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袁爸爸这一家 今日香港的写照(组图)

2020-10-20 19:54 作者:何佳慧 桌面版 正體 7
    小字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与女儿袁弥明一同在YouTube频道谈论政经话题。(图片来源:袁弓夷政经频道截图)
香港实业家袁弓夷与女儿袁弥明一同在YouTube频道谈论政经话题。(图片来源:袁弓夷政经频道截图)

【看中国2020年10月20日讯】(看中国记者何家慧综合报导)香港实业家“袁爸爸袁弓夷因敢言为香港人发声和推动“灭共”而深入民心,女儿袁弥明“黄丝”立场同样鲜明;儿子袁弥昌则属“中间派”,并娶了叶刘淑仪党友、立场“深蓝”的容海恩为妻。香港电台节目《铿锵集》19日播出最新一集“袁氏这一家”,探讨袁氏一家人对政治、7.21、国安法、良知等话题的不同见解。不少网民认为,袁爸爸这个“黄蓝之家”,犹如今日香港社会的写照。

香港政治光谱缩影

“袁氏这一家”一开始介绍了袁家各人的政治立场。身在海外推动“灭共”的袁爸爸,自言是“黄丝”、“黄到金”。袁家小妹袁弥明曾参选港姐、做过政党人民力量的主席,自言从来是“与中共无法谈判及妥协的激进民主派”,丈夫林雨阳曾跟她一起组党,政治理念一致。大姐袁弥望说自己是“浅黄偏中间黄”;哥哥袁弥昌自评为“中间派”,他的妻子容海恩,则直接以“爱国爱港的建制派”自居。全家人的政治取态,可谓涵盖了香港的政治光谱。

袁弥明夫妇在节目中表示,他们不是因为“黄”而在一起,而是很多价值观一致才会“黄”,相信夫妻的价值观一定要近似,才能一起走下去。不过自哥哥两年前迎娶了新民党立法会议员容海恩为妻,家庭便多了一位来自建制派的嫂子。袁弥明当年参选立法会时,曾与叶刘淑仪创党的新民党正面对撼,直言“最讨厌新民党”,但她对哥哥择偶没有半点发言权和意见。

容海恩两年来与袁弥昌诞下两个女儿,她表示,当袁家成员一谈到政治议题,她会尽量避免和不参与讨论,到一旁倒茶避席,相信家人也理解她,因为“嫁之前都知我是建制派。”

消失的黄色蜡笔

容海恩去年年初在公开场合说过,小朋友不要认识黄色,引起舆论哗然。丈夫袁弥昌在节目中坦言,女儿的黄色蜡笔都不见了,以前曾经有,现在“不知道丢到哪里了”。他表示,妻子可以说自己的看法,但“不要影响到(女儿),不要说她应否认识这种颜色。”容海恩则辩解自己不是这个意思,“怎会不教黄色?难道也不教蓝色和黑色?”只是舆论“幼稚”地不断重复她的话。

袁弥明笑言,从哥哥择偶已确认了他的取态十分“蓝”,不过她与姊姊袁弥望都能够包容家中的建制派成员,只是聚首时话题难免有所不同。袁弥望笑言,齐人吃饭时会尽量避免太敏感的话题,爸爸有时会特意问儿子,太太当天来不来?如果不来,“爸爸就说今晚可以谈政治。”

7.21成分界线 “良知”定义泾渭分明

不过随着去年反送中示威越演越烈,社会日益撕裂。袁氏家人在参加游行前后,有时会到袁弥昌家探望他两个女儿,黄蓝阵营在家碰面,当时大家都有所顾忌。容海恩直言不希望他们在她家谈政治。直至7.21发生港警纵容元朗白衣人袭击市民一幕,黄蓝立场壁垒分明,造成香港不少家庭的决裂。7.21也成为了袁家关系的分界线,大家开始减少聚会。

袁弥明表示,事件令她不想再见到任何“蓝丝”,也不想有任何潜在的讨论,“你站在(政府)那边,你就是是非不分,而且埋没良知。”对此,容海恩隔空回应时略显激动,“我觉得她嘥气(枉费)的,讲什么鬼良知?我没有良知吗?我觉得你的良知是错的。各人有自己的良知的。”

