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上帝不站在左派一边 大法官金斯伯格去世(图)

2020-09-21 02:42 作者:吹号角的凌飞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大法官 川普 左派
2018年11月30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合影(图片来源:Chip Somodevilla/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9月21日讯】RBG,Ruth Bader Ginsburg,鲁斯・巴德・金斯伯格

1933年出生,美国最高法院9位大法官中的左派,女权主义者。

备受广大左派,特别是极左们的“爱戴”,出书出电影。

就她个人来说,她的人生很精彩,但对美国来说,则另当别论。

我在推特上这样说:

“金斯伯格走了,一个轮回结束了……想想她的一生,对她个人来说,算是精彩的人生,对美国来说,却算是结束了痛不欲生……”

RBG曾经是名勇敢的斗士,一名知性的美人。

在她的法律职业生涯中,推进性别平等和妇女权利,她的人生前期很努力,很上进,也确确实实用她的个人努力打破了很多长久以来对男女的偏见。

但在她的后半生,特别是由克林顿提名当上大法官后,左派的毛病就日益暴露了。

左派往往一开始以一个很纯良的理想推动,特别有冲劲,特别地单纯,也很相信可以实现人间天堂,相信为了达到这个天堂,可以不惜付出“血污海”的代价——也就是俗话说的“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然后慢慢地,左派就在这个“不择手段”的魔障中,迷失了初心,最后扭曲成只剩下名与利。

RBG如此,希拉里也如此。

要知道一点,在1993年提名RBG时,她是被视为谨慎温和派的("cautious jurist"and moderate)。

然而后世的人们都知道,RBG后来在大法官中被视为了左派甚至是极左一派,并且以“强烈的反对派”而著称。

她一手推进了同性婚姻合法化,甚至于将“同性”凌驾于普通人之上。

她对“平权”的理解,已经偏激到"逆向歧视"的程度。

当然,她对右派的川普(特朗普)也是发自内心的仇恨,为此甚至违反大法官不介入政治的作法,公开批评川普,最后被迫在民众下的压力下道歉了事。

今年7月还特意抱病对川普的税表问题投出赞成票,允许地方检察官获得川普的个人财务与纳税申报记录。

她自称为女权而奋斗,却对民主党的克林顿、白等对女性的不当行为视而不见。。

事实证明,宪法派(保守派)的法官可以做到党派中立,而左派法官往往在解读宪法时放飞自我,践踏法律,偏袒左派。

所以身为左派代言人之一的RBG,当然只能对民主党的“对女性的不当行为”视而不见。

属性决定的。

RBG的后半生,走入了一个“为女权而女权”的形式主义偏执中而不可自拔。

甚至可以说,是为了这个形式上的“女权”,她在这个大法官的位置上死活不愿意下来。

1999年,RBG被诊断出患有结肠癌;2009年再次复发,这次是胰腺癌。

作为当时已经76岁高龄的人来说,无论是健康原因还是年龄原因,选择退休是一个理所当然的选择。

但她没有选择退休。

原因这个见仁见智。

有的人说她是想撑到美国出现女总统,想实现由一名女总统亲手把她“开创”的女权的大法官位置交给下一代的女权大法官。也就是要搞搞这个形式主义。

就象她的后期,形式主义与“为反对而反对”越来越明显,当然,形式主义本身就是左派的属性之一。

有的人说她一生都在追求聚光灯的焦点,而这种“追求焦点”是她一生的自我奋斗的动力,所以她无法容忍如果她退休后,人们不再把她当成焦点,不再在意她的存在,因此她死活都不肯象保守派的大法官那样退休。

当然,这种绝不退休,在斯大林、老毛、金一金二等等的左派身上,也是如此。

相比之下,当时由共和党总统老布什提名的戴维・苏特(David Hackett Souter,1939年出生)大法官,却在2009年主动退休,结果给了奥巴马任命一个左派大法官的机会。

