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屋漏偏逢连夜雨:马云再遇大麻烦…(图)

2020-11-23 09:31 作者:冷眼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20年11月23日讯】今年,马云似乎运气不佳、倒霉事不断!

蚂蚁金服被叫停上市之后,阿里巴巴的市值短短两周已经蒸发了1600多亿美元,马云的首富位置已经不保了。除此之外,最近马云又碰到了一件大麻烦事。

从2013年到2020年,马云创建的阿里通过并购、投资等方式,逐渐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圈“阿里系”,然而,阿里系的投资似乎不太顺利。比如,最近“阿里系”投资的蛋壳公寓风波不断,这是在全国数一数二的长租公寓品牌,也是今年第一只刚刚在美股上市的公司,但是现在却面临着倒闭破产的地步。看起来这个兆头对马云不太好。

蛋壳公寓现在拖欠供应商贷款、拖欠房东房租、收了租客的钱但是不提供房子,私改租客合同,一度被传言“破产”、“跑路”的传闻络绎不绝。这几天在国内传得沸沸扬扬。蛋壳离职员工爆料说,蛋壳要破产了。蛋壳回击说,没破产,不跑路。

目前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长租公寓品牌蛋壳公寓
目前正处于风口浪尖上的长租公寓品牌蛋壳公寓(网络图片)

但是,微众银行坐不住了,表示高度重视,为了让那些借了租金贷的人安心,他们大方的表示,2021年3月31日前暂时不上征信。

微众银行为什么这么紧张呢?因为它是蛋壳租金贷的合作银行,大笔的钱借给了蛋壳的用户,当然,利息也不低,快被外界骂死了,这要是出问题,那坏账率蹭蹭就上去了。

最惨的是蛋壳的租户们。房东收不到租金,直接赶租户。租户也委屈,钱都交了,又不是白住。而且很多人都是刚工作不就的年轻人,手头本身就不宽裕。这次蛋壳出事,完全是挖韭菜根。有些人的房租还是通过花呗借的,这样更惨。

在今年年初以来,蛋壳就已经不对劲儿了。

2月份疫情刚开始,蛋壳就逼着房东减租,不少房东虽然不情愿,但最后还是无奈减租了。那会儿蛋壳刚刚在纽交所上市,房东觉得,也就是一时的周转问题,没太当回事儿。

可没几天大家发现,房东减租了,租户的租金却涨了,而且越来越多的房东无法按时拿到房租。原来蛋壳里外都坑,吃相已经很难看了。到了年中,蛋壳又在宣传年付减租,或者返租金,就为了得到新租客。这边大肆宣传,另一边各种违约、投诉都快成灾了。

租户交了保洁费,但是保洁公司没收到;租户交了维护费用,但是维修公司没有收到;租户交了房租,但是房东没有收到……房东、租户、供应商、合作伙伴,都成了受害者联盟。

在线下,他们组成了维权团,先后光顾了蛋壳公寓的北京总部、深圳总部以及其它各地的分公司,上门追讨欠款,讨要说法。现在,“受害者联盟”又添了新成员,一些从蛋壳在职或者离职的员工,已经好久没有拿到工资了。蛋壳在杭州的分公司,已经把门牌摘掉了。

蛋壳一直宣称“经营正常,不会跑路”,但是仔细推敲就知道,这个承诺太脆弱了,暴雷已经遍布全行业,蛋壳能全身而退吗?

蛋壳诞生于2015年,过去这五年,给人的感觉大概是这样的:“上半场疯狂烧钱冲规模,下半场坑蒙拐骗耍流氓”。

2015年初,80后的高靖创立了蛋壳公寓。他曾经在多家互联网公司供职,心比天高,琢磨着一定在35岁之前干成点事,否则就“废了”。东看西看,他就看准了长租公寓。当时,“长租公寓”那就是个大风口。上面鼓励,资本配合,于是很多玩家就冲进来了。高靖无疑是其中的佼佼者,先是拿到了各种数额不小的融资,然后迅速烧钱冲规模。

到底烧钱有多疯狂?这里有一个例子。2018年,一个房东的吐槽贴刷屏,内容非常扎心,一套120平米的三居室,想租7500元/月,经过自如和蛋壳争抢,蛋壳以10800元/月的价格拿下,房租一下就涨了44%。房东非常不安,说“资本盯上租房,要吸干年轻人的血吧”。

不论自如还是蛋壳,本质上都是二房东,租房再转租,专做中间商赚差价。敢这么加价收房,哪来的钱?太容易了,主要四个来源:融资款;打时间差,房东按季度收钱,租客按年付费,能占不少款;租客钱不够?租金贷都给你选好了,利息比银行的高多了;这些房租收益权再一打包,发行个ABS,还可以再拿好多钱。

当时大家都希望迅速做大,赢家通吃,老二老三汤都喝不着,所以你跟人家说什么金融风险、经营风险都是闲扯,为了能迅速做大,抢占市场,其他的都无所谓了。这些年做起来的很多公司都是这样干的。市场还挺认这个的,钱来得非常快。

