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送中12港人 郑子豪姐姐:林郑政府态度冷漠 置港人生死于不顾(图)

2020-09-18 10:48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上周日,12港人家属召开记者会,呼吁社会持续关注事件,并敦促香港政府保障港人利益,将12人接回香港。(图片来源:天灯/看中国)
上周日,12港人家属召开记者会,呼吁社会持续关注事件,并敦促香港政府保障港人利益,将12人接回香港。(图片来源:天灯/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18日讯】8月23日,参与反送中运动的12名港人疑搭船前往台湾,途中被广东海警“劫持”,目前拘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至今逾20日杳无音信。其中年仅18岁的郑子豪,其姐姐向媒体哭诉,委讬的律师至今仍未能见弟弟一面,斥林郑政府态度冷漠,置12港人生死于不顾。又指小康之家突遭恶耗,她与父母终日以泪洗面,恐弟弟“被消失”。

18岁的子豪正值花样年华,去年经历反送中运动,反抗中共当局暴政,却“被送中”,真是命运弄人。子豪姐姐向自由亚洲哭诉:“究竟弟弟的囚禁黑暗日子何时才见曙光?”

姐姐说,活跃好动的子豪是钓鱼爱好者,不时和朋友结伴出海钓鱼。8月23日当天,子豪如常向家人表示出海钓鱼后,走时还带上水桶和鱼竿,未料到一句“再见”,就重聚无期。起初,家人以为电话讯号接收不良,惟连日未见身影,遂往警署报警。报案翌日,警方登门造访,告知子豪已遭大陆拘留,并附上拘留书副本。

姐姐无奈称,子豪上月底被扣留至今,凭那一纸深圳公安局盐田分局拘留书,知道他“涉嫌8.23偷越(国)境案”,其它信息一无所知。父亲曾按拘留书电话号码致电庄姓经办人,对方打发父亲,指令他与香港入境处联络,但入境处方面则表示“不清楚”,互相敷衍卸责。

姐姐直言香港政府完全没有提供任何协助,爸爸确有收到几通政府来电,当提出政府可否派人探望子豪时,他们就以各种理由推搪,爸爸反问,你有什么可以帮到我?他们无语。

为尽快了解子豪的情况,姐姐几经辛苦找寻大陆律师,委讬代理弟弟案件,惟该律师疑遭大陆当局施压而被劝退。其实,不少家属委讬的律师均遭受到来自大陆官方的压力,被要求停止代理案件并禁止受访,至少有4名律师被逼退。而目前所有代理律师仍未获准会见被扣押人士。

姐姐说:大陆施压力度越来越大,律师越来越难找。找到底律师基于压力都不做了,但就转介了另一位律师给她。律师透露,会面未必须公证书,委讬书亦可,但拘留所以公证书为由,拒绝把律师拒之门外。待律师持公证书再次尝试会面时,当局就以当事人已请官派律师为由,再次拒绝见面。

郑子豪至今生死未卜,郑父曾与多位被扣押人士家属在9月12日召开记者会,希望社会继续关注事件,会上家属批评香港政府冷漠,置港人生死于不顾。而林郑月娥15日表示,12名港人是“畏罪潜逃”,他们涉偷越(国)边境属大陆司法管辖范围,宣称由大陆机关处理“非常恰当”。

郑子豪参与反送中运动被捕,早前被警方起诉,指他涉嫌串谋意图危害生命而纵火,及管有物品意图损坏财产。姐姐指虽然弟弟有案在身,但港府有责任确保香港公民的人权得到保障,她怒斥林郑妄顾港人利益。

姐姐表示,香港政府有责任协助12港人,派人探望他们,为他们争取最大利益,让他们可以打电话给家人,可以聘请律师等等。姐姐担心弟弟罪名被上纲上线,或被控以分裂国家罪,一辈子都不能返港。

姐姐比子豪年长两岁,她形容弟弟非常孝顺父母、爱锡家人,早前自掏腰包买了一部电话予母亲作生日礼物。原本其乐融融的小康之家,自子豪被扣押在大陆后,母亲终日以泪洗面,家人日夜期盼弟弟的消息。眼见中秋佳节将至,一家四口团圆日子恐一去不返,姐姐不禁失声痛哭:“一家人齐齐整整吃饭的日子,恐怕以后不会再有”。

姐姐说,现在家人吃饭时都很安静,开口也都是讲弟弟的事,时常难过得泪流满面;妈妈连吃饭的心情都没有,担心儿子是否在挨饿。妈妈经常哭,寝食难安;姐姐则常梦到弟弟,担心他会否被虐,一次还梦见到弟弟瘦了很多,满身伤痕。18岁的少年平时的生活都是读书和消遣,不知子豪在大陆拘留所如何挨下去,姐姐担心,弟弟应该很无助,她希望多些人关注事件,这样弟弟就不会“被消失”。

她叹息,家人已尽其所能,惟事态仍苦无进展,只能“见步行步”,虽每日生活如坐针毡,但身为长女的她,亦只能一边安慰父母,一边沉住气继续尝试各种方法营救弟弟,“政府不帮你,只可靠自己”,她迫切地期盼弟弟可以尽快平安地返回香港。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