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困在蛋壳租金贷里的年轻人:遭遇社会毒打(图)

2020-11-21 20:42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蛋壳公寓 租金贷 年轻人 社会
公寓示意图。(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看中国2020年11月21日讯】(看中国记者丁晓雨综合报导)蛋壳公寓创立之初,宣称是“要给在外打拼的年轻人一个温暖的家”,如今 “避风港”成了“风暴眼”,租户、业主、员工、供应商全都被困在蛋壳里苦苦挣扎。尤其是那些掉进租金贷陷阱里的年轻人,称自己“遭遇社会毒打”,甚至动了绝望轻生的念头。

从蛋壳公寓CEO被调查,租住在蛋壳公寓里的年轻人们,梦魇也开始了。不但被房东收回房子,在办理完无责退租后,才发现由于蛋壳拖欠银行剩余款项,自己的“租金贷”无法解除。这意味着,即使退了蛋壳的房子,也得继续还这一份房租。

“您申请的问题暂时无法处理,我们会进行登记,请您耐心等待业务专员联系您。”在蛋壳困局里的租客们,每打一个电话,不是没人接听,就是上面的机器回复。

据豹变报导,蛋壳出事后,告知租客可以办理无责退租。但退租后,租客们才发现,由于蛋壳拖欠银行剩余款项,自己的“租金贷”无法解除。也就是不住蛋壳的房子,也得继续还这一份房租。

有维权的房客打了90个电话,蛋壳客服、微众银行、银监会、房管所、12345、12315,甚至申请了银行业消费者权益保护促进会的调解,但无一例外全是机器的回复。租客们除了等待,毫无办法。

按时交租的年轻人不知道怎么会这样,更不知道该如何应对这样的困局。当初选择对蛋壳这个上市公司招牌的信任,再加上跟蛋壳签合同时,管家告诉他们,蛋壳有一项针对应届毕业生的优惠措施,可免押金、按月付。满怀希望的年轻人住进长租公寓,直到蛋壳出事,才发现被“套路”了,因为所谓的优惠,其实就是租金贷

表面上,是租户开了租金贷,分期月还,实际上蛋壳利用租户的信用直接从金融机构获取一年的贷款,再用这些钱去“收更多的房”以及支付业主房租。

豹变称,在长租公寓疯狂扩张的2016年,包括蛋壳在内的玩家都是以这样的方式“跑马圈地”,高价抢房。

2020年1月,蛋壳公寓上市,招股说明书里称,“租客预付租金是我们营运现金流入的重要来源,我们也与金融机构合作为租客提供租金融资,并预付给我们。这些融资活动构成我们现金流入支持的重要来源。”

在这里,租户、蛋壳、金融机构以及业主,任何一个环节出了问题,就可能发生多米诺骨牌倒塌效应。而最终,租户都将成为牺牲品。

如今,蛋壳碎了,租金贷的紧箍咒却牢牢的套在租客的头上,他们依然会收到银行贷款已逾期的信息,即使已经被房东清理出公寓,他们还要继续交付蛋壳的房租。

在此过程中,有租客碰到业主强行收房选择报警,警方的建议是:矛盾是因蛋壳而起,你们应该一起找蛋壳。租户们觉得,自己“遭遇了社会毒打”。

据豹变报导,有租户表示,可以不要押金,剩下的租金也可以不退,甚至愿意给蛋壳钱,只求解除与微众银行的贷款合同。

面对这样的困局,有租户甚至动了轻生的念头,“或许一年的贷款对于很多人来说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刚步入社会的农村学生、打工者来说是我们的全部,累了……”在一个蛋壳租户维权群里,有租户说,“蛋壳快成凶手了”。

困在蛋壳里的不仅是租户,也有业主和员工。蛋壳大规模拖欠业主的租金,有业主在确定蛋壳违约之后便申请解约,然而申请石沉大海,蛋壳方面杳无音信。

租户、业主们困在原地,等一个答复。蛋壳的员工也无所适从。他们没有拿到10月份的工资,公司说缓发,至于缓到什么时候,通知没说。

困局中无法脱身的还有供应商。11月10日,近百位供应商和员工聚集在蛋壳公司总部讨欠款,甚至爆发肢体冲突。

蛋壳总共有几百家供应商,跟保洁相关的有10来家,蛋壳给予供应商的答复是:“要承担经营风险。”

蛋壳财报显示, 2017到2019年,蛋壳分别亏损2.72亿元、13.66亿元和34.35亿元。2020年一季度,蛋壳又亏12.3亿元,且至今仍未发布第二季度财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