺时针。图1,2,3,美国南部边境境外民众以石块(红线圈)攻击边防站,企图非法越境。图4,美边防人员用催泪弹驱散这些民众。(视频截图,受访人章业提供)

在这个之后,美国媒体从来没有道歉。大家忽然发现这件事情的真相之后,美国媒体就悄悄地把这条新闻就掩盖下去。但是自媒体的那些左派不干。这件事情还一直沸沸扬扬闹了一个礼拜。这就是明显的一个报导失实。

北明:只报导结果,还是错误的报导,不报导原因,就是平民用石块攻击边防站人员,企图非法越境。“使用了化学武器”,这是一个非常严重的指控。韩战期间,美国就是被共产党的指控使用细菌战的。后来我调查都是假的:苏联档案解密后,完全真相大白。可是令人震惊的恶劣印象已经造成了,时过境迁,已经无人对真相感兴趣了。您刚才说的这个“化学武器”的消息,最开始,是哪一年,哪个月,在哪个刊物上呢?

章业:事情发生大约在一个月之前,(2018年11月26日)报导说使用化学武器的只有一家,就是典型的《华盛顿邮报》。将来我可以提供具体的一手资料。催泪弹确实在国际公约中不允许在战场上使用。但是允许在政府镇暴的时候使用。(注,补充:如果现在我们用谷歌搜索,可以发现《华盛顿邮报》2018年11月27日的有关报道仍在,虽然题目已经改动过,但是痕迹仍在,如图:


图6,谷歌搜索:改动过的美国边防人员对难民使用“化学武器”的文章痕迹。(图片来源:作者网络搜索截图)

主流媒体假新闻之三:“川普下令自己律师在国会撒谎”谎言

第三个例证是两三周之前,有一个号称“兴奋剂”的网络媒体,这是一个左派媒体。英文原文是BuzzFeed,意思是“造成混乱的添加剂”,它以造假新闻出名。它发表了一条新闻说:川普总统下令给他的律师在国会说谎。

北明:这条新闻我看到了,当时很震惊。

章业:然后全部媒体以头版头条报导。因为这个太符合他们的政治目的了。然后,特别检察官办公室,在历史上第一次,在正在调查这个事件的半道,发出一条声明:这条新闻是假的。按常规,不结案之前是不允许报告调查的情况,它居然破天荒的出来澄清事实。你就可以想像,他们可能考虑到主流媒体不仅歪曲了事实,而且是可能误导他们调查方向。

后来这些左派媒体自我检点,说这件事情他们是有点太离谱了,他们就是找一个借口:因为我们就是想当然的川普就那么坏,他一贯说谎,所以他要让他的律师上国会说谎,是非常有可能的。所以他们就基自己的逻辑推理,觉得这个兴奋剂的文章一定是真实的。可是我们知道媒体不能用有可能来代替真实。

主流媒体假新闻之四:白人学生种族歧视骚扰谎言

章业:最后一个例子是刚刚(2019年1月)发生的,就是主流媒体,尤其是刚才我们提到的CNN有线电视新闻网。花了非常多的时间评论和报导一条十几秒的录像。这个录像,是一个带着支持川普的红帽子的年轻人,名字叫尼克・桑德曼(Nick Sandmann),微笑着面对着一个土著人。那个土著人离他非常非常近,还在不断的打鼓。那么新闻的报导是什么呢?是说:这个年轻人严重的不尊重、蔑视甚至攻击越南老兵。

不到一天之内,另一条录像就全部播出来了。我根据录像的情况,把这整个事件过程给您说一下:

这一帮孩子,包括戴支持川普的红帽子的这帮孩子,是从肯德基来到华盛顿地区参加一个游行。游行完了以后,在最高法院台阶上等车,这时候,突然闯进一帮左派,叫“黑色以色列人”,他们恶毒攻击这帮年轻人,他们的语言在上面都摆着呢。骂他们是“白鬼”,骂他们是“种族主义者”,问他们为什么要支持川普——突然这帮人在那个印第安土著人的带队之下,打着鼓,就冲进来,直接冲到这帮孩子们跟前。这帮孩子们所有的都躲开了,只有后来在画面上出现的这个孩子(尼克・桑德曼),他说:我不愿意躲开,我没有做什么错事,我是受攻击的人,我没有说任何话。所以,自始至终,他微笑着面对这个老人。这就是整个全部的过程。

图7:这位土著印第安人(左)叫内森・菲利普斯(Nathan Phillips),根据NYT News上传的相关视频(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G_E2g3fL8M)及其解说,他以面对面并持续敲鼓的方式与始终面带微笑的中学生尼克・桑德曼近距离对峙,长达几分钟。视频截图

