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贯明专栏】庐山烟雨浙江潮(图)

2020-07-18 08:05 作者:贯明 桌面版 正體 4
    小字

年轻时的苏东坡是一个踌躇满志、一心从政报国的慷慨之士。
年轻时的苏东坡是一个踌躇满志、一心从政报国的慷慨之士。(手绘插画:Winnie Wang/看中国)

人世无常,时局多变,岁月的流逝会使人们的昔日记忆散如烟云。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已经不足为奇,从未涉足的领域或山川美景则总是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好奇心。然而,人们的心灵世界和个性等却不会因为有丰富的社会阅历而发生根本的改变。在人生的旅途上如果不注重修心养性,即使走遍名山大川,观尽天下奇景,内心的境界也无法提升,最终的结果仍旧是尘归尘,土归土。

近日读到宋代大文豪苏东坡一首诗《观潮》:“庐山烟雨浙江潮,未至千般恨不消。到得还来别无事,庐山烟雨浙江潮。”他的这首诗用通俗的白话来说就是:我原本想往庐山奇幻的烟雨和浙江钱塘澎湃的大潮,觉得此生如果不能如愿一睹胜景,必将万般遗憾无法承受。现在我终于见识了庐山的烟雨和钱塘的大潮,却并没有因此而改变了什么,庐山烟雨还是庐山烟雨,浙江大潮依旧是浙江大潮。这是苏东坡在临终之际给小儿子苏过手书的一首诗,当时他结束了长期被流放的生活,从一个踌躇满志、一心从政报国的慷慨之士,慢慢变成一个从容面对、参透人生禅机的风烛老人。他听说小儿子将去就任中山府通判,就写下了此诗送行。

遥想东坡居士当年曾是胸怀壮志的青年,直言敢诤的大夫,更是名满天下的大学士,然而却屡遭迫害、被流放至天涯海角。名利顿挫,大起大落的一生堪称传奇。他的人生经历远比一般人丰富多彩,在临近人生的终点之时,他终于大彻大悟了!世间万象,从高境界来看无非幻象,佛法就是要以平常心替代好奇心,世间的一切事物有它自然存在的道理,从没有见过的事物,也可以用心去想,用心去听,不必被好奇心带动。只要我们用平常心来看待这个世界,快乐也好、痛苦也罢,一切就都会显得那么自然,不足为奇了。

历代的文人和学者们都对苏东坡的这首诗有各自不同的解读。笔者人过中年,细细地回味这四句话,一时间感慨万千。年轻时踌躇满志,总是想在俗世中奋斗一番,对得不到的东西总是一心追求,甚至追求不到就非常难过。各种耳目感官的极致体验,如同庐山奇幻的云雾,钱塘潮涌时的壮观一样,亲身体验了之后才感觉不虚此生。然而,这对于生命来讲都不是真正最重要的事物,到头来皆为虚幻而无法真正拥有。深藏在内心中的各种恶念,例如:贪婪、嫉妒、傲慢、懒惰、和暴戾等并不会因为任何外来的因素而改变或消失,如果不在提高自己心性方面痛下功夫,即使是长命百岁也只是虚度岁月,生命的本质决不会因为满足了好奇心或在俗世中成就了什么而有任何提升。

由此我想到了明代思想家王阳明的名句:“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一颗纯洁赤诚的心,拿玉石来做比喻,就是纯净,毫无瑕疵。人生的终极目标在于返本归真,只有内修才能回归纯真。而外界的风花雪月和美景奇遇,却无助于我们的内修,过分地期待反而会形成一种强烈的执着。在人的一生中,有许多事情让人们充满了期待和美好的幻想。为了心中的烟雨潮汐,人们一开始都是千方百计地去争取机会,竭尽全力地巧取豪夺,挖空心思地谋取利益,从求学,到求职,到求爱,求婚,求子……无一不是,而所求的目标一旦到手,开始时也会欢喜几日,慢慢地便平静平淡下来,此时才发现不过如此。人生从而立,到不惑,再到知天命之年,多少的烟雨潮汐,到了最后,原来只是求全而已。即使到了临终之际,未必都有东坡大学士的那种“得之坦然,失之淡然”的平淡心境。

细思之,庐山烟雨和钱塘大潮虽是世间美景,毕竟它也同其它红尘幻象一样,如镜中花,如水中月,如朝露,如泡沫,世间种种,诸法空相,在我们眼前一晃而过,而我们明知抓不住它,留不住它,却还是徒劳地想抓住一点儿什么。想必这就是执着心吧。而若能在瞬间即逝的美景中感悟到人生的真谛,觅得返朴归真的大道,才能使生命的境界有所升华,从而不枉此生来世间走一回。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