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百首咏史】三十二:反右(图)

2020-02-14 04:18 作者:江浩 桌面版 正體 0
    小字

“反右运动”主要结果是给中共党外、党内大量人员确定了“右派”身份。
“反右运动”主要结果是给中共党外、党内大量人员确定了“右派”身份。(图片来源:AFP/Getty Images)

【看中国2020年2月14日讯】反右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于1957年发起的第一场波及社会各阶层的群众性大型政治运动,是在“整风运动”过程中又掀起了“反右运动”。前者“整风运动”是中国共产党内的整风,后者“反右运动”主要结果是给中共党外、党内大量人员确定了“右派”身份。对于反右运动,改革开放后,中共承认在执行过程中有“扩大化”问题,即“反右扩大化”。政府给大批“错划右派”者予以“纠正”,未被纠正的右派“维持原案,只摘帽子,不予改正,不予平反”。

中共承认执行过程中有“扩大化”问题,即“反右扩大化”:在具体执行中,尤其是在运动的后期,很多单位将标准简单化,为下级单位指定右派份子的百分比,造成许多人被冤枉。“一个单位应有5%的人定位右派份子,甚至在只有很少几个知识份子的单位和没有人鸣放的单位,这个指标也得完成。”

 

    舵手龙床垂直钩(1)

    万千书蠹一齐休(2)

    思为移鼎磨殷监(3)

岂料翻云化楚囚

    廿载凄惶人变鬼(4)

半生困顿爱成仇

英雄本色好烹狗

    大漠荒原吊髑髅(5)

 

注(1)据毛身边的人回忆,毛的睡房有张硕大的床,床上堆满了书,毛便躺在床上批文件,作决策。反右有点像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有些右派要不是爱党心切,肯闭上鸟嘴,当可逃过一劫。

注(2)据1978年平反右派过程中的统计,在1957年的“反右运动”和1958年的“反右补课”中,全中国抓出五十五万名“右派”(分微右,中右与极右)。“估计有40万到70万知识份子失去职位,并下放到农村或工厂中劳动改造。”(以我所知,这个数字是大大缩小的,每个单位要有百分之五的右派,各级领导只有超额完成任务,断无不满额之理,若是如此,他们自己就得进去,似这般“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大慈悲之举,我是断断不肯做的。当年除了发配往劳改场和农村的右派外,每个单位都有若干名右派留原单位改造,照当时城镇人口计算,右派当在百万以上。)

注(3)1957年5月1日,《人民日报》刊载了中共中央在4月27日发出的《关于整风运动的指示》,决定在全党开展以反对官僚主义、宗派主义和主观主义为内容的整风运动,号召党外人士“鸣放”,鼓励群众提出自己的想法、意见,也可以给共产党和政府提意见,帮助共产党整风。于是各界人士,主要是知识份子们,开始向党和政府表达不满或建议改进。新闻界也跟进,刊出各种声音。这段时期被称为“大鸣大放”。此举让知识份子们觉得共产党勇于自我批评,十分伟大。

注(4)从被打成右派到毛死后获得平反,足足二十一年。人生有几个二十一年?

注(5)夹边沟、兴凯湖皆是著名右派劳改场,死人无数,夹边沟的死亡率超过百分之五十。有《夹边沟纪事》一书述此悲惨往事。

反右运动对中华民族的戕害人尽皆知,那些在“解放”前为我党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的知识份子可谓是受了现世报,但绝大多数右派确是比窦娥还冤,数以百万计的‘右派’沦落炼狱,很多人没有活到“平反”的那一天,中华民族的精英经此一役,被打断脊骨,至今尚未缓过气来。

反右运动开始时,各级领导极真诚地恳求给党或领导提意见,说什么“大鸣大放”“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要大家“畅所欲言”,保证“言者无罪,闻者足戒”,决不秋后算帐云云,幸亏我晚生了几年,要不然肯定栽进这坑里去。

后来毛一翻脸,却道是“引蛇出洞”,“有人说是阴谋,我说:不,这是阳谋!”于是一大群管不住自己嘴巴的“读书人”便鱼贯进了劳改场。毛照惯例又下达了个百分比,凑不够人数的单位领导便公报私仇,把一些有与自己有私怨的人划了进去。甚至有的单位凑不够人数,开会推选右派,但大家都不好意思撕破脸,某人肾功能不太好,上了趟厕所,回来已经被选为右派。最可笑的是某单位要把右派送往劳改场,一积极份子自告奋勇担任押解任务,到了劳改场,场方已接到该单位领导的电话:右派人数计算有误,尚差一名,有道是一客不烦二主,只好委屈积极份子也进去改造几年了。

若非在毛治下生活多年,似这样荒谬绝伦,催人泪下的笑话,谁人会信,谁人敢信?

(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立场和观点)
分享到:

看完这篇文章觉得

评论

畅所欲言,各抒己见,理性交流,拒绝谩骂。

留言分页:
分页:


Top