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武漢人要求公布隱瞞中共病毒疫情的官員(圖)

2020-10-23 12:45 作者:盧乙欣 桌面版 简体 1
    小字

武漢市公民張海替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病亡的父親維權已有一陣子,但當局並沒有多加理會
武漢市公民張海替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病亡的父親維權已有一陣子,但當局並沒有多加理會。(圖片來源:自由亞洲電臺)

【看中國2020年10月23日訊】(看中國記者盧乙欣綜合報導)武漢市公民張海為替在中共病毒疫情期間病亡的父親討說法,維權已有一陣子。他10月19日中午12點10分許再次分別向武漢市及湖北省兩級政府郵寄一份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要求當局公開「在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期間因為瞞報、謊報確診、死亡、疑似病的公職員姓名及職務」方面的資訊。

綜合民生觀察與自由亞洲電臺報導,武漢市公民張海說自己的父親感染中共病毒(又稱新冠狀病毒,COVID-19)就是因自己當時不知道武漢市已經出現疫情,在武漢市封城之前就帶著父親去武漢市看病,也不知道父親進行手術的醫院已經收治了感染中共病毒的患者,結果導致他的父親在醫院受到感染而病亡。此事成為張海的終身遺憾。

張海說,「所以我對隱瞞疫情的官員非常痛恨,他們欠很多人命,我起訴追責索賠不止是為我父親一個人討說法。」

張海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武漢市長周先旺應該對瞞報承擔責任,瞞報就是一個犯罪行為。我認定他就是一個犯罪分子,一個殺人犯。他目前為止還是武漢市市長。同時他之前在武漢成立兩個工作組,調查我。一個犯罪分子,反而調查我一個追責的人?」

張海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在深圳、武漢兩邊調查我,在什麼地方買社保、銀行卡裡有多少錢,用放大鏡來查我這個人,希望能找到突破口,逼迫我放棄。」

此外,張海18日即已告知希望之聲記者,他日前寫了一封致習近平的求助信,但隨後遭到當地南山派出所員警以「人口普查」爲藉口,對他們家三口人進行「人臉識別」的監控,甚至多次騷擾他們。

張海又披露,他與武漢成千上萬的死亡受害家屬的微信、電話都遭到嚴密監控、監聽,例如在他自己家裡一說到準備接受採訪的事情後,武漢的公安、社區人員就會立刻上門,而當他起訴了第一被告、武漢市長周先旺之後,當局不僅沒有立案,深圳市及武漢市反倒成立了所謂的「調查組」、「工作組」,對他進行威脅與打壓。

此次維權,已經是張海第五次向中國當局提交控告或是申請材料,先前的每一次都是石沉大海,等待他的僅有員警無盡的騷擾及各級法院視若無睹的冷漠,官方好像要以行動讓張海明白,問責求償均是徒勞,你們這些人民是命如螻蟻、無人埋單。

張海告訴《蘋果》,內地的政府資訊公開條例規定,政府資料原則上都應該要公開,公民也有權利申請,所以他才會去信武漢市、湖北省當局,要求當局公開疫情期間涉及違規行為的官員資料。然而,打從他向武漢市、湖北市政府提出訴訟以來,對方均以迴避的態度回應,並對他加以監控、打壓,但他始終以依法依規方式追究,讓官員了解,即使持續打壓,對他都是沒有效果的。

即使追責索賠的訴訟始終沒有進展,但張海卻不放棄通過各種途徑追責。張海透過一篇《官場「疫情問責」觀察免職是什麼樣的問責手段?》新聞報導得知,湖北省紀委於2020年1月30日,已經就疫情防控追責發出了通知,明確五種需要從重從快查處的情形,其中包括一種就是針對瞞報、謊報確診、死亡、疑似病例的,堅決的予以撤職乃至開除黨籍及開除公職處分。

張海自報導裡也看到湖北省確實就疫情問責處分了部分官員,但處分的通報內容卻都沒有提及受到處分、免職的原因。張海覺得奇怪,既然紀委都已規定,為何處分通知卻仍藏著掖著,在這些受到處分的官員中,到底有沒有因隱瞞中共病毒疫情而遭受處分的?帶著疑問的張海,向武漢市政府及湖北省政府分別申請兩份政府資訊公開,希望政府能儘快公開相關資訊。

