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顺天应人 “革命”一词的真正含义(图)

2020-05-02 08:15 作者:梅花一点 桌面版 正體 3
    小字

“革命”一词,在中华传统文化的源头里,是一个纯粹的神传文化词汇。“革命”一词的产生自博大精深的神传文化之易学传统的“革卦”。
“革命”一词出自《周易》的“革”卦。(图片来源:Adobe Stock)

现今“革命”一词,其意义转译自revolution。据笔者查阅,revolution一词的词根来自volute,就是“涡型,螺形”之意义。可知,在表面意思而论,“革命”(revolution)一词在词根与本意的推演上,是和“破坏、颠覆”的意义沾不上边,而更接近一种轮回渐进模式的更新变化的意思。

中文的“革命”一词是由“革”和“命”二字组合而成。“革”原意来自“皮革”、“革毛”,是动物换皮换毛的变化。“命”原意是生命,性命和命理。中文“革命”一词的组合的来源和英文的revolution的来源,估推应该是没有特别的对映关系。当然,笔者非是英语语言学家,姑且放一放,恳请方家对此作进一步之考证。本文在此以中华传统文化来推溯“革命”一词的含义。

顺天应人 “革命”一词源自神传文化

比较公认的说法是,“革命”一词出自《周易》的“革”卦。革卦《彖辞》曰:“天地革而四时成,汤武革命,顺乎天而应乎人,革之时义大矣哉!”我们尝试解析解析这句话到底是怎么回事。

首先,汤武革命,那就是指殷汤和周武王,经过一场武力军事行动,分别推翻了夏王朝和商王朝,造就新王朝,成就新“革命”。从历史的显示看,这两场“革命”战争开辟了两个王朝,变更了历史的王朝族姓和一些基本社会体制。这两场具体王朝的历史秩序的变更,是“顺乎天而应乎人”。

怎么说是“顺乎天而应乎人”呢?因为,以当时夏王朝末帝夏桀的暴虐和商王朝末帝纣王的横暴,都使得朝政无纲,奸臣当道,民不聊生。从某种天道历史的进程变化看,就是到了夏王朝和商王朝分别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必然由新的王朝来替代他们。这就是“天道”,历史要顺应“天道”变化而变化。同时,人民也需要正义的“替天行道”者来更换旧王朝,从新支持清明而有道德的新王朝。

当时,殷汤和周武王在历经他们的前辈国王的几十年的艰苦创业和高德修为下,护国爱民,励精图治,终于肩负起历史赋予他们的重担,顺天应人,兵争天下而王者治国。具体而言,他们怎么算“顺天”?就是因为殷汤和周武王都崇天敬神,道德修政,任贤举能,仁爱护民,救劫救难,显神迹,呈祥瑞,开辟社会体制新时代,这是真正的顺天应人。

故而,依据《周易》说的“天地革而四时成”,就阐明了,天地的变化,必然依附天道的运行,这样四季的轮转才正常。古代任何合理合法的“革命”,都必须顺天应人才可行,就如同现在我们说“天时地利人和”,三才要契合天道。

要而言之,“革命”一词,在中华传统文化的源头里,是一个纯粹的神传文化词汇。“革命”一词的产生自博大精深的神传文化之易学传统的“革卦”。

从易学角度来解读“革命”一词的时候,我们会发觉,“革命”完全可以解读为“革卦之命理和命运”或者“变革之卦命”。这种易学思维词义解读模式,在语义学和语用学层面上充分体现了中华传统文化之博大精微,千变万化,随意而用,万象归宗。

既然《革》卦有其命理或者运命,我们怎么理解这个“命”呢?

熟知邵雍先天易数学说的人们都知道,邵雍把中华文明社会状态分成四种类型:皇、帝、王、伯。每一种社会类型都有其社会道德标准和层次,及其相对映出相关的文化状态。那么,邵雍认为中国古代天子们的“命”完全可以归类为这四种类型,就是:正命、受命、改命、摄命。依据笔者粗糙的理解,像“正命”的天子,就如同黄帝;像“受命”的天子,如同尧、舜、禹;像“改命”的天子,如同夏启、殷汤、周武王;像“摄命”的君主,如同春秋五霸、战国七雄。不论是哪种“命”的天子君主,都在“因”与“革”的社会道德和社会体制表现之中运作。

“因”就是因袭,承袭。“革”就是变革、更新。那么,这样的“因革”是基于什么样的标准呢?就是天子们的道德修为和社会道德状态的统一性构建出来的。因为中华古代的君主和臣民,都在道德之中做修为,修的是“仁礼义智”,修的是“道德功力”,修的是“圣贤才术”,修的是“意言像数”等等。这些古代上上下下不同阶层人民的道德修为,引发出社会各种体制和生活模式的发明和产生,并同时对映甚至升华为宇宙的天道运作,让人类社会各个层面的文明处于和神界天道紧密贯穿的“天人合一”状态。

所以,天子们的任何不同“命”,只要他们所行所为符合天道,都是“天命所受”、“天命所归”。即使是发动“革命”的天子君主,也不得不合乎“天道”之旨意。

即使像秦始皇这样在后人饱受各种议论和评价的千古人物,他也占据特殊地位的立足于中华传统神传文化的“革命”历史进程之中。比如,秦始皇信神修道,意愿承袭当初中华始祖黄帝修道飞升,再来追求造就千年高德修政的洪愿。始皇在这方面的作为就是为了真正唤醒并告诫后代的君主天子们,修道修德方为治理天下之本。这是秦始皇因袭古代天子的一方面。

另一方面,再如,秦始皇建立的郡县制,不仅稳固了二千年王朝的社会体制,也为进入现代社会的地方管理体制树立了唯一不变的范式。所以,尽管有人怀疑秦始皇及其朝代仅仅有二世三世,但他起到的“革命”改制作用延展到当代政治体制,历时超过二千年。其他“革命”式的改制,诸如统一文字的丰功伟绩,在此姑且不用论了。秦始皇在“因”与“革”这两方面结合在一起,不正合乎邵雍对孔子的评议模式:万世之事业者,非仲尼之道而何?

依上所有论述,“革命”一词来自中华正统之神传文化,是毋庸置疑的。笔者姑且认为自己所探究出来的“革命”一词的神传文化含义,也可能是中华五千年文明之中的一点小小的见解,想必更多的相关“革命”的神传文化涵义还未能发掘出来展示给当今之世人。想必,合符天道的“革命”也不止于仅限“武力革命”一途而已。我们可以预见,未来人类社会神传文化再兴之时,新人类的史学家们会从新书写人类真正的“革命史”,而这种“革命史”是顺天应人、高德修道的神传文化人类历史。


【诚征荣誉会员】溪流能够汇成大海,小善可以成就大爱。我们向全球华人诚意征集万名荣誉会员:每位荣誉会员每年只需支付一份订阅费用($68美元/年),成为《看中国》网站的荣誉会员,就可以助力我们突破审查与封锁,向至少10000位中国大陆同胞奉上独立真实的关键资讯,在危难时刻向他们发出预警,救他们于大瘟疫与其它社会危难之中。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