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自由记者纪录警暴成眼中钉 记协斥港警新招令大量记者消失(图)

2020-09-23 09:36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港警修改《警察通例》中对“传媒代表”的定义,令大量活跃于反送中运动的网媒和学生媒体体将不获警方认可。(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港警修改《警察通例》中对“传媒代表”的定义,令大量活跃于反送中运动的网媒和学生媒体体将不获警方认可。(图片来源:庞大卫/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23日讯】反送中运动期间,记者在“枪林弹雨”中冒生命危险记录真相,多宗标志性警暴事件的画面,包括8.31防暴警察冲入车厢打人、西湾河警长向学生开真枪以至近期警察推倒孕妇和扑跌12岁女童,更是由网媒和学生记者拍摄。惟港警修改《警察通例》中对传媒代表的定义,意味多间未在政府新闻处新闻发布系统(GNMIS)登记的网媒和学生媒体将不获警方认可,未来更有机会在抗争现场被控非法采访甚至暴动罪。

9月22日,警察公共关系科去信香港记者协会和摄记协等4个传媒组织,通报将修订《警察通例》下记者的定义,称“传媒代表”只限于已登记政府新闻处新闻发布系统(GNMIS)的传媒机构,以及国际认可及知名的外媒。这意味着只持有记者协会和摄影记者协会会员证的传媒工作者,今后不再符合相关定义。各界怒轰港府变相强推记者“官方认证”制度,将大量网媒、学生传媒和公民记者排除在外,严重打压新闻自由和阻碍记者采访。

《立场新闻》报导,港警的信中又提到,今年8月10日警方“为加强协助正常采访的记者”,在将军澳一项行动中,透过传媒联络队协调让部分电视、电台和报章记者进入警察封锁区内采访。不过,实际情况是当天警方拘捕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并大举查抄《苹果日报》报社时,选择性拒绝了《立场新闻》等多家传媒入内采访。警务处处长邓炳强同日称警方正试行“新措施”,只有符合条件的“可信媒体”才会获准进入封锁线内采访,为今次正式修例埋下伏线。

自由身记者忧采访被控暴动罪

去年反送中运动以来,大量网媒、学生传媒和自由身记者,在抗争现场记录示威与港警滥暴的实况,拍下不少珍贵的独家片段,也因此成为警方“眼中钉”。《苹果日报》引述有自由身记者表示,当过往受认可的记协记者证在一夜之间失效,到抗争现场采访便有被控告的风险,包括控以非法集结甚至暴动。

“以后我去采访都会想一想,就算到现场都是有恐惧地采访”,自由身记者郑美姿说。另一自由身记者谭蕙芸斥警方想现场的记者越少越好,批评与国际趋势逆行,有碍香港新闻界百花齐放。

香港英文网媒Hong Kong Free Press(HKFP)总编缉Tom Grundy表示,警方新做法看似针对学生及自由身记者,但实质是欲筛选与他们友好的媒体,相信“画线”做法只是一个开端,将来无可避免会成为新的政治武器,预示政府将会“决定”谁是或不是传媒。他说,当香港像大陆一样妨碍甚至禁止不喜欢的团体,就不能再声称香港拥有新闻自由。

记协副主席斥警“满口谎言”

记协副主席陈朗升接受自由亚洲电台访问时,怒斥“警方不知所谓、满口谎言”。他认为,警方所谓定义变相令大量学生记者、网媒和部分通讯社的记者“被消失”,质疑警方只为清除他们眼中的“障碍物”,为警队和政府粉饰太平,严重破坏新闻自由。“新安排之下,原本持有记协证的会员,在没有前线采访的准许权,这是严重妨碍采访和新闻自由。他(警方)称,这个新安排之下传媒的定义更清晰,事实上并非定义清晰问题,而是要大量减少现场可以出现的传媒,完全是糖衣毒药。”

