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被送中12港人 张铭裕哥哥:最坏打算十年见不到弟弟(图)

2020-09-16 14:21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9月12日,12名港人的家属在立法会议员的陪同下召开记者,呼吁社会继续关注事件,呼吁大陆当局释放12人。(图片来源:天灯/看中国)
9月12日,12名港人的家属在立法会议员的陪同下召开记者,呼吁社会继续关注事件,呼吁大陆当局释放12人。(图片来源:天灯/看中国)

【看中国2020年9月16日讯】8月23日,曾经参与反送中运动的12港人疑循海路前往台湾时被广东海警拦截,其后被扣押在深圳盐田看守所至今。12港人中,29岁李子贤和20岁张铭裕的家属日前接受“立场新闻”的采访,讲述家人被送中后的心路历程。李子贤爸爸说,子贤失踪后,两只猫经常躲藏起来不愿见人,猫猫应该很想念子贤。张铭裕哥哥坦言,最坏打算,可能十年都无法见到弟弟。

子贤爸爸:猫猫都应该很想念他

今年29岁的李子贤是一名测量师,他的爸爸表示,子贤失联后,他于8 月 28 日早上到警署报案,当值警员在电脑输入儿子名字后,即时告之子贤已在内地被捕。同日下午,警员上门交两份文件予子贤双亲,一份是大陆警方发出的《港澳居民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情况通报表》,另一份是来自香港警方的《香港居民在内地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通知书。

按照香港警方通知书指示,子贤爸爸前往湾仔入境事务处,向“协助在外香港居民小组”求助,职员为子贤个案开了档案,并提供了档案号码、入境事务处 24 小时求助热线、及香港深圳免费法律咨询热线。

子贤父母表示,驻粤办曾表示他们可透过微信程序“粤省事”汇款予在大陆被扣押人士。惟子贤妈妈用该程序上传香港身分证,并通过人脸识别之后,被告知非大陆居民无法使用。

子贤妈妈称自己患有惊恐症,在本月12日出席12港人家属记者会时,惊恐万分,但为了儿子都要出席。她形容子贤从小就热爱公义、乐于助人、孝顺听话。子贤亦曾在妈妈的生日时边切蛋糕边唱《世上只有妈妈好》,谈及此事,子贤妈妈眼眶泛红。她又言子贤喜欢打机,平时多打 Monster Hunter(魔物猎人),因为是妈妈教他打的⋯⋯子贤喜欢恐龙,那个游戏有恐龙⋯⋯

子贤爸爸忆述儿子自小爱猫,儿时抱着别人家的猫不放手,长大后领养了两只猫,不用上班时就在家陪猫或打机。子贤爸爸说,平时两只猫最喜欢躺在子贤的床上,子贤失踪后,两只猫经常躲藏起来不愿见人,猫猫应该很想念子贤。

铭裕哥哥:最坏打算十年见不到弟弟

另一位被扣押在大陆的港人张铭裕年仅20岁,他的哥哥表示,弟弟被扣押后,听闻过其他被扣押港人家属求助的经历,觉得不想“被人当人球踢”,因此一直未致电求助。他还表示,他们委讬的大陆律师是第一个前往深圳盐田看守所会面的律师,其后律师被以“未提供委讬关系公证书”的理由被拒之门外,目前正等待律师楼办理公证书,再次前往会面。

哥哥对律师无法会见弟弟感到十分失望,他感叹,想和弟弟说句话,都说不了,想了解弟弟的身体情况,也了解不了,想知道弟弟有什么需要的,都做不到,唯有等下去。

哥哥还透露自己为了汇款给弟弟,特意购买大陆电话号码,透过微信“粤省事”应用程序成功汇款 500 元人民币给弟弟,但就不清楚铭裕是否有收到钱。用“粤省事”可以查看汇款余额,但帐号随后无端被禁,亦无法再查阅余额。

铭裕哥哥说,身为长子,这段时间过得很辛苦,难过也不能表现出来,要故作坚强;坏消息自己吞在肚子里,不能事事都告诉父母。铭裕出事后,哥哥开始上网了解大陆司法程序,了解得越多也越担心,比如,大陆羁押期限可按不同情况延长,若弟弟在内地服刑返港,亦要在港受审、服刑。哥哥说,最坏打算,可能十年都无法见到弟弟。

铭裕的爸爸今年已经67岁,他说自己文革时从大陆偷渡来港,“大陆那些事,我都经历过⋯⋯”说到此,他流下眼泪埋怨,铭裕一直都不听他的。

爸爸说,去年反送中运动,儿子讲要为香港争取民主、自由。爸爸问:“你为什么争取?”铭裕答“为下一代”,爸爸说,铭裕都没有结婚⋯⋯都不听他的。爸爸边说边流泪,他指曾听到有人看电视新闻时说“坐牢坐死他啦!不要让他出来。”听到后觉得“心好痛”,“那不是你儿子,如果是你儿子,你还讲得出这番话吗?”说到此,他又泪流满面。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