对于“良知”的不同看法,令双方宁可不谈这些话题,减少见面。袁弥昌表示,明白妹妹不想再见“蓝丝”的情绪,但不知道会持续多久,“可能现在还是,可能已经消退,我不知道。”

国安法后 黄蓝处境两重天

今年6月30日,《港区国安法》实施,黄蓝阵营的处境犹如两重天。容海恩获邀为“国庆”升旗礼的嘉宾,表示要加强宣传国安法和国歌法。另一边厢,袁弥明的人民力量党友谭得志(快必)被国家安全处人员以“煽动言论罪”拘捕。谭得志被拒绝保释当天,袁弥明在法庭外泪洒当场,指快必没犯过任何事,只是开设街站,喊了些口号,而这些口号是每个上街的市民都说过的。只是政府在打压最大声、最敢讲的人。她控诉当局借国安法收紧反对声音,打压游行示威,令香港自由民主空间严重收窄,“把香港人的底线推到最尽,我们不能再温水煮蛙,什么都接受,所以根本要全面反攻。”

9月17日,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到高院申请保释,前人民力量主席袁弥明到场声援。(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9月17日,人民力量副主席谭得志(快必)到高院申请保释,前人民力量主席袁弥明到场声援。(图片来源:李天正/看中国)

袁爸爸体谅媳妇 惟中共逼人撇清界线

至于袁爸爸袁弓夷,今年中以来在网上频道评述时政,对中共打压香港人提出强烈批评,直斥共产党实施“种族灭绝”,并提出“灭共”运动,令他一夜爆红;他更亲赴美国游说政界帮助香港的抗争者,并推动将中共定为有组织犯罪集团,获得国会议员的积极响应,正式提出相关议案。

国安法实施后,袁爸爸的子女都宁愿他不要回香港。袁弥明支持父亲的工作,形容是“千钧一发的机会”,而且恰逢今年是美国大选,“如果他现在都不做他想做的事,而他的人生目标就只得一个,就是那两个字,他应该去做的,只是牺牲不可以在香港见我们。”

袁弓夷在访问中说,他的立场鲜明,就算儿媳妇是“爱国爱港”建制派,仍毫无禁忌。“你知道的,我跟中共对着干。我有时也会想到她(容海恩)和两个孙女,我觉得将来若美国制裁他们,可能会影响两个孙女,甚至影响袁弥昌,我关心的是这件事。”

容海恩则坦言国安法出炉后,袁爸爸不断“踩地雷”,曾叫丈夫劝老爷,但老爷立场坚定,“不过如果真是对付他,也是捧起了他⋯⋯我先生是他儿子,他们若有些事情令人担心?我也会劝他小心一点。”容海恩已在网上拍片表明不认同袁爸爸的言论,政治上割席,她又说只要她仍在任议员,今后已很难再跟家翁在外同台吃饭,会有所避忌。

对此,袁爸爸表示,自己做的事不会改变,她做的事也不会改变,这是自由的体现,也是香港的优点,大家可以做大家的事。“但问题在于中共,中共觉得你(容海恩)不公开跟我撇清界线,就是不对,所以我一点也不怪她,她迟早要跟我撇清关系,也十分正常。”

容不满家翁“攻击”父母是党员 袁爸爸妙答

容海恩父亲容仁彪是中资国企华润集团旗下公司高层,跟中联办关系匪浅,她也常被冠以“中联办契女”名号。不过,容海恩在节目中谈到,不能接受袁弓夷曾指她父母是共产党,认为是对她家的“攻击”,自言一定要反击。袁弓夷回应说,从未说他们是共产党,只说他们在国营企业做事;又反问,从他们的角度应该是对此感到“光荣”,而非觉得被揭丑事。

袁弥昌认为,袁弓夷和容海恩之间是政见的矛盾,如今家人的相处之道是保持距离。他又说,因为政治决定令家人分散,父亲永远回不来,觉得是悲剧。他又承认,妻子结婚两年多来,至今仍未完全融入袁家这个大家庭。

袁弓夷则表示,完全不觉得是悲剧,而是大喜剧,因为可以自由发挥,有“蓝丝”又有“黄丝”是很难得的,“即是说我们家里每个人都很包容。”

香港近年政治形势急速变化,袁氏一家人的变化,也正正是香港社会的缩影,而这一切正是中共造成的。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