陈朗升又透露,警方在今年5月与记协开会时,曾承诺不会实行“记者发牌”,现在警方“反口”令人咋舌。同时,警方称今年5月起将警方传媒联络队扩大至300人,以“协助”现场传媒,陈朗升形容是“大话连篇”,“简直令人呕心,传媒联络队根本是做防暴警察的工作,只是不断叫传媒离开,而非在不阻碍警方的情况之下去工作,只是不用使用防暴队,令到画面没有那么恐怖。”

陈朗升强调,在新闻自由的价值下,“只要镜头是记录现场事实的人,在记协眼中都是记者”,质疑警方批评现场记者良莠不齐之际,为何不处理警队内的“害群之马”。他指记协将“用尽全力”阻止警方新安排。

毛孟静斥警权力膨胀 香港深层“大陆化”

曾任职记者的立法会议员毛孟静也批评,警方“权力膨胀”,自行添权审查新闻界,僭越原本的执法授权,等同营造一套官方新闻界发牌制度,将“香港深层大陆化”,将打击新闻自由、港人的知情权以至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的信心。

浸大传理学院高级讲师吕秉权接受《苹果》采访时批评警方强行“释法”,限制《基本法》港人新闻自由保障。他说,《警察通例》未修订前,明文规定警员尽量配合传媒工作,但前线警察已无遵守和落实。今次改例更明显为了限制新闻自由,借助政府新闻处系统登记制度“名正言顺”令不受欢迎媒体消失和加以打压,“与大陆任意指控你非法采访,越来越相似”。

网媒记录开真枪等关键画面

综合《苹果日报》等港媒报导,网媒“丘品创作”去年11月11日在西湾河独家拍摄到警长近距离向手无寸铁的21岁青年开真枪片段。丘品新闻总编辑刘瑞欣透露,他们的记者均是持有记协会员证和记者证,警方新安排突然,事前未有咨询网媒的意见,对未来的采访工作及记者安全等问题均感到担心。

刘瑞欣指,近期大型示威活动现场,已不时有警员设立封锁线内逐一搜查记者。有同事忧虑日后到场采访时会遇到警方阻挠或驱赶。她批评警方做法变相妨碍新闻自由,以类似发记者证的方式,只让他们认可的传媒采访,网媒被排除在外,令公众少了一些角度了解现场情况。

城市大学校园电视“城市广播”去年10月1日独家拍摄到荃湾有中学生中实弹一幕,城市广播署理会长Crystal向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以往警方只会用各种手段阻碍学生记者拍摄,但这次修订《警察通例》等同不允许学生记者到示威现场采访,“万一你落场,他不会承认你记者身份,然后就拘捕你。这方面会有担心。”她估计未来要采访示威新闻将困难重重,但将不会向政府或警方记者发牌制度低头,不计划登记作“合资格传媒”,只能在未来采访日子提醒记者外出采访风险,让记者决定外出与否。

今年9月6日,一名12岁女童在旺角买颜料期间,遭多名防暴警察粗暴扑跌并压在地上,连国际传媒都广泛报导。拍摄到该片段的学生媒体科大电台负责人谢同学对《苹果》表示,对警方修例肯定感到担心,认为是冲着学生媒体而来。面对未来更大打压,谢同学指是否继续采访由记者决定,但强调只要有记者愿意上场采访,科大电台会继续运作。

其它由网媒拍摄到的反送中关键事件,还包括去年8.31防暴警察冲入太子站月台及车厢内殴打民众、今年8.31警察在旺角拉跌孕妇的一幕。

政府新闻处有权“覆检”传媒资格

就算已经获得登记的传媒,也不见得毫无风险。《立场新闻》报导,根据政府规定,政府新闻处新闻发布系统(GNMIS)登记资格,包括根据《本地报刊注册条例》注册、政府资助或持有《电讯条例》牌照或《广播条例》牌照;国际认可及知名非本地新闻通讯社、报章、杂志、电台和电视台;及符合特定条件的网媒。而网媒办理注册的手续一向被批评过于繁复和不切实际。

而就算已获GNMIS“认证”,政府新闻处有权“覆核”传媒机构的登记资格,包括如有关传媒机构代表在政府活动场地进行非采访活动、作出不当行为、未有听从政府人员指示等。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