发ABS的时候,蛋壳给自己定了目标,2019年,50万套房的收租权作为抵押;2020年,80万套,来年更多。蛋壳从2015年的2000套房源起家,到2019年已经有43.8万套。融资拿到的钱不少,代价也是有的,烧了60多亿,然后很迅速的,像共享单车一样,整个行业都玩坏了,几乎面临全线崩溃。

小玩家没有钱烧跟进,开始撑不住了,陆续暴雷,坑苦了租客,资金链太脆弱,而且租金贷遇上了监管,一些小玩家纷纷倒闭。从去年开始就是长租公寓的倒闭潮和跑路潮。

蛋壳虽然在行业是数一数二,但是也经不住这么烧钱。这么烧钱,家里有矿也扛不住,国内的钱不好拿了,那就去美国上市,用股民的钱继续烧。

2020年1月份蛋壳上市,之后股价就一直在下降通道里,前些天股价跌到了最低的1.27美元,距离13.5美元的发行价,已经跌去了90%。大家都在等着看它啥时候跌破1美元退市,结果人家强势逆转,17日怒涨了71%,18日又涨了,昨天又涨了90%,19日才跌了16%,收盘价3.82美元,三天股价翻了三倍(其实我在前天上涨44%的时候准备下单追进去,结果交易系统限制买入)。

闲话少说,蛋壳为什么这个时候还疯涨呢?其实,不是它一夜之间基本面倒转,是因为市场疯传“我爱我家”会收购它。从这个角度来说,蛋壳的死是一定的,现在也就是在急救室里苟延残喘。为什么这么肯定呢?

因为蛋壳有三个对手,哪一个它都搞不定。三个对手合击,生还的概率极低。

第一个对手是钱,蛋壳的资金缺口基本补不上了。到今年第一季度,蛋壳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26亿元,但总负债达90.27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7.06%。而且这个负债吧,看起来是越来越难还上了。股市割韭菜是指望不上了,什么背景的资金也不敢投了,要指望自己赚钱还债,也是见鬼。

蛋壳缺钱缺到啥程度?创始人都开始铤而走险了。2020年6月18日,高靖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现在也没啥结果,但核心是因为6亿国资被挪用。

有知情者透露事件的脉络大概是这样的:上市之后,按说是不缺钱的,但高靖却急吼吼的找到昆山的一个国资基金,商量共同搞一个基金做长租公寓的投资,比例是这么安排的,蛋壳出6.25亿元、昆山的国资基金出6亿,安徽某国资出资15亿-18亿元。

当时政府里不少人反对,就是因为对蛋壳不放心,但最后还是通过了,打完钱他们发现,高靖说的那个安徽国资根本就没出钱,蛋壳出的6.25亿又被他们借回去了,真金白银掏了钱的就是昆山的基金,就是这6亿,也被蛋壳转走了5.5亿。这基本就是骗钱,空手套白狼啊,于是高靖被调查也就正常了。

没钱就很崩溃了,蛋壳有一个对手更强大,他们根本对付不了,这个对手就是趋势。跟趋势做对,再牛的人胜算也不高。

他们在高房价的尾声不计成本的加杠杆搞扩张,如果房租一直涨,经济没问题,还有可能熬出来,但是等他们高成本布局完了,房地产市场开始踩急刹车了。各种调控接二连三,房价掉头的风声日盛,房租也开始掉,租金贷这类业务日益被严管,而且经济越来越难,大家都开始过苦日子、紧日子的准备,租房市场大发展的趋势没有了,这时候正儿八经的房东都难,更何况是二房东。特别是像蛋壳这种疯狂加杠杆的二房东,一定会率先被杠杆打死。

这还是小趋势,另一个大趋势就更打不过了。

好几千年了,土地崇拜已经深入绝大多数人的心里,好像都成了与生俱来的基因,没房婚都结不了,你跟丈母娘说租房更合适,估计她老人家第一个出面反对。

地产商们就很清楚这个规则,当年各种政策鼓励长租,各大地产商都纷纷响应,姿态摆得很足,但实际上,大多数都是拿一两个项目做样子,基本都没动真格,都是经历周期洗礼的老油条,不会喊一声风口就义无反顾的冲进去。所以,租房不是趋势,买房才是趋势。大趋势、小趋势都打不过,必死无疑。

蛋壳这种公司,摆着创业的架势,实际上完全是烂赌鬼。初期不计成本抢房源,资本有要求,时间就是金钱,情有可原。后期经营有困难,本钱都快没了,体面下场也是有机会的,比如公司卖了,各方利益至少还有个保障吧。他们不然,签的合同想撕就撕,谈的价格说不认就不认,房东拿不到租金,租客交几万房租被轰出门,装修队要坑,保洁要坑,员工自然也不放过……