不過,張海告訴《蘋果日報》表示,針對此次公開資訊的要求,他早有預期當局不會有任何的正面回覆,並繼續採取迴避的態度,因此他會繼續堅持行使公民權利,持續要求政府公開相關資訊,「不要藏著掩著」。

張海表示,「在官方公佈人傳人疫情之前那麼多武漢人感染死亡,李文亮等人因被扣『造謠』帽子而被處罰,事後既然被平反了,那他們沒造謠,就肯定有隱瞞疫情的官員,但到現在也不知道有哪些官員因隱瞞疫情被處罰,所以我要求公開這方面的資訊。」

6月10日,張海把武漢市人民政府、湖北省人民政府,以及武漢市中部戰區總醫院列為了共同被告,並向武漢市中級法院提出起訴,要求法院進而確認被告及其下屬職能部門衛健委對於公眾隱瞞疫情資訊的行為違法,且要求公開登報道歉,及應賠款近兩百萬元,並據被告隸屬於國家工作人員濫用職權、瀆職等行為,來進行立案調查。

6月24日,張海向湖北省及武漢市檢察院郵寄法院監督申請書,要求督促武漢中級法院依法辦案。

8月12日,張海將四份起訴狀寄至湖北省高級法院。8月17日,張海聯合其它受害者家屬再一次遞交法院監督申請書。

雖然湖北省紀委監委黨風政風監督室副主任葉志強曾經在《中國紀檢監察雜誌》中稱讚北京政府抗疫,「問責規模空前、力度空前」,並聲稱自中共病毒疫情爆發,截至4月中旬期間,湖北省處分疫情防控時失職失責的黨員、幹部已有3000多人,包括廳局級10多人,縣處級100多人。

不過,張海認為,中國政府是選擇性的披露官員資訊,並沒有完全公布最終有哪一些官員、具體犯下什麼罪行、承擔了什麼法律責任。張海從中國新聞網的報導《官場「疫情問責」觀察免職是什麼樣的問責手段?》獲悉,湖北省紀委於1月30日就疫情防控追責發出了通知,明確表示五種必須要從重從快查處的情形,包括針對瞞報、謊報疫情的官員,給予撤職乃至開除黨籍、公職處分。

對此,「新冠肺炎索賠法律顧問團」的合作律師陸妙卿律師表示,行政機關公開政府資訊應該要堅持以公開作為常態、不公開作為例外,但武漢當局有可能會以《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資訊公開條例》十六條作為理由,拒絕公開「內部事務資訊」。

「政府有可能以『行政機關的內部事務資訊』作為擋箭牌而不予公開,但內部事務資訊是『可以不予公開』而不是『不得公開』,」陸妙卿又強調,「比較公平的做法是,公開哪些人因為疫情被問責,問責理由是什麼,有一些具體行為。被問責的官員也需要途徑申訴。公民也需要一個監督的資訊來源。」

自今年2月以來,張海已接連失去五個微博帳號、微信及電話,並遭到當局的嚴密監控。張海為了父親所進行的維權、對其它死者家屬硬磕到底的呼喚,全部遭到當局限縮,導致張海想要聲張正義,卻只能是一直地自個兒吼叫,卻沒有獲得任何回聲,他只能就這麼繼續孤立無援……。

至於本與張海一起維權的家屬團,自3月份的6、70人,變為迄今的不至5個人。這些人曾經打算與張海並肩戰鬥、向政府討回一個公道,現在卻一個個離去,或沉默或消失。


【誠徵榮譽會員】溪流能夠匯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愛。我們向全球華人誠意徵集萬名榮譽會員:每位榮譽會員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訂閱費用($68美元/年),成為《看中國》網站的榮譽會員,就可以助力我們突破審查與封鎖,向至少10000位中國大陸同胞奉上獨立真實的關鍵資訊, 在危難時刻向他們發出預警,救他們於大瘟疫與其它社會危難之中。

分享到:

看完那這篇文章覺得

評論

暢所欲言,各抒己見,理性交流,拒絕謾罵。

留言分頁:
分頁: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