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颜纯钩:戴耀廷心太大,港大庙太小(图)

2020-08-01 08:37 作者:颜纯钩 桌面版 正體 2
    小字


戴耀廷因参与“占中案”而引发教席去留的争议,最终被校委会解雇,因为外界不满。(图片来源:Philippe Lopez/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8月1日讯】建制派把持的香港大学,无视大学教职员工的意愿,运用行政手段辞退了戴耀廷教授。

一间享誉盛名的著名学府,原本应体现香港悠久的人文传统和历史积淀,居然成为专制政权的附庸,被一小撮建制亲信把持而助纣为虐,作出背离广大市民意志、取悦独裁统治者的行政决定,这是港大有史以来最不得人心的拙劣表现,也是港大不可洗刷的历史污点。

港大背弃知识重镇的社会责任,已不自今日始,董建华时代就有校长郑耀宗打压钟庭耀的民调而闹出大风波,那个年代特区政府还不敢公然对抗社会道义呼声,郑耀宗被迫辞去校长职务。

近期,在武汉病毒知情者闫梦丽女士出走事件上,港大也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先是否认闫女士亲身经历的事实,事后更删除有关闫女士的一切资料。不管闫梦丽的出走是否正当,她曾经在港大工作是不争的事实,港大作为学术重镇,连基本事实都肆意妄顾,真是有辱斯文,有意无意地,尽得中共篡改历史的真传。

民国初年,北京大学校长蔡元培,曾挺身保护参与反抗运动的学生,这是一个大学校长为维护学术和思想自由不可推卸的责任。国学大师陈寅恪提倡的“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是中国知识分子共同服膺的信条。香港大学之所以享有国际知名学府的声誉,正是建基百年的独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现在终于在戴耀廷事件上一铺清袋。

戴耀廷教授是占中运动发起人之一,他如果不是对香港有高度责任感,如果不是不忍见基本法被中共上下其手玩弄再三,他在香港大学安放一张平静的书桌,岂不快活得多?为了占中运动,为了去年以来的反送中运动,戴教授以先知先觉的政治慧见,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牺牲精神,为香港人背十字架。在他身上,恰恰体现了香港人永不屈服的精神,体现了我们追求普世价值的决心。

作为占中运动首议者之一,戴耀廷从头到尾身体力行,因此惹了官非;去年反送中运动,也时常见到他的身影;早前他以官司上诉之身,又参与策划了民主派初选,他一直和香港人风雨同行,不离不弃,他不但是一个学者,还是一个斗士,一个先行者。

一个如此正直、无私、激情、勇毅的知识分子,香港大学居然容不下,那不是戴教授有负于港大,是港大有负于戴耀廷,是港大有负于香港。戴耀廷的理想太大了,港大这个庙太小,港大容不下戴耀廷,是港大的损失,戴耀廷脱离了港大,有更广阔的天地任其驰骋。

既来之则安之,戴教授准备上诉,这是他的正当权利,上诉有没有机会得直,是考验香港社会体制的公正性是否还存在的象征,且让我们拭目以待。戴教授被迫离开港大,他有自己新的人生规划,笔者相信他将继续与香港人同行,百拆不挠。

除了他已有的生涯规划之外,笔者盼望戴教授花一点时间,好好总结一下自占中和反送中运动以来,香港人抗争的历史经验。从占中的大台政治,到反送中的无大台be water,其间有什么值得记取的经验与教训;在什么时间节点上,什么事具有现实政治意义,什么事导致不必要的损失;作为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运动,在新的形势下面临什么新的难题,这些难题有什么应对之策;因应国内外形势急剧变化,香港人应如何自处,如何在夹缝中求生,如此等等。

一场规模浩大的群众运动,除了身体力行的参与,还需要有相当的理论建设,需要从千头万绪中理出清晰的方向,需要更多共识,更沉着而长远的政治智慧。

苦难是人民英雄的宿命,坚忍是时代斗士的本色,戴教授离开港大,将演变成一个国际性的事件,引起西方各国的高度关注。它也会导致各国对港大这一帮鸡鸣狗盗之辈的制裁,香港人会记得他们的丑恶嘴脸,等到乾坤澄清、正义完胜之日,我们会慢慢和他们清算,一个都不放过。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