这个事情出来了以后,所有的媒体包括哪些政治家都知道,犯了一个错。因为这帮孩子是牺牲者,黑人、种族主义的牺牲者。后来发现这个所谓的土著印第安人,第一他并不是越南老兵,他原话并没有说他是越南老兵,是媒体给他说的。他自己说的是,“我是越战时代的老兵”,意思是我是那个时代的老兵,但我没有去越南。这是第一。第二,昨天(指2019年1月25日本采访前一天)刚刚发现的消息,这个人是一个罪犯。不仅说假话,说好几次假话,最新的假话是2006年,跟他的经济有关等等,他是在法庭上说假话。还有就是前不久,他带领这帮人去冲击另一个基督教大教会的弥撒,人家在那里做祈祷,他去冲击。

所以最后大家查明,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左的,左得出奇的当地印第安人。这件事情,大家都认错了,只有有线电视新闻网,不认错。

北明:你是说CNN没有认错,没有道歉?

章业:它不仅没有认错,最后居然还转移话题,说:实际上这件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那个学生戴了那个红帽。

北明:这算什么起因?

章业:因为他带着那个红帽,造成那些黑人,左派黑人的不满,所以左派黑人来围攻他,同时这个印第安土著也不满,所以就攻击他。

北明:这件事情起因就是因为人家戴了一个红帽子。他们自己报错了,一个短短的视频,十几秒钟,为什么不调查,为什么不确证,为什么就这样报出来了!?

章业:我想让你的读者听众知道一件重要的事情:同一个有线电视新闻网CNN,两年以前,有一件同样的事情,同样是这位主播,(事件)是一个黑人小孩被杀死了,这个黑人小孩穿着一件带帽子的衣服,这个主播愤怒的谴责说:难道我们美国的世界,要因为一个人戴帽子,就要决定他的身份,他是不是罪犯吗?就是这个主播,今天打自己的嘴巴,说,因为那个青年戴了一顶红帽子,他挑动了别人的仇恨。

北明:黑人被杀,谴责他人以帽子论身份;白人被侮辱,帽子成了应该被侮辱的理由。记者双重标准,太不诚实了。

章业:你就可以想像到有《线电视新闻网》已经堕落到什么地步。刚才您也提到了,大部分情况下报导是真实的,报导非事实情况很少,但是已经有很多的例子。另一个情况就是,即使报导的是事实,他的评论,他的误导!比方说,红帽子是不是真实的?当然是真实的,那个孩子盯着土著人是不是真实的,我们看到见,是真实的。但是孩子看着土著人并不是仇恨,而且他戴红红帽子并不能说明他的品质。

北明:相反,我们从画面上看到的,这个学生,面对这个走到他跟前,那么近距离使劲敲鼓的老人,一直保持着微笑啊。

章业:对,从头到尾。这个土著就在孩子的鼻子底下敲鼓。他明显的不尊重人家,却说别人冒犯他。

北明:CNN的这个报导怎么解读这件事情?想说明什么?

章业:他想说明两点:第一,川普的支持者——因为戴红帽子一定是川普的支持者——有种族歧视,因为对方是个印第安人。第二,他们“白人至上”。这两点,在这件事情上完全子虚乌有。

北明:时代周刊利用图片剪裁与拼贴技术制造假图片,支持假新闻,CNN则利用视频镜头剪接技术,制造颠倒黑白的假新闻。而完整的录像和其他现场录像清楚地证明:学生并不是挑衅者而是被挑衅者,印第安人不是被挑衅者而是挑衅者。媒体如此颠倒黑白、歪曲事实,而且毁坏他人名誉,这种做法不仅丧失新闻职业道德,而且违反了法律。

(注,更新的信息:桑德曼因受到诸多主流媒体颠倒黑白的歪曲和围攻,其社会名誉包括所在学校、教会和社区的名誉遭受巨大损失,感受到极大心里和精神压力,他忍无可忍,终于将各大媒体告上了法庭。今年(2020年)1月,《有线电视新闻网》CNN同意赔偿桑德曼两亿七千五百万美元的名誉损失,以此与桑德曼达成庭外和解(编注:两亿七千五百万美元是原告索偿,最后的和解金额因保密协议没有公开)。同年7月,《华盛顿邮报》也以两亿五千万美元的赔偿费用与桑德曼达成庭外和解。(编注:同上)桑德曼对其他媒体的诉讼还在程序之中。)

章业:这件事情是我所知道的,根据网民和所有人的判断,这两件事是左派媒体在2019年,或者这几年中最大的失败。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来源:纵览中国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北明(采访者)章业(受访人)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