这也直接成全了最高院出现第三个女性大法官。

相比之下,RBG死活不退休,就“女权”的贡献上来看,就有点……

但不管怎样,RBG的不退休的决定,这导致在奥巴马的8年中,没有能提名新的年轻的大法官替代RBG。

到了2016年,希拉里看起来要躺赢了,看起来要成了美国第一个女总统,想来RBG当时很兴奋。

但是,上帝不站在左派的一边。

川普赢了。

于是RBG的偏执就只剩下一个

——要熬到川普下台。

而正义、公正、自由、自我奋斗在这个时期的RBG心中,早已荡然无存。

就象每个左派的最后时光一样。

但RBG的身体早就撑不下去了,无论是健康还是精力,都已经无法继续支撑下去了。

但是,上帝再次不站在左派的一边。

在川普任期还有3个月的时候,老太太再也熬不住了。

这给了川普再次任命一名大法官,从而彻底扭转最高院的机会。

也就是说,RBG的死撑不退休,结果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原本她如果有一点点自我牺牲精神,退休了事,在奥巴马的8年期间,最高院就能有一个年轻的左派,可以死撑至少30年。

结果现在反倒成全了川普。

当然,大法官退休不退休,是大法官个人的选择问题,外人无从质疑与施加压力。

比如同为30年代生人的斯卡利亚大法官(Antonin Gregory Scalia,1936年出生,RBG1933年出生)一样是死在任上。

所以,见仁见智吧。

但是呢,现在左派对RBG的死亡,那叫一个破口大骂,各种无底线的骂。

而反观右派,却保持着礼节,对RBG表示哀悼。

——反正左派一向“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所以指望左派们能不骂,不如回家吃饭睡觉去。

所以,做人要做右派还是做左派,确实是挺明显的选择题不是?

现在民主党唯一的稻草,就是由当年白等一手搞出来的“大选年不能任命大法官”的这个不成文的做法。。

这个不成文的“惯例”,又称为“拜登规则”(“Biden Rule”),这个拜登就是现在的民主党候选人拜登。

1992年6月,老布什总统的最后一年任期,当时的白等任参议院的司法委员会主席,可谓是“意气风发、年少轻狂”,

正是在拜登的无理要求下,要求在大选年不得提名最高法院大法官,当时参议院民主党占多数,最后生生就搁置了老布什总统的大法官提名,老布什这个建制派,最终默认了这个从来没有先例的做法。

至于老布什是因为什么而不再坚持,一是可能当时参议院民主党多数,坚持下去也通不过。

二是老布什身为建制派,其实与民主党也算是蛇鼠一窝,比如老布什当年就投票给了希拉里而不是投给同为共和党的川普。

所以这个所谓的“惯例”,其实是民主党自己玩的规则花招。

到了2016年时,共和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引用“拜登规则”(“Biden Rule”)否决了奥巴马在大选年提名新的左派大法官的要求。

1:1,打成平局。

换句话说,川普在今年提名大法官,并没有什么“惯例”的负担,民主党玩出来的鬼,共和党利用后反将一军罢了,没有可能蠢到要自我设限,自己主动跳进民主党的坑里。

所以,今年川普再次任命一名最高大法官,并且在目前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通过的可能性很大。

——这将直接、彻底地扭转最高院大法官的倾向。

想一想,人的一生变化真的是让人无法预料啊。

1992年,“拜登规则”(“Biden Rule”),民主党获胜后,1993年克林顿提名了RBG填补了空位。

2020年,RBG在大选年去世,又把位置让了出来。

你看,这就是历史。

一个轮回般的历史。

一个成全了RBG的历史

一个左倾化了30年的历史

一个最终由RBG收回的历史

我对RBG的品格、个人奋斗表示敬佩,但对于她后半生的偏执,对于她后半生走不出左派的毛病,表示悲哀。

当然,我觉得,也许RBG的后半生的偏执,才是她的真实面目,她的前半生的温和,只是因为当时还笼罩在理想化光芒中。

总之,金斯伯格走了,一个轮回结束了。。想想她的一生,对她个人来说,算是精彩的人生,对美国来说,却算是结束了痛不欲生。

安息吧,RBG,左派们,此处是南墙,请回头。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作者吹号角的凌飞相关文章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