而整个长租公寓行业,基本上都是玩的这些击鼓传花式的骗子的游戏,一旦没有新客户进来,游戏分分钟就停止。被坑的都是那些买不起房,只能暂时租房的可怜的年轻人。

我一直都说,越是经济萧条的时候,金融灾难越多,受害的人也越多。但是受害的人都有一个特点,基本都是升斗小民,都是那些最普通最底层的群体。我们来看2015年股灾,亏得最惨的都是那些资金量小、没有准确信息来源和辨别能力的散户,都是一些普通平民,而一些大股东、大玩家都是提前获得了信息,在高位套现走人,最终血流成河的是被割的散户韭菜。

再比如,2017年开启的P2P跑路潮,被坑得最惨的都是那些底层的工薪阶层、白领,他们用来养老看病的毕生积蓄,或者是整个家庭的流动资金,都投入到了P2P中,指望能获得一点利息,保本增值,但是一旦平台跑路,这些底层平民的毕生积蓄被洗劫一空,上千万人欲哭无泪,成为上访维稳的对象。那些做局的人和政府监管层、银行合谋,空手套白狼,赚得盆满钵满。

再比如,2018年开始的所谓的共享经济,各路资本涌入共享单车等共享经济行业,不计成本抢夺市场蛋糕,恶性竞争,加上盈利的不可持续,最终导致了一地鸡毛,老百姓连交的押金都退不回来。

不管以上说的是散户、P2P的网贷受害者,还是共享经济中无法退还押金的民众,基本都是底层的平头百姓,从来没有听说马云、马化腾、王健林之类的富豪在这些骗局中受骗的。

现在,击鼓传花的庞氏骗局游戏轮到了长租公寓行业。和当初的PP2一样,短短几年,从巅峰时期的1万多家网贷公司,经过几年雷爆后,现在只剩下10家不到;而长租公寓正在经历P2P当初惨烈的淘汰过程,这两年雷爆的长租公寓目不暇接,现在已经到了这个万亿市场的行业领导者蛋壳的身上。可见这个行业的风险已经到了随时可以吞人的地步。

正因为如此,这两天全国多个地方政府已经开始发文提示风险了。11月17日,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关于切实规范住房租赁企业经营行为的紧急通知》,要求住房租赁企业慎重选择租金收取模式。深圳市住建局通知指,住房租赁企业应充分意识到采取“高进低出”“长收短付”方式进行市场扩张从而引发资金链断链的经营风险、法律风险。住房租赁企业不得以隐瞒、欺骗、强迫等方式要求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费贷款,不得以租金分期、租金优惠等名义诱导承租人使用住房租金消费贷款,不得将住房租金消费贷款相关内容嵌入住房租赁合同。

同一天,陕西省西安市人民政府也下发《西安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关于印发西安市住房租赁试点工作实施方案的通知》,内容基本上和深圳大同小异。接下来,全国地方政府可能将掀起一股限制长租公寓风险的高潮。但是现在显然已经晚了,对那些已经入局的人来说,已经是无力回天。

蛋壳这次被玩坏,当然不能怪马云,毕竟他只是一个投资者。蛋壳的雷爆,其实和当前整个中国的债务连环雷爆一样,都是经济脱实向虚下玩砸了的金融游戏。

长租公寓是二房东模式,烧钱抢房源,玩垄断市场、玩金融杠杆提高估值。玩垄断的模式在今年更是被国家纳入监管范围,前几天发布的《反垄断指南》公开征求意见,未来将会给长租公寓重锤一击。对于马云来说,这或许只是不值一提的事情,不过现在阿里又将有新麻烦了。

近期,北京郝俊波律所通过其公号发文称,有美股投资者要集体向法院诉讼阿里巴巴,郝俊波律师表示正在筹备对阿里巴巴的集体诉讼案。美股投资者要诉讼阿里巴巴的原因主要是指控阿里公司在2020年10月21日至2020年11月3日期间就公司的业务和运营状况及发展前景进行虚假陈述,未向投资者披露重大不利事实,导致投资者股票价格大跌亏损。虚假陈述内容主要包括:(1)蚂蚁集团不满足上市要求或就某些重大事项未进行充分披露;(2)即将到来的金融科技监管环境的重大变化将严重冲击蚂蚁集团的业务;(3)蚂蚁集团的上市可能会被推迟;(4)阿里关于其业务和运营状况及发展前景的陈述存在严重误导,缺乏事实依据,当事实真相暴露时,其股价下跌令投资者受损。从诉讼的理由可以明显看得出来,这一次阿里的麻烦,根源还是源自于蚂蚁的暂停上市。

不仅传出来习近平叫停蚂蚁集团上市的传言,现在又有声音说上面要考虑拆分蚂蚁集团。所以,马云的麻烦才刚刚开始。贝壳的雷爆、阿里的股价暴跌及蚂蚁金服停止上市才是序曲。而对于中国经济的垮塌而言,现在的花式各样的雷爆才是序曲。

責任编辑: 宇真 --转载请注明出处, 严禁建立镜像网站.
本文短网址: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