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困在蛋殼租金貸裡的年輕人:遭遇社會毒打(圖)

2020-11-21 20:42 桌面版 简体 0
    小字

蛋殼公寓 租金貸 年輕人 社會
公寓示意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看中國2020年11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丁曉雨綜合報導)蛋殼公寓創立之初,宣稱是「要給在外打拼的年輕人一個溫暖的家」,如今 「避風港」成了「風暴眼」,租戶、業主、員工、供應商全都被困在蛋殼裡苦苦掙扎。尤其是那些掉進租金貸陷阱裡的年輕人,稱自己「遭遇社會毒打」,甚至動了絕望輕生的念頭。

從蛋殼公寓CEO被調查,租住在蛋殼公寓裡的年輕人們,夢魘也開始了。不但被房東收回房子,在辦理完無責退租後,才發現由於蛋殼拖欠銀行剩餘款項,自己的「租金貸」無法解除。這意味著,即使退了蛋殼的房子,也得繼續還這一份房租。

「您申請的問題暫時無法處理,我們會進行登記,請您耐心等待業務專員聯繫您。」在蛋殼困局裡的租客們,每打一個電話,不是沒人接聽,就是上面的機器回覆。

據豹變報導,蛋殼出事後,告知租客可以辦理無責退租。但退租後,租客們才發現,由於蛋殼拖欠銀行剩餘款項,自己的「租金貸」無法解除。也就是不住蛋殼的房子,也得繼續還這一份房租。

有維權的房客打了90個電話,蛋殼客服、微眾銀行、銀監會、房管所、12345、12315,甚至申請了銀行業消費者權益保護促進會的調解,但無一例外全是機器的回覆。租客們除了等待,毫無辦法。

按時交租的年輕人不知道怎麼會這樣,更不知道該如何應對這樣的困局。當初選擇對蛋殼這個上市公司招牌的信任,再加上跟蛋殼簽合同時,管家告訴他們,蛋殼有一項針對應屆畢業生的優惠措施,可免押金、按月付。滿懷希望的年輕人住進長租公寓,直到蛋殼出事,才發現被「套路」了,因為所謂的優惠,其實就是租金貸

表面上,是租戶開了租金貸,分期月還,實際上蛋殼利用租戶的信用直接從金融機構獲取一年的貸款,再用這些錢去「收更多的房」以及支付業主房租。

豹變稱,在長租公寓瘋狂擴張的2016年,包括蛋殼在內的玩家都是以這樣的方式「跑馬圈地」,高價搶房。

2020年1月,蛋殼公寓上市,招股說明書裡稱,「租客預付租金是我們營運現金流入的重要來源,我們也與金融機構合作為租客提供租金融資,並預付給我們。這些融資活動構成我們現金流入支持的重要來源。」

在這裡,租戶、蛋殼、金融機構以及業主,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就可能發生多米諾骨牌倒塌效應。而最終,租戶都將成為犧牲品。

如今,蛋殼碎了,租金貸的緊箍咒卻牢牢的套在租客的頭上,他們依然會收到銀行貸款已逾期的信息,即使已經被房東清理出公寓,他們還要繼續交付蛋殼的房租。

在此過程中,有租客碰到業主強行收房選擇報警,警方的建議是:矛盾是因蛋殼而起,你們應該一起找蛋殼。租戶們覺得,自己「遭遇了社會毒打」。

據豹變報導,有租戶表示,可以不要押金,剩下的租金也可以不退,甚至願意給蛋殼錢,只求解除與微眾銀行的貸款合同。

面對這樣的困局,有租戶甚至動了輕生的念頭,「或許一年的貸款對於很多人來說不算什麼,但是對於剛步入社會的農村學生、打工者來說是我們的全部,累了……」在一個蛋殼租戶維權群裡,有租戶說,「蛋殼快成凶手了」。

困在蛋殼裡的不僅是租戶,也有業主和員工。蛋殼大規模拖欠業主的租金,有業主在確定蛋殼違約之後便申請解約,然而申請石沉大海,蛋殼方面杳無音信。

租戶、業主們困在原地,等一個答覆。蛋殼的員工也無所適從。他們沒有拿到10月份的工資,公司說緩發,至於緩到什麼時候,通知沒說。

困局中無法脫身的還有供應商。11月10日,近百位供應商和員工聚集在蛋殼公司總部討欠款,甚至爆發肢體衝突。

蛋殼總共有幾百家供應商,跟保潔相關的有10來家,蛋殼給予供應商的答覆是:「要承擔經營風險。」

蛋殼財報顯示, 2017到2019年,蛋殼分別虧損2.72億元、13.66億元和34.35億元。2020年一季度,蛋殼又虧12.3億元,且至今仍未發布第二季度財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