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当绝大多数经济活动都成了“鸡肋”……

2020-07-10 07:30 作者:如松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看中国2020年7月10日讯】今天以古论今。

《三国志》中记载到,214年夏天,刘备率军攻破了雒城,然后围攻成都,刘璋投降,刘备占领了益州。此后,因刘备已经取得益州但并未按约定归还荆州,孙权派吕蒙袭夺长沙、零陵、桂阳三郡,刘备起兵五万抵达荆州的公安与孙权对垒,但双方最后妥协、握手言和。这事应该发生在215年的上半年,因为下半年孙权与张辽就在合肥开辟了新战场。

215年3月,曹操西征汉中的张鲁。4月,曹操从陈仓出发,经大散关,到达河池县。7月,曹操到达阳平,张鲁战败逃往巴中,然后曹操率大军进入南郑县,巴郡、汉中郡全部投降。11月,张鲁从巴中率残部来降,曹操封张鲁为镇南将军,并封其五个儿子为列侯。12月,曹操自南郑返回,2月方回到许都,留下了夏侯渊、张郃驻守汉中。曹操远征张鲁的过程前后经历了一年的时间。就在曹操与张鲁争夺汉中的时候,215年8月,孙权围攻合肥,但被张辽、李典击败。

之所以讲述上述过程是需要说明:

第一,8月那一战,张辽、李典将孙权杀到胆寒,江东小儿听到张辽的名字都不敢啼哭,所以魏国的东面战场是安全的,不值得曹操担忧;

第二,在曹操征战的很多年,荀彧一直为曹操看守后方并解决粮草问题,是值得信任的,许都预计也没有值得曹操担心的事情;

第三,刘备刚攻取益州,人心不稳,曹操的实力远强于刘备,这是曹操打败刘备攻取益州的有利时机。

但曹操未能乘胜进军益州,这或许是他犯下的主要错误之一,这也让自己占领的汉中陷入了十分尴尬的地位。因为秦岭的关系,汉中与关中和中原的联系很不方便,而曹魏的力量(兵力与物资)中心在中原和关中,如果要投放到汉中一带就会受到运力和交通条件的制约,这制约了曹魏对汉中的守御能力。如果益州依旧由刘璋占据着,基于刘璋十分暗弱,或许曹操还可以守得住汉中。但这时的益州已经换了主人,而刘备是一带枭雄,除非曹操自己驻扎在汉中,其它人是守不住的。

这就决定当时的曹操有三种选择,一是主动放弃汉中,虽然心有不甘,但却不是最差的选择,因为自己的兵力不会受到损失;二是继续向益州进军,一旦战胜刘备,就可以将益州、汉中连在一起,进可顺流而下攻击荆州和东吴,退也完全可以自守。即便战败,无非就是丢掉汉中退回关中,也没有失去更多;三是留下军队坚守汉中,这必然难敌刘备的进攻,本质上是被动放弃汉中,是人、地皆失的选择,这种选择当然是最差的。

我们知道,当时的曹操做出的是最差的选择。

并不是没人看到这一点,当时年轻的司马懿就进谏说:“刘备用诡计俘虏刘璋,蜀中之人还未曾归附他就又兴兵争夺江陵(指的是214-215年与孙权争夺荆州的江陵),这正是破刘的大好时机。今若在汉中陈兵示威,益州就会震动不安,再进兵威逼,蜀兵势必瓦解。趁这个机会,一定能大功告成。圣人不能违时,也不能失时。”但是曹操却说:“人苦于不知足,已经得到了陇右,还想得到蜀地,这是人心不足。”所以没有听从司马懿的进谏。

此后,整顿了益州内部的刘备立即就在218年率军进攻汉中,夏侯渊战死。219年初,曹操只能再次亲征。此时,蜀地已经安定,刘备尽得地利,无论粮草还是兵员的转运都十分方便,面对倚仗险要地势进行防御的刘备,曹操无法占据上风,最终只能无奈撤军。刘备占领了汉中之后,天下三分的局势就得以形成。

此时的曹操已经清楚自己已经无能为力,《三国演义》中说到,曹操用“鸡肋”作为暗语,鸡肋者,食之无味弃之可惜也,即便再次夺取汉中也无法坚守,可这时又已经失去了一鼓作气攻取益州的有利时机,这就让自己在汉中的军事行动成了没意义的事情,所以才有“鸡肋”的暗语。

天下英雄往往所见略同,在曹操启程再次亲征汉中的时候,刘备就预测说:“虽说曹操亲自前来,也无力挽回战局,我们一定能够占领汉中。”刘备知道,既然曹操已经不具备一鼓作气攻取蜀地的条件,到汉中作战就是“鸡肋”;同时自己只需据险坚守,由于曹军的粮草转运十分不变,无法长期相持,曹军自行撤退就是必然。

魏武帝曹操一生英明神武,但汉中的错误却酿成了天下三分的结局。而诸葛亮在《隆中对》中就预测后来的天下三分,没有曹操的错误,也就未必可以实现。以曹操的军事谋略和对天下大势的判断力,他在当时没有理由不明白司马懿的进谏是正确的,但为什么会在攻下汉中之后做出最差的选择,就成了历史的谜团之一。

今天是说古论今,源于历史就是今天。

这种“鸡肋”现象只体现在军事上吗?不!而是体现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

当今有些社会,全社会的所有人都努力去读书、当官,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根源在于这样的社会中,创造财富的大多数人或大多数企业,并不能占有自己所创造的财富,也无法主导这些财富的分配。比如,如果一个社会有很多垄断行业,它们可以随意提升经济活动中最基础的价格,就可以把企业和劳动者的劳动成果轻轻松松地拿走。拿走的方式也十分明显,只要将电价、能源价格、运输价格等提高一定的比例,就可以将企业的所有盈利拿走。还比如,当圣上缺钱的时候,提高企业和居民实际需要缴纳的广义税率(既包括会计栏目中的税赋,也包括通过加速印钞制造资产价格泡沫征收铸币税,还包括纵容官吏贪污纳贿等),也可以将所有企业和个人的盈利拿走。最终,当创造财富的人和企业无法占有和支配社会财富的时候,经济活动的绝大多数行业就成了“鸡肋”(只有垄断的基础行业、税务行业、印钞行业除外,这些行业可以称为“权力”行业),只有读书、当官进而掌握权力这个行业才是有意义的,因为它们虽然不创造财富,但却可以掌控、分配全社会的所有财富!

这样的社会,以历史的眼光来看,人民生活水平就不会进步(其历史平均值会长期停留在农耕社会的水平),因为创造财富的绝大多数经济活动都是“鸡肋”。

在这样的社会,掌握权力是唯一的非“鸡肋”行业,真正的富人基本都会集中在这个行业中(当然是以隐形的方式存在)。所以,有些国家的人一生的目标,就是成为公务员以争取掌握权力,让国考成了独木桥。为了跨过这座独木桥,手段就可以无所不用其极,有些占有特定优势的人群就开始冒名顶替上大学,让这座桥成了滴血的独木桥……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