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汉人要求公布隐瞒中共病毒疫情的官员(图)

2020-10-23 12:45 作者:卢乙欣 桌面版 正體 1
    小字

武汉市公民张海替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病亡的父亲维权已有一阵子,但当局并没有多加理会
武汉市公民张海替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病亡的父亲维权已有一阵子,但当局并没有多加理会。(图片来源:自由亚洲电台)

【看中国2020年10月23日讯】(看中国记者卢乙欣综合报导)武汉市公民张海为替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间病亡的父亲讨说法,维权已有一阵子。他10月19日中午12点10分许再次分别向武汉市及湖北省两级政府邮寄一份政府资讯公开申请,要求当局公开“在武汉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因为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的公职员姓名及职务”方面的资讯。

综合民生观察与自由亚洲电台报导,武汉市公民张海说自己的父亲感染中共病毒(又称新冠状病毒,COVID-19)就是因自己当时不知道武汉市已经出现疫情,在武汉市封城之前就带着父亲去武汉市看病,也不知道父亲进行手术的医院已经收治了感染中共病毒的患者,结果导致他的父亲在医院受到感染而病亡。此事成为张海的终身遗憾。

张海说,“所以我对隐瞒疫情的官员非常痛恨,他们欠很多人命,我起诉追责索赔不止是为我父亲一个人讨说法。”

张海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武汉市长周先旺应该对瞒报承担责任,瞒报就是一个犯罪行为。我认定他就是一个犯罪分子,一个杀人犯。他目前为止还是武汉市市长。同时他之前在武汉成立两个工作组,调查我。一个犯罪分子,反而调查我一个追责的人?”

张海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在深圳、武汉两边调查我,在什么地方买社保、银行卡里有多少钱,用放大镜来查我这个人,希望能找到突破口,逼迫我放弃。”

此外,张海18日即已告知希望之声记者,他日前写了一封致习近平的求助信,但随后遭到当地南山派出所员警以“人口普查”为借口,对他们家三口人进行“人脸识别”的监控,甚至多次骚扰他们。

张海又披露,他与武汉成千上万的死亡受害家属的微信、电话都遭到严密监控、监听,例如在他自己家里一说到准备接受采访的事情后,武汉的公安、社区人员就会立刻上门,而当他起诉了第一被告、武汉市长周先旺之后,当局不仅没有立案,深圳市及武汉市反倒成立了所谓的“调查组”、“工作组”,对他进行威胁与打压。

此次维权,已经是张海第五次向中国当局提交控告或是申请材料,先前的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等待他的仅有员警无尽的骚扰及各级法院视若无睹的冷漠,官方好像要以行动让张海明白,问责求偿均是徒劳,你们这些人民是命如蝼蚁、无人埋单。

张海告诉《苹果》,内地的政府资讯公开条例规定,政府资料原则上都应该要公开,公民也有权利申请,所以他才会去信武汉市、湖北省当局,要求当局公开疫情期间涉及违规行为的官员资料。然而,打从他向武汉市、湖北市政府提出诉讼以来,对方均以回避的态度回应,并对他加以监控、打压,但他始终以依法依规方式追究,让官员了解,即使持续打压,对他都是没有效果的。

即使追责索赔的诉讼始终没有进展,但张海却不放弃通过各种途径追责。张海透过一篇《官场“疫情问责”观察免职是什么样的问责手段?》新闻报导得知,湖北省纪委于2020年1月30日,已经就疫情防控追责发出了通知,明确五种需要从重从快查处的情形,其中包括一种就是针对瞒报、谎报确诊、死亡、疑似病例的,坚决的予以撤职乃至开除党籍及开除公职处分。

张海自报导里也看到湖北省确实就疫情问责处分了部分官员,但处分的通报内容却都没有提及受到处分、免职的原因。张海觉得奇怪,既然纪委都已规定,为何处分通知却仍藏着掖着,在这些受到处分的官员中,到底有没有因隐瞒中共病毒疫情而遭受处分的?带着疑问的张海,向武汉市政府及湖北省政府分别申请两份政府资讯公开,希望政府能尽快公开相关资讯。

不过,张海告诉《苹果日报》表示,针对此次公开资讯的要求,他早有预期当局不会有任何的正面回复,并继续采取回避的态度,因此他会继续坚持行使公民权利,持续要求政府公开相关资讯,“不要藏着掩着”。

张海表示,“在官方公布人传人疫情之前那么多武汉人感染死亡,李文亮等人因被扣‘造谣’帽子而被处罚,事后既然被平反了,那他们没造谣,就肯定有隐瞒疫情的官员,但到现在也不知道有哪些官员因隐瞒疫情被处罚,所以我要求公开这方面的资讯。”

6月10日,张海把武汉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以及武汉市中部战区总医院列为了共同被告,并向武汉市中级法院提出起诉,要求法院进而确认被告及其下属职能部门卫健委对于公众隐瞒疫情资讯的行为违法,且要求公开登报道歉,及应赔款近两百万元,并据被告隶属于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渎职等行为,来进行立案调查。

6月24日,张海向湖北省及武汉市检察院邮寄法院监督申请书,要求督促武汉中级法院依法办案。

8月12日,张海将四份起诉状寄至湖北省高级法院。8月17日,张海联合其它受害者家属再一次递交法院监督申请书。

虽然湖北省纪委监委党风政风监督室副主任叶志强曾经在《中国纪检监察杂志》中称赞北京政府抗疫,“问责规模空前、力度空前”,并声称自中共病毒疫情爆发,截至4月中旬期间,湖北省处分疫情防控时失职失责的党员、干部已有3000多人,包括厅局级10多人,县处级100多人。

不过,张海认为,中国政府是选择性的披露官员资讯,并没有完全公布最终有哪一些官员、具体犯下什么罪行、承担了什么法律责任。张海从中国新闻网的报导《官场“疫情问责”观察免职是什么样的问责手段?》获悉,湖北省纪委于1月30日就疫情防控追责发出了通知,明确表示五种必须要从重从快查处的情形,包括针对瞒报、谎报疫情的官员,给予撤职乃至开除党籍、公职处分。

对此,“新冠肺炎索赔法律顾问团”的合作律师陆妙卿律师表示,行政机关公开政府资讯应该要坚持以公开作为常态、不公开作为例外,但武汉当局有可能会以《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资讯公开条例》十六条作为理由,拒绝公开“内部事务资讯”。

“政府有可能以‘行政机关的内部事务资讯’作为挡箭牌而不予公开,但内部事务资讯是‘可以不予公开’而不是‘不得公开’,”陆妙卿又强调,“比较公平的做法是,公开哪些人因为疫情被问责,问责理由是什么,有一些具体行为。被问责的官员也需要途径申诉。公民也需要一个监督的资讯来源。”

自今年2月以来,张海已接连失去五个微博帐号、微信及电话,并遭到当局的严密监控。张海为了父亲所进行的维权、对其它死者家属硬磕到底的呼唤,全部遭到当局限缩,导致张海想要声张正义,却只能是一直地自个儿吼叫,却没有获得任何回声,他只能就这么继续孤立无援……。

至于本与张海一起维权的家属团,自3月份的6、70人,变为迄今的不至5个人。这些人曾经打算与张海并肩战斗、向政府讨回一个公道,现在却一个个离去,或沉默或消失。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